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星武通神 第三十七章 陈小蝶 赌一把

时间:2018-04-19作者:蒜书

    杨冬青并没有坐车,而是趟着沉步往回走,他现在就像仙女说的一样,时时刻刻都在练功,哪怕上课的时候,脚趾都在一松一紧地练习抓地。

    几乎是习惯性的,他就走了止戈街这条路。当路过华盛武馆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前一段一直大门紧闭的武馆竟然开门了。

    “馆主出院了?”杨冬青心中升起一丝喜悦,大步走了过去。他知道再留在华盛武馆打工已经不太可能了,他也没指望。只是单纯地想看看馆主,这两年陈林对他真的很好。他的母亲从小就教育他,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因此他一直以来都对陈林心怀感激。

    其实在得知陈林馆主在第六医院后他就想去探望,但那时正好赶上去大凌星特训,他修炼又入了迷,所以耽误了。

    武馆内的摆设还跟以前一样,各种器械也都在,只不过没有人,显得格外冷清。

    杨冬青转了一圈,正要往里走,就听有人说话:“武馆暂时不开放,你想学武的话,等过一段时间再来吧!”

    杨冬青闻声转头,就见一个身材高挑,梳着马尾辫,穿着淡蓝色运动衣的女孩从二楼走了下来。

    “小蝶姐!”杨冬青认识她,这女孩儿是馆主的女儿,叫陈小蝶。

    “杨冬青,是你啊!”虽然杨冬青平时的存在感很低,但毕竟是在武馆工作了两年的老人,所以他一转头,陈小蝶也认了出来。

    “你也是来结算工资的吧?”陈小蝶的声音里带着疲惫,面容也显得憔悴,烟眼圈很明显。

    杨冬青刚要摇头否认,陈小蝶继续说:“我现在手头也没钱,你的工资得过两天再给你。”

    杨冬青微微皱了皱眉,他现在分析能力提高了许多,陈小蝶一句话他就听出陈馆主现在的状况不太好,居然连两千五百联邦币都拿不出来。【】

    “小蝶姐,我不是来要工资的。就是想看看馆主,听说他受伤了!”杨冬青解释道。

    陈小蝶闻言一愣,有些狐疑,这些天无论武馆的学员还是工作人员,找她都是为了要钱,杨冬青居然不要,实在令她难以相信。不过听说杨冬青不是来要钱的,她心里也稍稍松了口气。

    “不知馆主现在好些了吗?”杨冬青又问道。

    陈小蝶沉着脸微微摇头,低声道:“还在医院呢,他的脊椎骨断了,伤到了神经……”

    杨冬青心头一沉,他知道馆主受伤不轻,但却没想到伤得这么重,没有三个月恐怕都无法下地行走。

    “我来武馆拿点儿东西,还得去医院。你的工资过两天就会打到你账号里!”陈小蝶说道。

    “哦哦!”杨冬青点点头,又强调道:“小蝶姐,真不用给我打钱……我先回去,过两天选拔考试完了,我去医院看馆主!”话落,杨冬青转身离开了武馆。

    陈小蝶目送杨冬青离去,也走出去锁上了大门,然后重重叹了口气,只觉身心俱疲。她父亲出事之前,她虽不说大富大贵,但也相当富裕,还从没为钱上过愁。但这二十多天,光是医院的治疗费用就快把她压垮了。

    “师妹!”一个青年从远处走了过来,正是武馆的二师兄赵正坤。

    陈小蝶听到招呼回头一看,面色顿时沉了下来,重重哼了一声,快步往远处走去,对赵正坤理都没理。

    赵正坤也没阻拦,看着陈小蝶的背影越来越远,眼睛慢慢眯了起来……

    离开武馆,杨冬青默默往家走,馆主的近况令他心情很沉重,心里也想着考完试以后一定去看看,只要力所能及就帮一把。

    快到家的时候,杨冬青接到了沐欣然的电话,跟他确定一百株橙藤花的事情。

    在杨冬青非常确定地告诉她没有问题后,沐欣然非常高兴,还邀请他去看厨师大赛。

    杨冬青对此没有兴趣,他只是为了卖橙藤花赚钱而已,所以就婉言拒绝了……

    在楼下的小饭店随便吃了一口,杨冬青回到家里,迅速进入了空间。

    这次他并没有练功,只是取了池水,吃了银色液滴之后就匆匆出来。考试临近,他得复习别的科目,否则一旦练功入迷,十几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甚至他连自己昏睡了两天的事儿都先放下,没有问仙女。只要一聊天,很可能就会涉及到练武的东西,他怕自己忍不住探究。现在一切都得给选拔考试让路。

