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96章偷渡上船

时间:2018-07-12作者:宋衣衣

    临近凌晨的一两点,船还是平静的漂浮着,谁都觉得,它都会是以这个状态一直安安稳稳下去。

    海声依旧,静下心来,能听见人们安心的均匀呼吸声,这个时候,睡的都格外沉。

    但除了一人。

    突然,没有任何预料之下,一阵剧烈的晃荡,像一杯水的表明,外来物种的入侵,打破了那抹淡定,顷刻之间海水发生平衡失控。

    巨大的漩涡声响,像海水灌入进心脏,让人窒息般难受。

    迅速睁开眼,厉千寻看着床上熟睡的女人,随着她的皱眉一瞬间也皱眉难安,接着立刻将她移回原位,维护了她的睡眠。

    好在女人只是被浅浅的影响,安定之后,接着变换了一个位置,恬淡雅人的沉睡了下去。

    刚刚船身那一下的动作,很难不叫人怀疑担忧。

    “刚刚是怎么回事?”

    好端端的,竟然会突然震动了下。

    好在,没有把她吵醒。

    厉千寻在担忧,眉间尽是不安的神色,看着她睡的入迷了,他深知必须要需要了解外面的情况,刚决定好,就要准备出去——

    “厉千寻!厉千寻!”

    拍门的声音比他的动作还快了一步,外面的声音很熟悉。

    没有犹豫,厉千寻听见那声音,迅速拉开门,他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果真就见沈之愈动作匆忙系着扣子,脸上的神色,愤怒与阴戾互相叠加。

    锐利的五官,犀利上扬的眼角,划过片片的寒意,“有人冲上来了,做好准备。”

    闻言,厉千寻心口一滞,而后蹙起眉头,“谁?”

    他明明自己心中也有数,但是,却还是问别人。

    沈之愈似乎意外到了他的问题,凭他会不知道是谁?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还是要问自己这没用的问题,但还是回答了厉千寻,“不出意外,当然是墨霆谦。”

    听见这个名字,提问的人随即转身看了一眼床上安安静静熟睡的女人,视线中,闪过一抹深沉。

    渐渐冷硬的气色,让他的五官看起来更加深邃而立体,线条是紧绷的。

    垂下的发丝,遮住了他阴翳的视线。

    见着他丝毫未动,沈之愈不禁发出凉笑,“这么淡定?估计,是要人来了。”

    沈之愈衣服的扣子已经系好了。

    厉千寻并没有对这句话发出任何回应,目光虚觑,眼角睨着,“她愿不愿意再说。”

    沈之愈挑了挑眉,他有好戏看了?

    ………

    这只游轮起码有四层,四个烟囱燃烧的燃料不断向上空袅袅发出信号。

    能偷渡上来,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墨霆谦还是办到了。

    刚刚制造的那一下撞击,或许也是个主动开场的介绍。

    男人的身上并不是一身碍手碍脚的白衬衫黑西裤,是贴合肉身,行动方便快捷的军绿色便衣。

    身长体高,看起来像个全能的特种兵。

    实际上,他不做商业这行,干军警,也是够格的。

    沈老看着他重新换上了这套衣服,眼底下,一抹对过去的怀念 与逝去的祭奠,脸上的神色颇为复杂,但是,却也是满满的欣赏,“很好,我看啊,这身衣服,比你二十出头时还合适呢。”

    墨霆谦的腰间正别着枪支佩戴的皮套,听见这个声音,顿时,勾了下唇,“哪里,已经有些不习惯了。”

    拿着枪的姿势,很生疏。

    “霆谦,当初,我可是看好你起码能混个首长位置,可你啊,偏要去从什么商,大好前程,就这么没了。”

    “并不遗憾。”

    沈老两手别在了腰后,听见他的话,随无奈,“哼,随你的便,想做什么,还不都是你自己的意愿。”

    墨霆谦已经整装待发,所有人,都听他的指挥。

    “沈老,多谢了,这些人,日后我必有重谢。”

    沈老将指挥他们的权利暂时过渡在了墨霆谦的身上,听他调派。

    “可以的话,把那个逆子抓来,我要亲自审问他,这畜生!”

    沈老的脸上恢复了冷漠,都是对沈之愈这个人的愤然。

    “自然,我只要一人。”

    整艘游轮此时灯火辉煌,因为刚才的动静,有不少的游客进行投诉,导致场面现在人多杂乱。

    混淆进去时,这个时候,或许不是件难事,鱼龙混杂时,不容易被发现。

    借助这个机会,墨霆谦带领人立刻跟紧,隐藏在黑发之下的蓝牙对讲,低音磁性,“分头行动,一旦有她的情况,立刻跟我报告。”

    “是!”对方答应的声音,已经将他奉为新的领导人。

    他自然孤身一人行走着,越过人群,头顶戴着黑色鸭舌帽,掩藏着他英俊的脸庞。

    军绿色的便衣之上,是一件灰褐色的风衣,行走的瞬间,风衣划起的弧度,透着决然与硬气。

    墨霆谦这身低调的装束暂时还无人察觉,在这艘船上,许多人都是这身装扮,因为这艘游轮的特殊,更多的情况,并不似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实际上,黑吃黑,白吃白,许多的潜规则都叫人不得而知。

    他现在第一件事,就是要确定霍寒在哪儿。

    如今连个准确方位的消息都没有,必须抓个人来问问。

    栖身在一个隐蔽的角落,男人瞄准了一架监控摄像头,低着头,转身,即刻一声枪响瞄准那儿,登时果然警报声响起。

    这样危险的动作,自然会吸引人来了。

    果不其然,墨霆谦这才刚做,极快就看见了两个人与周围的人不一样的神态的人。

    面色凝重,表情看似平静,浓眉细眼,并无异常,然而瞪眼神,恶狠狠的透着冷色的眸子,能从中分析出不同。

    打碎的监控探测不到他的行动,墨霆谦隐藏在角落,趁着两个人在探究他的藏身之处,他已经换了另外一种枪,那就是消音的。

    分别对着一个人的头,与一个人的腿各来一枪。

    二十年如一日,枪法还是够准确的。

    一个人当场倒地,脑浆炸裂,另外一个,痛苦又惊慌失措的看着从黑处走来拿枪对着自己的墨霆谦,“别,别杀我……”“可以不杀你,但是,你必须带我去见一个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