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摇曳花瓣爱落泪 第468章 各自心思

时间:2018-07-10作者:唐悠悠

    夜色降临,唐悠悠接到季枭寒的电话,说他今晚要跟朋友一块吃饭,可能会晚点回家!

    唐悠悠也知道季枭寒最近一段时间都在陪她和孩子,也该让他适当的陪陪朋友放松一下。

    某高档私人俱乐部内,季枭寒和洛赫宁一前一后的推门进来。

    “来了?陪我喝两杯!”诺大的包厢里,点了一桌酒菜,沙发上,慕时夜和洛赫宁坐在一起。

    季枭寒一踏进来,就觉的气氛不对劲,他将车钥匙扔在桌面上,看着桌上东倒西歪的酒瓶,眉宇拧了起来,低声问道:“他怎么了?”

    洛赫宁摇摇头:“我也刚到,问他,他什么也没说,就一个劲的喝酒。”

    “看来,又是跟女人有关系了!”季枭寒猜测道。

    慕时夜突然将酒瓶往桌上一扔,仰头,神情绝望的盯着天花板,悲凉的宣布:“本少爷又恢复单身了,没有女人,没有女儿,我又变成孤家寡人了!”

    洛赫宁和季枭寒对望了一眼,都忍不住关心的看着他问:“时夜,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你说出来,我们替你想想办法。”

    “没有办法…没有了!”慕时夜突然崩溃似的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那种痛苦的样子,也只有在最好的朋友面前,他伪装不了自己的悲伤。

    洛赫宁和季枭寒脸色大变,还从来没有看见慕时夜痛哭流涕,想必,这一次的事情,真的很严重。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什么了?”慕时夜想要将内心的愤怒发泄出来,喃喃的自问。

    洛赫宁赶紧拿了纸巾递给他:“男子汉,有泪不轻弹,看来,我表妹真的把你的心给伤了,回头我去说说她,不能这样伤你的自尊心。”

    慕时夜苦涩起来:“不,不关她的事,你不要去找她的麻烦。”

    “如果不是她,那是谁?你妈?”季枭寒一猜又猜中了,因为,能够拆散他们的人,只有他的母亲兰若娜。

    一听到是他的母亲,洛赫宁表情一下子也凝重起来了。

    因为,如果他想要和慕琳的爱情开花结果,也需要通过兰若娜这一关。

    慕时夜痛苦的点头:“是,就是我妈,我妈今天跑去公司找我,碰到安欣,打了她一巴掌,把我们最段时间维持的感情都打没了,我看得出来,安欣对我失望极了。”

    听着慕时夜的话,两个好友都变得沉默了,如果是别人,他们肯定替好友出头想办法,但对方是他妈,那他们就什么都帮不到了。

    “真羡慕你们…”

    “羡慕我什么?我妈早就扔下我不管了!”季枭寒伸手拿了一瓶酒过来,拧开了瓶盖,直接仰头喝了几口,悲凉的自嘲:“我妈来找我了,想跟我和解,我没答应,我不知道我这样做算不算绝情。”

    洛赫宁在这方面,绝对找不到跟他们的共同点,因为他有父母,而且,父母恩爱有加,对他和大哥也是各种关心照顾,通情达理。

    “你们不要这样,往好的方面去想吧!”洛赫宁只能这样劝慰他们了。

    慕时夜喝的有些醉了,他突然转过头看着洛赫宁:“作为好友,我友情奉劝你一句,不要追求我姐了,找别的女人吧,我妈以后肯定还要挑惕你的…”

    洛赫宁:“…”

    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他现在想反悔,来得及吗?

    “时夜,我跟你姐表白了…”洛赫宁虽然不想挑在这个时候说出来,但既然他问了,他也只好如实相告。

    旁边季枭寒听着,拧紧了眉头:“赫宁,你跟慕琳…在一起了?”

    洛赫宁知道这个消息很劲爆,他有些羞赧的笑了笑:“是啊,我其实一直都很喜欢她,你们都没有看出来吗?”

    “你藏的够深的!”季枭寒讥嘲他。

    洛赫宁耸耸肩膀,表示无辜:“我不是想藏着,而是真的没勇气向她表白,要不是昨天…”

    慕时夜目光眯起:“昨天我给你提供的机会,你把握住了吗?”

    洛赫宁顿时又羞的俊脸发红,幸好这里灯光不亮,不然,他这窘态,又要被两个好友取笑了。

    “时夜,我和你姐已经准备正式交往了,以后,我可能就是你的姐夫…”

    “什么?”慕时夜一听,顿时惊住:“我姐真的答应跟你交往?见鬼了,她怎么会真的答应你?”

    季枭寒在旁边跟着笑了一声:“说不定你姐也看上他了,只是一直碍于面子,没说出来。”

    洛赫宁赶紧点头:“没错,你姐也说,她其实也有点喜欢我,看来,我跟她是真的很有缘份。”

    “为什么是今天?我失恋,你热恋,我真不该叫你过来陪我忧伤。”慕时夜更受打击了,目光空洞的看着前方的墙壁。

    洛赫宁也觉的不该在这个时候打击好友的,他只好轻声安慰:“时夜,你放心,我一定会去找我表妹,跟她好好聊聊你们的事情。”

    “你觉的,她会原谅我吗?”慕时夜自嘲,没有一点的自信。

    季枭寒伸手拍拍他的肩膀:“你要相信你对她的感情,她不是木头,你对她好,你爱她,她自然就能感受的到。”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了,我就想我女儿…我想见橙橙,真的想她了。”慕时夜像一个悲伤的父亲一样,再一次的用手臂挡住了眼睛,眼眶又红了。

    季枭寒能够理解他这种对女儿的思念之情,因为,他现在也有孩子了,他清楚失去孩子的那种痛苦,所以,他一定要瞒住那个秘密,他不要孩子陪着他们一起承受那种恩怨痛苦。

    “如果你想孩子,改天我去把孩子带出来,给你看看!”洛赫宁真的见不得好友难过,就想出了这个主意。

    “你觉的安欣会让你带走孩子吗?”慕时夜讥讽道。

    洛赫宁瞬间又无话可说了,他知道,这的确有些困难。

    三个人,三种心情,也许只有酒精,能够麻痹他们的灵魂。一直到十点多,慕时夜彻底的喝醉了,洛赫宁亲自送他回家,而季枭寒也坐着司机的车,回到庄园别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