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摇曳花瓣爱落泪 第670章 丢了心爱的东西

时间:2018-07-10作者:唐悠悠

    “不可以!”季枭寒声音低而沉,毫不客气的拒绝:“她今天要去医院做检查!”

    季尚清其实是故意这样说的,就是想看看季枭寒的反映,果然,他拒绝的毫无余地。

    看来,他真的把唐悠悠当成了他的私有宝贝来宠爱了,相信任何的男人要是敢窥伺,都会被季枭寒灭成渣渣吧。

    季尚清在心底冷笑一声,越是不让碰的女人,他越是心痒难耐,看来,这个唐悠悠,他是碰定了的。

    他真想看看唐悠悠脏了之后,季枭寒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反映?直当场给气死吗?那就最好了。

    季枭寒瞬间就无心再吃了,他拿了纸巾,优雅的一抹嘴角,伸手摸了一下女儿的脑袋:“小奈,你和哥哥一会儿跟曾祖母去学校,爹地先走一步了!”

    “好的,爹地!路上小心哦!”自从唐悠悠出了车祸后,唐小奈每一次跟季枭寒挥手道别时,都要特别的叮嘱他一声,这令季枭寒无比的感动。

    二老见季枭寒毫不客气的拒绝了季尚清,气氛还很尴尬,老太太赶紧开口道:“尚清,一会儿让云叔陪你出去逛逛吧,他对这里熟悉。”

    “不用了,奶奶,我想自己出去逛!”季尚清知道云叔是季枭寒的人,让他跟着自己,不方便他办别的事情,所以,他决定一个人出门。

    “那行,你大哥的车库里有不少的车,你挑一辆去用吧!”老太太温和的说道。

    “谢谢奶奶!”季尚清立即露出了高兴的微笑。白依妍又提着她的行李箱子,回到了她那间单身公寓了,以前,她觉的住小一点的房子,心就不会那么的孤单,可现在才发现,当心已经属于另一个人的时候,他若不在身边,孤独的感觉,就会像潮水一

    样的毫不留情吞没她。

    白依妍背贴在门上面,美丽的眼眶里闪动着泪水,心里却悲伤成河。

    忍了这一路的泪水,最终还是滑了下来,她捂住了唇,不想哭的太大声。

    贴着门蹲了下来,将脸埋在膝盖处,哭的像个孩子一样。

    没想到出一趟国,把工作丢了,摄像装备丢了,连一颗心,也丢了。

    回来,她就像变成了一俱空壳,什么都不属于自己的,这种感觉,好迷茫,好难受。

    哭的正伤心时,手机响了,她迅速的拿了出来,却并不是她想要的那个人打来的。

    “妈!”白依妍一边胡乱的抹着泪,一边还要努力假装正常的语调。

    “你最近住哪去了?不住你自己家了?我早上刚去了你家,敲了门没人应!”白母好奇的问。

    “哦…我还住这里,只是白天我出门去了。”白依妍赶紧回答道。“小妍,你跟季越泽现在到底算什么关系啊,网络上把你们传的就像一对真正的情侣,可你跟我说,你们只是签了个协议,这也太乱了,你觉的有没有可能做他的真正女朋友啊?那才叫风光呢。”白母仔细

    的想了一下,还是觉的这种协议对女儿的名声不利,所以才会打算过来找她好好的劝劝。

    “妈,人家是什么身份,我是什么身份啊,还是不要做不切实际的美梦了,我拿了钱,就会离开他的。”白依妍轻淡的说道。

    “你生病了?怎么有浓浓的鼻音?还是…你哭了吗?”白母还是听出她的不对劲。

    “是,我感冒了,妈,不跟你聊了,我有点困,想休息,以后再说吧。”白依妍不想让妈妈知道自己已经跟季越泽断了关系,她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接受这个事实。“好吧,自己注意点身体,我还是觉的你可以努力的争取一下,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你懂的吧,你有机会接近季越泽,肯定还是有机会让他真正喜欢你的。”白母还是想让她争取一把,这可是千载难逢的

    好机会,别人想要都没有。

    “妈,我真的累了,挂了!”白依妍不想再提伤心事,急急挂了电话后,就仰躺在沙发上。

    想到这段时间和季越泽相处的画面,真的就像做梦一样,全部都是她以前没有经历过的,在国外的奇葩相遇,回国后在季家一起吃饭,又搬进他的私人豪宅里独处,时间短暂,过程却精彩。

    如果说她二十一年的人生是灰色的,那么,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的人生就是彩色的。

    “大姨,你真的破坏了季越泽父母的婚姻吗?为什么要这样做啊?”白依妍再一次感到头痛,在她心中,大姨绝对是一个努力的女人,美艳,骄傲,自信,如今过着别人艳羡的富贵生活。

    可没想到,她那么喜欢的大姨,却有这样一段黑历史,难道,这就是她为什么一回国就改了名子,不叫白柳音,而是改成了白真真吗?

    真的想不通,好端端的,怎么就插足了人家的婚姻。

    季越泽的私人豪宅内,他端着一杯酒,仰躺在阳台上的长椅上,望着天空,脑子里反反复复的在想着妈妈决然离去的那一幕。

    想到自己追着妈妈的车尾跑了很远很远,感觉那段路程,是他人生中奔走的最困难的一段路,他拼了命的跑,可还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妈妈的车子消失不见。

    他摔破了膝盖,坐在地上,是大哥走过来,牵起了他的手,并且告诉他,以后,他会保护他,照顾他,让他不要伤心。

    他真的无法原谅那个女人,那个狠心破坏他父母婚姻的女人。

    这个世界还真是小,那个无耻的第三者,竟然是白依妍的大姨,另一个他恨的人,却是唐悠悠的父亲,像是命运在故意捉弄,一切都变的那么复杂,混乱。

    “白依妍,我们还真没有缘份!”季越泽一口气将酒全部的喝下,将高脚杯往旁边的墙壁上狠狠的砸了去。

    玻璃碎屑飞了一地,季越泽醉了,摇晃着高大的身躯,朝着他的卧室走去。

    突然,他的脚下好像踩了一个什么东西,季越泽眯着眸,弯腰捡了起来,竟然是一只手表,看着像老古董。

    谁的?

    季越泽很肯定不是他自己的,他不会买这种老式的表,而且,还是杂牌。就在季越泽打算把这只表扔进垃圾桶里的时候,他突然想了起来,这只表好像是白依妍的,上次他看她整理衣物的时候,她很小心的将这只表拿白布包着,放在一个小盒子里,这块表,对她很重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