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摇曳花瓣爱落泪 第247章 她的病情

时间:2018-07-10作者:唐悠悠

    第247章  她的病情

    唐悠悠被他的话噎住!

    季枭寒目含深情的说道:“你还在为我们初始的那些事情生我的气?也许我站在巅峰上太久了,不知人间疾苦,更不懂得抚养孩子的艰辛,才会觉的,你生了我的孩子,像是多么大的荣耀似的,现在,我终于体会到你身为单身母亲,带大两个孩子有多不容易了,我相信,现在慕时夜也深有体会,身为孩子的父亲,我除了感激你之外,更应该照顾好你,你给我这个机会吗?”

    情场高手?

    唐悠悠美眸瞬间一眯,有一种错觉。

    季枭寒看着她,见她漂亮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微怔,自己哪句话又说错了吗?

    “你说的对,我的确该拿出我原本就有的勇气!”唐悠悠淡淡笑了一声。

    季枭寒讶异,见她脸上的潮红渐渐的退了去,他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唐悠悠发现,自己没有被这个男人迷的神魂颠倒的时候,她的心境才能彻底的冷静下来。

    “而且,我也觉的跟你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多了不起的事情,我们签的是协议,我答应过要扮演好你女朋友的事情,当然也该负责任的扮演好点。”唐悠悠又恢复了她的牙尖嘴利。

    季枭寒无语,他刚才说的那番话,白说了。

    电梯停在一个楼层,电梯门打开,空旷的气息扑面而来。

    唐悠悠压了压心房,故作镇定的跟着男人走了出去。

    穿过一道走廊的时候,唐悠悠眸光微滞,看到了旁边那条大气透亮的空中楼道。

    “我可以去那边参观一下吗?”唐悠悠一直都想在他的空中楼道中,欣赏一下全场的景致。

    肯定非常的壮观,非常的令人惊叹。

    “当然,走吧!”季枭寒又非常自然的拽了她的小手。

    唐悠悠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这个男人就是不讲道理,她明明表现出不太喜欢跟他牵手。

    可为什么,他每次都像失忆了似的,重复做出这种举止呢?

    他是故意的?

    好可恶的男人。

    迎面的光亮越发的刺眼,阵阵的轻风吹送过来。

    唐悠悠美眸蓦然的惊大,整个人已经走在那条玻璃走廊上面去了。

    “啊…”唐悠悠发出一声惊呼后,整个人突然像冻住了,走不动脚步。

    旁边男人笑声迷人:“你不会是恐高吧!”

    唐悠悠不敢低头去看,因为,她真的没想到这条走廊竟然是纯玻璃做的,怎么会这样?

    明明楼下的走廊都不是玻璃的啊。

    “救…救我!”唐悠悠只感觉呼吸有些急促,小手猛的往旁边男人的手臂上一缠。

    勾的紧紧的,几乎将自己的身子都快要贴到他的身上去了:“季枭寒,快把我弄走,我头晕!”

    季枭寒看着她小脸骤然苍白,低咒了一声,赶紧将她整个人都往怀里搂了过来,低沉命令:“闭上眼睛!”

    唐悠悠赶紧听话的闭紧了双眼,就感觉快要瘫的身体,被两条结实有力的健臂打横抱了起来。

    紧接着,那种来自身体深处的恐惧感骤然一消。

    她颤抖着睁开双眼,就对上男人关切的目光:“没事吧,我没想到你竟然有这么严重的恐高症。”

    唐悠悠浑身还轻微的颤瑟着,她觉的双腿都没有了力气。

    “你怎么会在这么高的地方,做一条玻璃走廊?”唐悠悠觉的,这简直就是要命啊。

    季枭寒的爱好,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喜欢的。

    “这样可以练习我的胆量!”季枭寒淡淡的笑起来。

    唐悠悠脸色还没有恢复过来,她只觉的自己好像经历了一场恶梦似的,刚才那种悬空的感觉,一直像阴影似的,在心底无法的驱散。

    “我抱你到办公室躺一下!”季枭寒沉沉的迈步,走向他的办公室。

    他办公室门外的陆清,以及一众助理,个个大睁着眼睛,难于置信的看着季枭寒怀抱着一个女人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天啊,是哪个女人这么幸运啊,竟然让季总抱着进来的?”

    “不知道啊,我都没看清那个女人的面容,不会就是最近盛传的季总的女朋友吧。”

    “太幸福了,想不到,季总竟然也有如此温柔的一面,我以前真是误会他了,还以为他对女人没兴趣呢。”

    陆清听着旁边一群人低声议论,立即严厉一喝:“你们的工作都做好了吗?老板的事情,也是你们可以评头论足的?”

    听到陆清的喝斥,一众人赶紧闭上嘴巴,不再说什么了。

    此刻,办公室内!

    季枭寒把吓坏的唐悠悠轻柔的放到沙发上,看到她额头都蒙了一层细汗,想怀是真的吓坏了吧。

    “我给你倒杯水!”季枭寒说着,就按下了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

    不一会儿,有个女助理端了一杯温水进来。

    这一次,她总算是看清了唐悠悠的长相。

    算是漂亮的,但是额头上缠着纱布,脸色又苍白,加上只化着淡妆,看上去,并不是那种令人很惊艳的女人。

    那名女助理明显的有些小失望,心想着,自己都要比她漂亮呢。

    可为什么季总却是对她格外厚爱?

    季枭寒亲自走过来,接了水,坐到她的身边,把水递到她的唇边:“喝一口吧,缓缓压力。”

    “谢谢!”唐悠悠小声说道。

    “你这个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季枭寒拧着眉,问道。

    唐悠悠这才想到小时候自己被唐雪柔和她母亲虐待的画面。

    误以为是她偷了钱,就把她的双手绑着,挂在二楼的阳台上,虽然只挂了半个多小时,但是,唐悠悠恐高症就是从那个时候落下的。

    后来才知道,那钱是唐雪柔拿走了,但她的母亲,却认定是她偷的。

    “小时候的事了。”唐悠悠喝了两口水,果然心情平复了许多。

    “是谁造成了你这样的阴影?”看着她刚才被吓的脸色苍白的样子,季枭寒只感觉心疼死了。

    患了这种病情,多少是有些原因的,如果让他知道,他非得将那些人加倍的折磨。

    “怎么?你又想替我报仇?”唐悠悠听到他这样问,苍白的脸上闪过一抹笑意。

    “当然,我不允许有人这样伤害你,哪怕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季枭寒眸底瞬间多了一抹寒凉。

    唐悠悠想到那个家,想到那些曾经的家人,她突然沉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