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星武通神 第四百二十七章 醒来 激化

时间:2018-04-19作者:蒜书

    左手小臂骨折,肠子断成了七八节,脏腑多处破裂,出血严重,多处暗伤复发,骨骼,筋膜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

    看着检验单上一长串伤情鉴定,所有人都倒抽凉气,这哪里还是人的身体,简直都成了千疮百孔的破布袋了。

    “杨冬青真他么牛逼,这样的伤给我死八次了都。”蓝夜大声嚷嚷起来。

    “啪!”蓝飞抬手在他的后脑上拍了一巴掌。蓝夜哎呦一声,抬起头,就见大家都瞪着眼盯着自己,这才意识到说错话了,赶忙低下了头。

    “医生怎么说?”陈林问道。

    “正在治疗,肠子已经接好了,脏腑出血也已经止住。不过他的那些暗伤……”周豪说着,摇了摇头。

    “哎!”陈林叹息一声,说道:“早晨他给我打电话,让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应战,我还纳闷。谁知道,他竟然……”

    余海皱着眉说:“段家死了一名子弟,也不知他们会怎么报复?”

    “怕他个鸟,大不了……哎呦!”蓝夜猛抬起头,扯着脖子大喊。但话到一半,又被蓝飞一巴掌抽了回去。

    周豪哼了一声,说:“他们还敢怎么样,无非就是打压咱们的生意。”

    “吱呀!”他们正说着,手术室的门开了,一名医生走了出来。

    周豪赶忙走过去,问道:“老张,怎么样?”

    “我尽了全力!”张医生一脸疲惫的说。

    众人心里咯噔一下,这话听着就不好。

    “总算保住了他的命。”张医生紧跟着又说道。

    一群人嘴角直抽抽,要不是这医生是周豪的朋友,他们都想动手了。性命保住了你他么说我尽力了,就跟人不行了似的。

    “不过他这样的伤势,以后一点力都不能用了。而且……我不敢保证他的伤势会不会复发,一旦复发,只怕……”张医生摇了摇头。

    听完这句话,大家的表情又都沉了下来,只觉心头就像压了一块儿大石头。

    “老张,谢谢你了!”周豪深吸口气,拿出一张卡递了过去。

    “行了老周,你这就不拿我当朋友了,病人已经送病房了。去看看你闺女吧,这丫头一直哭。”张医生摆了摆手,转身走回了手术室。

    一帮人随后急急匆匆走到病房,就见杨冬青躺在病床上,紧闭着眼,身上插满了管子。周子落就坐在旁边,一边哭一边轻抚杨冬青的脸:“扬子,明天早上你可一定要睡醒啊!”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站定了脚步,又慢慢退出病房,每个人都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了喉咙,鼻子发酸。

    这一夜医院悄然无声,只有杨冬青的病房内,周子落说着孩子一般的话,在他耳边低语倾诉…….

    转天一早,当第一缕阳光照进病房的时候,杨冬青的眼皮动了动,接着睁开了眼。

    “扬子,你睡醒了!”周子落顿时发出一声欢呼。

    杨冬青微微侧头,就见周子落正盯着自己,又红又肿的眼睛里充满了喜悦。

    “一夜没睡?”杨冬青问道,一醒过来他就知道自己在医院,而看到周子落披头散发两眼红肿的模样,他心里说不出的感动。

    “我怕你早晨睡不醒。”这句话要是给别人,恐怕都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杨冬青却十分清楚。

    “我睡醒了,你也睡会儿吧。”杨冬青露出温柔的笑容,他想伸手摸一摸周子落的头发,但手却抬不起来。

    “嗯!”周子落点点头,就趴在床边,很快就发出了细微的鼾声。

    杨冬青的视线从周子落的身上挪开,扭头看向窗外,只见天高云淡,艳阳高悬。他的眼睛眯了一下,露出了一个意味难明的笑容。

    过了一会儿,病房门慢慢开启,一身白色衣裙,如同仙子下凡的香月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杨冬青看到她,感觉十分诧异,香月应该正在准备演唱会,怎么有时间过来。再说,医院那么多人,被看到了绝对又是一个大新闻。

    “我就是来看看你。放心,不会有人知道的。”香月看了睡得正香的周子落一眼,压低了声音小声说。然后迈步来到病床边,在周子落对面的一边坐了下来。

    她这么一说,杨冬青这才想起,以香月的精神力,要想影响别人实在太简单了。

    “杨冬青,你够聪明的,我教你碰瓷儿,你倒是能举一反三,直接把人杀了,是为了激化元帅这边和七大家族的矛盾吧?”香月问道。

    “是!就算我是颗棋子,也不能让人随意拿捏,总要发出自己的声音。”杨冬青小声说,对香月他并不需要避讳。

    “你弄这么一出,估计元帅和七大家族都该头疼了。”香月点点头,又说道:“不过你胆子也太大了,带着一身暗伤就敢去杀人,不怕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啊?怎么也得等你师傅回来,吃了药伤势好些再动手啊。”

    杨冬青沉吟了片刻,说道:“我不知道师傅什么时候回来。另外,你也说过,如果我的伤好了,恐怕就走不了了。还有,也不利于后续计划展开。”

    “明白了!我过来就是提醒你一声,别把自己的命丢了,咱们以后还得合作呢。”香月点点头,站了起来。

    “你发个消息就行,也用不着自己来一趟。”杨冬青笑道。

    “还有别的事儿,给你送几张票。本来还说邀请你去看我的演唱会呢,看来是没有机会了。”香月说着,拿出一沓票放在了床头柜上。

    香月来的快,去的也快,没过多久就离开了病房,悄然而去。而整个医院,都不知道香月曾经来过……

    与此同时,在昆特兰市郊的军事基地内的一个房间中,叶梦趴在床上,后背一直到屁股全都露在外面,从左肩一条细长的红色伤痕一直蔓延到腰间,再往下的屁股蛋子上,是一个皮肉外翻的大豁口。这一道长长的伤口,让原本香艳的景色看上去有些恐怖和恶心。

    一名护士正在小心翼翼地给她上药,最后轻轻给她盖上被子,退出房间。

    这名护士刚走,莫雷和乔尼就走了进来:“叶梦,家里来消息了,让咱们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