    从手机上调出各科资料,杨冬青开始闷头学习,渐渐全神贯注。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翻阅资料和做题的速度,要比往常快了一倍……

    就在杨冬青分发学习的时候,昆特兰市高档会所碧海蓝天三楼,一个体态妖娆的女子正引着何军,雷莫斯,还有三个十七八的少年去最大的包房。

    “一会儿来十瓶菲尔特红酒,一人两个一等公主,今天一定得喝尽兴!”何军抬着头,一脸笑容,意气风发地说。

    “何军,你今天碰到什么好事儿了,请这么大?”旁边一个肤色白皙的少年笑呵呵地问道。

    “林哥,还记得我跟你们说的那个穷逼吗?”何军道。

    “就是上次你说把你特训名额顶了的那个!记得,怎么了?”林哥点点头。

    “那穷逼在特训期间各项考核都是吊车尾,学校把我的名额给他,结果却抽了自己的脸,今天全年级都谈论这事儿,你说我能不高兴吗,多解气!”何军说着就嘿嘿笑了起来。

    “是够解气的,这次你们学校丢人丢大了。”林哥点了点头。

    “那个吊车尾就是顶了你名额的那人啊?我在我们学校都听说了。你们校领导的脑子都有毛病吧,怎么选了这么个货色去特训?”另一个稍胖点儿的少年说。

    最后一个矮个子少年道:“估计那货去特训时还做美梦呢!”

    何军冷笑道:“可不就是做梦呢,就凭他还想考上联邦十大……”

    他这句话还没落下,刚路过的一间包厢被砰地推开,蓝夜走了出来,指着何军的鼻子大骂:“你连特训的资格都没有,还舔着脸说杨冬青。就算他是吊车尾,也比你个没资格的强。他要是考不上十大,你个傻缺更考不上。”

    蓝夜也是刚到,房门并没有关死,何军说话声又大,结果他听了个清清楚楚。而以他的二货脾气,当然忍不了有人贬低他朋友。

    何军本来就跟蓝夜有仇,上次被打成猪头的仇还没报呢,这时又被骂,他的火当时就撞到了脑门,拉开架势就要往上冲。

    林哥手疾眼快,一把抱住了何军,对蓝夜道:“小夜,你什么意思,我们没招你吧?”

    “杨冬青是我朋友!”蓝夜解释一句,指着何军道:“林哥这没你事儿,松开他,让他来!”

    就在这时,蓝夜的包房内呼啦出来了四五个人,站在了他身后。

    林哥一看,不由咧嘴,蓝夜那边几个人也都是有钱的主。虽然平时不在一块儿玩儿,但都认识。

    何军这时也不挣扎了,跟林哥示意自己没事,然后冷着脸道:“杨冬青本来就是吊车尾,怎么着,还不让人说了。”

    “你张嘴闭嘴说杨冬青抢你的名额,你要去特训,没准还不如杨冬青呢。”蓝夜道。

    何军慢慢眯起眼,说道:“照你这么说,敢不敢赌一把?马上就到选拔考试了,如果我身体素质真不如他,我输你五百万。要是我赢了,你输我五百万。”

    蓝夜不说话了,别看他替朋友出头,但对杨冬青的身体素质,心里是真没底。唯一表现好的一次就是耐力测试,结果还出事儿了,差点儿死在大凌星。他甚至都怀疑杨冬青是否已经恢复。

    “怎么?不敢啊……那以后就少在我面前****何军哈哈一笑,语气轻蔑。

    “谁他么不敢?”对蓝夜来说,面子大于一切,被何军一激,当即大声道:“我是嫌赌注太小。你想赌是吧,行,三千万!”

    这回轮到何军愣了,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蓝夜是在诈自己。

    “三千万,你有吗?”何军问道。

    蓝夜二话不说,拿起电话拨打,片刻接通后,他大声道:“爸!给我转三千万。”

    电话那边不知是不是吓到了,隔了好几秒才说话:“儿子,你要三千万干什么用?”

    “你就说转不转吧?大不了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蓝夜严肃地说。

    “转!马上到账!”说完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蓝夜对着何军晃了晃手机,问道:“三千万你有吗?”

    何军也二话不说,拿起电话开始拨打……

    包括林哥在内,在场的公子哥们都被震住了。他们之间也经常赌,但了不起就是几十万,上百万都是大的。再多的钱谁都拿不出来。一次对赌三千万,更高层的不敢说,但在他们这个层次的圈子里还从没出现过。

    雷莫斯感觉嗓子眼都发干,三千万啊,他们家几辈子都挣不到这么多钱……

    三天一晃而过,月图星的六月底,联邦十大的选拔考试开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