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摇曳花瓣爱落泪 第694章 爱情考验

时间:2018-07-10作者:唐悠悠

    坐在唐悠悠腿上脱上小毛衣的唐小睿,却乖乖的,并没有像妹妹那样,天天只想着玩,他现在开始研究高年级的课程了,而且,老太太也提了意见,两个小宝贝开始有学习兴趣班了,以后两个小家伙玩的

    时间会更少一些。

    不过,唐悠悠并不是一个严苛的母亲,她对两个孩子都非常的宽宽,但老太太却提出了她的建议,说季枭寒和季越泽五岁就已经有各种兴趣爱好了,小孩子的培养要趁早。

    唐悠悠决定等这次的双休日,再好好的跟两个小家伙严肃认真的谈谈这件事情,毕竟,她们不需要再强迫学习了,如果她们真的有喜欢的兴趣,往特长方面去培养也是很有必要的。

    两个小家伙穿好衣服后,就小手牵着小手往他们最喜欢的玩具室去了。

    季枭寒走过来,帮唐悠悠收拾好了浴室。

    “我的礼服不在这里,在海边别墅,我们可能要下去拿!”唐悠悠翻看了一下衣柜,发现这里只有她平常时穿戴的衣服,于是,皱了皱眉头。

    “没事,今晚不需要穿的太正式,不是大型的晚宴!”季枭寒伸手,从她的后背紧紧的贴着她,薄唇抵在她的肩膀处,温声说道。

    唐悠悠眨了眨眼睛:“是吗?行吧,我就随意穿!”

    “嗯,别在乎别人的目光,穿最舒适的衣服就行。”男人依旧是宠溺的语调。

    唐悠悠俏脸羞红了一下:“我是怕穿的不好看,会给你丢脸,如果是我自己,当然是无所谓了。”

    “不会的,只要我站在你身边,你就不会丢脸!”他就是她最闪亮耀眼的一张名片啊,这个女人难道没有发现这一点吗?

    唐悠悠被他的话给呆了一下,回过头要看他,没想到他的薄唇已经在等候着她,见她回头,立即就在她微启的唇片上吻了一下。

    唐悠悠一颗心都要被他撩的揣揣不安了,立即伸手将他的大掌扳开:“好啦,你到楼下等我,我换好衣服就下去。”

    “好,不着急,你慢慢来!”季枭寒偷得一吻,嘴角是满足的笑意。

    等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想到什么,顿住脚步,低淡着声说道:“我弟弟和白依妍来了,就在楼下。”

    唐悠悠诧异的望着他:“他们是来这里吃晚饭的吗?”

    “是的,而且,我弟弟可能真的跟白依妍认真交往了。”季枭寒身为男人的直觉,让他相信这一次,弟弟不像在骗人。

    “真的吗?那可太好了,我觉的白小姐人不错。”唐悠悠由忠的感到高兴。

    季枭寒幽眸微眯了一下,危险的暗芒涌动,故意打趣她:“幸好你脸上没有露出失落的表情。”

    唐悠悠听了,立即瞪了他一眼:“你胡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会失落?”

    季枭寒轻笑一声,没再说什么,但心情却出奇的好了。

    楼下,老太太看到季越泽又带白依妍回来,她也非常的开心。

    “大哥,我们出去聊聊!”季越泽却是坐立不安,看到季枭寒下了楼,立即就开口问道。

    季枭寒点了点头,两个人走出了客厅,站在外面的花园里。

    路灯的光芒倾泄在两个人的身上,俊雅贵气,欣长迷人,组合成了一副绝美的画卷。

    “大哥,你还没有把爸爸和白真真的事情告诉爷爷奶奶吧。”季越泽不安的,正是这件事情。

    “没有,也不敢!”季枭寒也是慎重的思虑着这件事情,要知道,爷爷奶奶年纪这么大了,万一知道这件事情,那岂不是会刺激到他们吗?

    “大哥,还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跟你说实话。”季越泽迟疑的开口说道。

    季枭寒凝眉望着他,见他犹豫不决,立即沉着声问:“有什么事就说吧,如果遇到困难,我们兄弟一起想办法解决。”

    季越泽感动的望着大哥,轻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不是想办法就能解决的,大哥,白依妍也姓白!”

    季枭寒听到这话,脸色骤变,目光更加的凝重了起来。

    “不过,你别担心,她不是白真真的女儿,但是,白真真是她的大姨。”季枭寒知道大哥在想什么,赶紧解释道。

    季枭寒听了之后,脸色依旧僵沉着,随后,他自嘲:“这命运还真爱捉弄我们,为什么我们喜欢的女人,都跟我们有这种孽缘呢?”

    “是啊,就像是诅咒一样,逃也逃不开!”季越泽深有体会,他原本是打算跟白依妍分手的,把她踢到很远的地方去,不想再见到她,也许就不会心烦了。

    可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是着了什么魔,又把她领回家里去了,而且,还对她产生了越来越强烈的感觉。季枭寒见弟弟脸上难得出现一抹忧虑之色,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别想太多,就把这当成是对你们爱情的一次考验吧,白真真虽然可恨,但这毕竟是上辈子的恩怨,白依妍看着人也不错,你要是真

    的喜欢,还是不要错失了她。”

    季越泽知道大哥对他的任何事情,都看的很淡,不计较,没想到,这一次,大哥还反过来安慰他,他终于知道自己和大哥的差距在哪里了,心胸,还有就是成熟的心智,这绝对不是他可以比较的。

    “大哥,你不会怪我吗?”季越泽低下了头,轻问。

    季枭寒轻笑一声:“怪你什么?这又不是你的错,我就是在想,我们什么时候找个机会,去跟妈妈聊聊这件事情。”

    季越泽之前极力的反对过和好的事情,此刻,他一脸惭愧,俊脸更加抬不起来。

    “大哥,你说,妈妈是不是以前就知道?”

    季枭寒沉沉的点头:“那是必然的,妈妈内心忍受的痛苦,绝对不比我们少!”

    “这个可恨的白真真,大哥,你一定不要放过她,一定要让她受到惩罚!”季越泽越想越恨,咬牙切齿。“放心,等我把手边的这件事情处理好了,下一个,我就要处理她。”季枭寒也觉的,不能放过这个女人,不管她现在装出多么的无辜,但她伤害了季家,这笔帐,绝对不能就算了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