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摇曳花瓣爱落泪 第610章 我喜欢你

时间:2018-07-10作者:唐悠悠

    白依妍听到季越泽的话,微微愣了一下。

    随后,在心底自嘲,是啊,在季越泽眼中,她就是一个败金女人,给她钱就能解决一切了。

    “没错,你给我钱吧,我喜欢钱!”白依妍嘴角上扬,笑的很灿烂。

    “ 这么势利,小心以后没有男人会娶你!”季越泽没想到她这么大方的承认自己败金,丢给她一个非常嫌弃的眼神。

    白依妍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没有人愿意娶我,我也不怕,我有钱啊,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又不担心养老问题,大不了,以后我就去找一个长的帅,基因好的男人偷生一个孩子来解决养老的问题也行。”

    季越泽还是第一次听到女人这么大胆,竟然敢去偷种生孩子。

    简直大逆不道,伤风败俗。

    白依妍也觉的自己言行太过大胆,可能会吓到他,立即干笑两声:“我开玩笑的,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女人,我是指,万一没有男人要娶我,这就是最后的办法了。”

    “如果我比你先走,我就把我一半的财产留给你,你就不要乱偷别人的种生孩子了,如果你比我先走,我给你送终,你也不要担心没有人会善后了。”季越泽也开玩笑似的说道。

    白依妍美眸惊讶的睁大,难于置信的望着他问:“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你喜欢我吗?”“不喜欢,可我不知道对一个人好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演戏的角色,一个个都专心的让人感动,但现实中,我却没有体验过对一个人好的感觉,白依妍,算你命好,我不讨厌你,还有些同情你,所以,

    我就对你好一点吧。”季越泽端了一杯红酒,摇晃了两下,一口气喝光了,目光微醉的望着白依妍说道,不像在开玩笑。

    白依妍的内心又受到了巨大的震动,她也拿起了酒,一口气喝掉,眼泪在眶子里打转,她努力的想让自己不要哭,醉笑起来:“季越泽,我以前是你的铁杆粉,你知道吗?”

    季越泽微微眯了眸子,盯着她:“是吗?什么时候?”“在我还是少女的时候,十五六岁的年纪,还是一张白纸,你就像天上最闪亮的巨星一样,闯入我的世界里,我最喜欢你穿白色衬衫的样子,干净,单纯,让整个岁月都变的很美好,你就是我做梦都会喜欢

    的那种少年。”白依妍不知道是不是喝醉了,还是真的想要把内心的话讲给他听,哪怕他听了没什么反映,可是,真情是无法藏住的。

    季越泽突然伸手过来,在她的脸蛋上轻轻的弹了两下:“喂,白依妍,你醉了吗?”

    “我没有!”白依妍躲开他再一次弹过来的手指:“我觉的……我可能会喜欢上你,季越泽,怎么办?你怕不怕我喜欢你啊?”

    季越泽皱起眉头,一副纠结的表情:“我一直以为你讨厌我。”白依妍突然伏在了桌面上,声音闷闷的响起来:“本来是讨厌你的,因为一开始遇见你的时候,你霸道又无理,冷酷无情,让我很不喜欢,可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我似乎又找回了年少时喜欢你的那种

    感觉。”

    季越泽淡淡道:“你喜欢我,又不算什么新鲜事情,认识我的女人,不都喜欢我吗?除了唐悠悠,她是一个特别的存在,谁让她先遇上我哥呢?一直以来,我都觉的我哥比我更有魅力,我甘愿服输。”

    “你们兄弟两个,各有各的魅力啊。”白依妍抬起头来,轻笑着说道。

    季越泽自嘲的笑了一声,继续喝酒。

    白依妍不敢再胡说八道了,她觉的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我刚才的话,没有让你觉的困扰吧,如果你不想听,就当我没说。”白依妍不想让季越泽有心理负担,也害怕他会因为自己喜欢上他,会改变他们之间的交易关系。

    “你喜欢我可以,但你不要因为喜欢我,就吃唐悠悠的醋,如果让我知道你对她有作何的不满,我们就终止合作关系。”季越泽淡淡的说,一副全钱没有放在心上的样子。

    白依妍有些惊住,随后,自嘲一笑:“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去吃醋的。”两个人接下来的气氛有些沉闷。

    洛锦御的私人公寓里,他最近心情很不错,因为,他的感情总算是见到阳光了。

    他没想到程盈竟然会答应他和杨楚楚的事情,真的令他既欣喜又意外。

    门铃突然响了起来,他转身,快步的走向大门,从视频里,看见了杨楚楚那娇小动人的身影。

    快速的将门打开,杨楚楚一副勾人的姿态站在门外,一副娇滴滴的语气说道,纤细的手指还很女王的伸手勾住他性感的下巴:“先生,今晚一个人吗?”

    洛锦御知道杨楚楚就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小精灵,很爱玩,只是没想到她竟然玩的这么疯。

    “是!”男人薄唇勾着笑意,低沉又磁性的回答。

    “那需要我来陪陪你吗?”杨楚楚清纯的大眼睛眨动了两下,已经忍不住要笑场了。

    “很需要!”洛锦御突然伸手过来,将她纤弱的小身子往怀里一搂,薄唇已经快速的封住了她的小嘴。

    杨楚楚脑子一空,还想再说什么,却早就被男人强势的吻,给吻到忘记一切了。

    洛锦御将她往身上一抱,转了一个身,就将她拐进门内,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杨楚楚在他的怀里格格娇笑起来,一边笑,一边伸手挡住他的薄唇进攻。

    “可以了,我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不是你说要陪我的吗?怎么?要食言?”既然她爱玩,成熟冷静的洛锦御也放弃了高贵的身份,陪她玩了起来。

    杨楚楚只感觉耳朵都要怀孕了,这个男人的声音真的太好听,太迷人了。

    “我想玩的游戏,你又玩不起。”杨楚楚美眸微微一亮,立即不怕死的伸手勾住他的脖颈。

    洛锦御却薄唇微勾,不甘示弱的问:“什么游戏,是我玩不起的?”“生孩子的游戏啊!”杨楚楚笑的像个小野猫似的,拖着他的大手,快步往卧室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