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98章焦灼

时间:2018-07-12作者:宋衣衣

    海风不断拍打在海浪之上。

    船舱内,因为刚刚船身那一下的倾斜,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依旧有许多人在外面,不敢再继续休息。

    都听说过泰坦尼克号事件,所谓的永不沉船,最终也还是因为撞击冰山而沉沉没了。

    此刻,人人都担心这件事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这船长到底是谁!都让我们这样担惊受怕,这还怎么休息,给个说法出来啊!”

    “刚刚那晃了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我儿子都吓哭了,你们也真是!”

    “各位,各位安静!”

    有人上前来,一身白色海服的人,“我就是船长,这次,我来解释一下,刚刚的那一下船身晃动,其实,并没有出什么大事,大家放心。”

    “说放心就能放心啊?万一要是出什么事情,谁来担这个责,你说的倒好,这是还好,谁都知道船要是撞到了什么,肯定会沉下去,这一没岸,二没救生员,死了怎么办?”

    船长听见这个女士的话,旋即皱起了眉头,看向了她,解释道,“怎么可能,我们这艘船很安全,保证不会沉,就是沉,第一个先沉我,如何?”

    此话做了保证,还能怎么样,大家面面相觑,身在这儿船上,只能听他的话。

    这里围聚着一大部分人,没有人发现,另外的地方,正进行如何焦灼的现场碰撞。

    厉千寻与沈之愈一同下来了,根据监控,直接就找来了墨霆谦出现的地方。

    “好久不见。”

    第一个声音,便是沈之愈的。

    当墨霆谦看见厉千寻也出现在了沈之愈的身边,眼神,骤然有那么一瞬间的紧缩。

    厉千寻站在原地,两手插进兜里,看向墨霆谦,全都得冰冰凉凉的寒意。

    两个人对阵一个人。

    “好久不见。”良久,听见了墨霆谦回复了句。

    “你这是来干什么?我这儿,应该没有你要的东西吧?”

    “霍寒,我带她回家,沈之愈,你是不是忘记了我说过什么,她不是你可以伤害的人!”

    他的语气,接近歇斯底里,从喉咙里吼出的。

    “我伤害她了吗?我只是成全了她。”这句话,身旁的厉千寻侧目了他眼。

    颇有深意,只不过,事要对人,才有趣。

    不明白的人,是难以懂的其中的含义。

    “你朝她身上开的那枪,想让她死,这就是成全?”

    他按着枪的手指,都在颤抖。

    现在霍寒是什么样,他全然不知。

    所谓的成全,又是什么样儿?

    这样可怕的联想,一旦发生,那么结果,不寒而栗。

    “呵呵,呵呵呵……”

    只见沈之愈的笑声越来越明显,勾勒着狭长的眉眼,笑起来的弧度,那般的狭隘。

    “你不知道,她只是个替死鬼?我并不打算对她做什么。”

    “枪打在了她身上,这不叫做什么?我问你,她人在哪。”

    冷静而克制的声音,就是墨霆谦。

    时而沉静的虚觑几眼厉千寻。

    沈之愈一脸的无谓,嘴角勾了几下,“我知道你担心霍寒,所以,才会上来找她,我也可以告诉你,她没事,很好,她现在,正在休息,是吗?”

    说“是吗”时,沈之愈有意问厉千寻,这不明不白透露出来的意思,叫人浮想联翩。

    “是。”厉千寻附和了个字。

    墨霆谦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与沈之愈相互联系。

    他记得没错的话,厉千寻,应该不认识沈之愈这个人。

    当然,他也不知道,为何厉千寻会莫名其妙出现在了这儿。

    “墨霆谦,大晚上来这儿,船身都抖了下,你是想让今天都不得而眠?都要休息,白天来不好?”

    “白天和晚上又有何区别。”

    “不,区别大着呢,晚上,可以做很多事情。”

    沈之愈笑了笑。

    无聊的话墨霆谦没有接轨,看向了一旁的厉千寻,“你也是来找霍寒的?”

    厉千寻沉默的看着他,倨傲的目光,不屑一顾他的问话。

    “如果你知道她在哪,现在,立刻告诉我。”

    依旧是沉默。

    见他的不动声色,墨霆谦皱了皱眉,“所以,你也看见了身中抢伤的霍寒,还继续选择替他隐瞒?”

    倒是这句话,厉千寻终于开口,回复墨霆谦,“不,是替我自己。”

    换句话来说,是他也不想告诉他霍寒在哪。

    闻言,墨霆谦定定的端倪着他,嘴角之处,勾起一处肃杀闪现,深不可测的眼底,一时间沉甸甸晦涩。

    月色之下,海浪的声音那么清晰响亮,灌进心肺般舒畅。

    可是眼前的事,却叫人堵的慌。

    “我只要她,其他的事,我不会参与,我不管你们是如何混在了一起,但是那个女人,绝对不可能和你们同流合污。”

    依照她的脾气,他想,应该恨死他这么晚才来救她,是不是。

    “同流合污?”沈之愈听见这四个字,觉得好笑至极,“什么叫做同流合污?墨霆谦,你又知道,霍寒是什么想法?或许人家就是自愿的呢?”

    今时非往日,每个人,都会变。

    有些自然的,有些非自然的,这非自然的,他只是强行加了点料而已。

    有些过去,动不了,未来的事还没发生,不如,就开始扭转乾坤。

    “我想,跟我相比,没有人比我对她还要更了解。”

    嗓音很笃定。墨霆谦淡淡的说出这话,只是话落地那瞬间,便看见了厉千寻的目光,藏着腥风血雨般煞气,甚至是不带任何犹豫回复,“你最了解?有什么证据能表明?她的个性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直接看出来,她这个

    人最保守,也最顽固。”然,墨霆谦清清淡淡的嗓音,“这世界上,刺猬在爱的那一方面前,是宁愿将自己的刺拔掉,也不愿给对方一丝伤害,霍寒就是只刺猬,初见时她喜欢扎人,让自己看起来好像铜墙铁壁,刀枪不入,那也只

    不过是她被伤的惨了,才会竖起自己的屏障,但那并不是她的天性。”短短几句话,就将那个女人经历的一切,说的直白畅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