日升家园目录

摇曳花瓣爱落泪 第767章真正目的

时间:2018-07-10作者:唐悠悠

    阅读!此刻,往前行驶的轿车内,陆清和季枭寒同坐在一辆车上。陆清是四年前被季枭寒一手挖掘和提拔出来的,所以,他之前是没有见过季凛的,但他见过好几次他的照片,照片里的季凛,意气风发,哪怕只是一张照片,都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心机和野心,绝对是一

    个让人发悚的人物。可刚才一见,陆清也是惊吓了一跳的,因为,那个白了大半个头的中年男人,虽然也穿着西装,虽然眼中精光闪动,可是,却给人一种饱经沧桑,受经折磨的感觉,和照片里的季凛,几乎就像是两个人一

    样。

    和陆清所思所想的人,还有季枭寒,他手指触在唇角处,望着窗外,似在回忆。

    在他失去父亲和母亲之后,他感受到了这个世界上的深深冷意和恶意,连他对人生的认知都是扭曲的,整天整天的产生出了厌世之感,甚至有几次,想要从高高的大楼上跳下去。

    直到那一天清晨,一身西装革履的叔叔,手里牵着一个可爱又漂亮的小女孩,在阳光明媚中,朝他走过来。

    叔叔温柔的拍拍那小女孩 的肩膀对他说:“小寒,这是我的女儿,以后你多多照顾她,好吗?”

    季枭寒就看见那个浑身充满着阳光,犹如小天使一般的小女孩朝自己走过来,稚气又带着笑容的自我介绍:“我叫季云宁,枭寒哥哥,你好啊!”

    季枭寒望着这个一笑起来,就露出两颗可爱小虎牙的女孩子,心中的阴云仿佛被她的出现驱散了不少,一向孤僻的自己,竟然接受了那个小女孩的东问西问,也不觉的她讨厌。

    季凛在季枭寒父亲季楠被培养起来接手公司手,他就举家搬去了另一座城市生活,季云宁也是他在那一座城市收养回来的,所以,季枭寒之前一直都没有见过季云宁,那一天,是初次相见。

    “少爷,你在想什么?”已经行使出了十多分钟的路程了,陆清见自家少爷一句话不说,就只盯着窗外的风景发呆,神色莫测,他只好大着胆子去问他。

    思绪被拉回,季枭寒低淡道:“我在想,我叔叔这几年的变化真大,他的头发都白了,难道牢里的生活,有这么艰苦吗?”陆清却摇头说道:“我相信让他白头发的并不是牢里的生活过的不好,而是他的脑子想太多了,压力过大造成的,他在牢里过的好不好,少爷还不清楚吗?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他的儿子,季老爷子不

    都偷偷打点过吗?”

    季枭寒叹了口气,点头:“是啊,这些,我都知道,我爷爷表面上看对他失望之极,可背后,却还是偷偷的塞钱去打点他在牢里的生活,也算是用心良苦。”

    “老爷子背着你做的这些事情,肯定也只是想尽一份做父亲的责任。”陆清感慨道。“是啊,所以我也假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提这事,父子之情,无法割舍,只是,我叔叔注定是要枉费我爷爷的一片苦心了,这一次他出来,动作频频,似乎料定了我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爷爷,所以

    才有恃无恐,他这个人还真是狠得下心肠,又或者,他一直都记恨我爷爷的。”季枭寒说到最后,俊脸泛起一抹冷色,语调也透着恼火。

    陆清听到这话,神色为之一震,不可置信的问:“少爷,季凛怎么会记恨老爷子?他们可是父子。”

    这些季家的陈年往事,陆清从来没听季枭寒提过,所以听到这些,才会吃惊不小。季枭寒一声冷笑:“当年我爷爷挑选我爸爸季楠为继承人的时候,我叔叔肯定是痛恨自己为什么是老二,后来,我爸爸接受很多专业训练,我叔叔就自己偷跑出国留学,等到他学成归来,我爸爸已经进入公司学习管理了,我叔叔始终都慢了一步,所以,我听我爸说过,我叔叔为此很不满,找我爷爷吵过很多次,但都被我爷爷给赶了出来,后来我问过我爷爷,为什么没有找叔叔接承,我爷爷直接挑明,说他

    看我叔叔野心太大,怕大权在握后心术不正,会败坏整个季家企业,所以才不让他接手。”“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啊,一次一次的打击,难怪让季凛如此的不甘心,哪怕满头白发了,却还是不死心。”陆清总算是清楚这件事情了,却也觉的惶然,刚才季凛看少爷的眼神,明显就不善,虽然嘴上说

    着温语,但眼神却透着刀光,看来,又要掀起一场权位抢夺大战了,这个季凛还真是贼心不死,注定不属于他的东西,却非要抢到手不可,真爱作死。

    季枭寒神色蓦然沉重,眼神冷洌:“我一直怀疑,我爸爸的死,也会跟他有关系,可惜,一切的证据,都被毁的干净,我调查过很多次,都没有作何的结果。”

    陆清听到这里,不由的替少爷捏紧一把冷汗:“是啊,少爷也命我多次去查找当年车祸的事种证据,可是,那些证据被销毁的干净,一定是有人故意做了手脚的。”

    季枭寒神色沉痛,再一次的沉默了下去。

    “少爷,你别伤心,如果季凛真的这么心狠手辣,他肯定也会受到报应的。”陆清见少爷伤心难受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如果真的跟他有关系,我一定要亲手再把他送进去,我要让他这辈子都别想出来。”季枭寒紧紧捏着大掌,可恨的是,他竟然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指证他。

    “少爷这次过来找他,是不是也想看看能否找到当年先生之死的事情?”陆清突然问,神色略带一些惊色。

    要知道,季枭寒带着这样渺茫的希望过来,只怕也会失望而归的。

    季枭寒冷沉的目光盯着前方,点头:“是,我就是想正面跟他交锋,想要从他的身上找到一些证据。”陆清震了震,原来少爷这么多年来,一直都不曾放弃过,此刻,更是不惧安危,也要过来见季凛,这才叫父子情深吧。阅读!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