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摇曳花瓣爱落泪 第605章 她醒了

时间:2018-07-10作者:唐悠悠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季枭寒紧张不安的握住唐悠悠的手,一直等了三个多小时,终于,低垂着头的他,听见了一声微弱的声音。

    “季枭寒…”

    男人暗然的眸色瞬间一亮,抬眸,对上了女人刚刚清醒过来的目光。

    迷茫中透着一抹虚弱感。

    “我在这里!”他立即抬头,靠近了她,低着声音回答。

    唐悠悠渐渐的适应了光线,看见男人因为担忧而紧张急促的面容,她刚才做的那场恶梦,这才散了去。

    刚才她觉的自己被困在一个黑暗的世界里,怎么也逃不出来,找不到出口,仿佛下一秒,就会被这黑暗吞噬,幸好,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她,让她不至于感到害怕。

    也是那个声音,指引她寻找了光明。

    “我渴!”唐悠悠轻轻的动了动唇片。

    “好,我给你倒水过来!”季枭寒先按下了铃,然后就给她倒了一杯水。

    很快的,主治医生急急的赶了过来。

    “季先生,唐小姐醒了吗?”主治医生推开门,看见他手里的水杯,立即询问。

    “是的,她刚醒过来!需要给她做检查吗?”

    医生点了点头:“我想问问她的情况。”

    医生来到唐悠悠的身边,大致的给她做了一个检查,然后又询问了一下身体上的反映。

    唐悠悠根据实况回答了他的各种提问,医生这才稍稍安心,转过头对季枭寒说道:“季先生,可以暂时让唐小姐喝点东西,晚一点,我们会再过来询问的。”

    “谢谢!”季枭寒感激的朝医生点了点头。

    医生离开后,季枭寒把唐悠悠轻轻的扶着靠在枕头上面,拿了杯子要给她喝水。

    唐悠悠伸手要来端杯子,可是,她手背上还缠着纱布,季枭寒只好将她的两只手轻轻的摁下去:“我来喂你喝!”

    唐悠悠有些不好意思,但此刻,也只能依赖他的照顾了。

    喝了几口水,唐悠悠感觉更好受一些了,这才忧伤道:“我是不是被毁容了?”

    “没有,你还很漂亮!”季枭寒看着她脸颊处贴的创口贴,的确没有影响到她的美丽,反而给人一种调皮的感觉。

    “真的?你拿镜子给我看看,我想要看看我现在是什么样子。”唐悠悠立即急声说道。

    “这里没有镜子,悠悠,你还是跟我讲讲怎么出车祸的吧。”季枭寒温柔的握住她的两只小手,声音低沉中,透着担心。

    唐悠悠这才想到的确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我记得有几辆车一直在我旁边要超我,我当时也想着就让他们先过去,可是,我一直让一直让,让到了最右侧的时候,却没想到后面竟然被人狠狠的撞了一下,我来不及踩刹车,车子就从旁边的护栏处翻

    滚了下去,我只感觉五脏六腹都要震碎了,疼死我了。”唐悠悠回忆那惊骇的一慕,只感觉浑身发悚,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了。

    季枭寒的脸色越听越难看,声音渐渐发冷:“看来,真的是有人故意撞你,才导致你翻车的。”“是啊,我很肯定,就是有人撞了我,虽然我来不及看是谁撞的我,但绝对不是因为我自己失误才出车祸的,季枭寒,你一定要帮我调查清楚。”唐悠悠非常肯定自己是被人陷害的,真的太可怕了,到底是

    什么人,想要她的命呢?

    “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追究到底的,如果让我查到是谁害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他,我要让他付出十倍的代价!”季枭寒温柔的安抚着她,眸底却闪动着凌厉的光芒。

    此刻,唐悠悠的那辆事故车已经被拖上来了,经过检查,发现车子的尾部的确有被狠狠撞击过的痕迹,这更加证实了唐悠悠的话。唐悠悠为了抄近路,选择了一条行人偏少的道路,路边的摄相头正在被交警部门取证,发现有四辆车子不停的逼迫唐悠悠的跑车,最后撞击她的那辆车,牌照都被蒙起来,一时只知道是什么车型,但具体

    的调查,还需要时间。

    季枭寒从助手陆清那里知道了这些事情,更加令他恼火,这些人很明显是有备而来的。

    到底是什么原因,令他们要动这种杀念?

    是因为唐悠悠还是因为他呢?季枭寒一时也猜测不出来,只能等待结果出来,再考证。

    目前,最重要的是唐悠悠的伤势情况。

    时间,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

    唐悠悠没有再昏睡过去,而是吃了点东西后,就躺在床上休息,季枭寒接了几个电话推门进来,看见她在发呆,立即上前关切问道:“怎么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现在还好,就是头部隐隐作痛,不过,这可能也是动了手术的关系吧。”唐悠悠的头部缝了四针,伤口不是很大,但是,也必须小心观察。

    “窗外天都黑了,孩子们肯定也都被接回去了,我的事情,要怎么跟孩子们说呢?”唐悠悠有些苦恼,如果让孩子们看到她这副样子,还不知道会把他们吓成什么样子。

    “我先给我奶奶打个电话,问问孩子们的情况。”季枭寒也正苦恼这件事情,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对孩子们说实话。

    “要不,你就说个谎吧,就说我有急事出差去了,等我的情况好些了,再回去见他们。”唐悠悠突然提出了一个想法。

    “真的要骗他们吗?”季枭寒皱了一下眉头,有些为难:“我们一直告诉他们不许说谎,可是,身为父母,我们却说了谎。”

    唐悠悠因为他这认真的样子不由的轻笑了一声,笑声又令她的伤口疼痛,她皱了眉,发出一声痛呼。

    季枭寒赶紧走过去,轻声责备:“你明知道自己受了伤,还这么不懂得爱护自己。”

    唐悠悠抬眸,对上男人那焦急担心的样子,她嘴角再一次的上扬:“我没事的,你不要着急。”

    “我能不急吗?看到你这样子,我心里真的很难受,我宁愿躺在这里的人是我,也不要是你!”季枭寒真的想代替她承受这一切的伤痛。“不许瞎说!”唐悠悠立即轻斥:“我才不要你受伤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