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94章帮她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入夜的海风吹的人身上极其柔和,浪声一排一排。

    奢侈豪华的房间内,女人刚刚沐浴完,有人帮衬,果真是分分钟的事情。

    背后的伤口为避免碰着水,刚刚有个女佣特意给她处理好了这块,上药时,有些艰难。

    寻着身后的踪迹,一直背过头去,不知不觉间,身后就走来了一个身影,不是其他人。

    光裸的美背在船只配置的欧式灯光下格外的柔和,衬的她肌肤如雪,只一眼,便可让人深足沦陷。

    那种像羊脂玉般散发出光滑的肤质,视觉上,已经够让人强烈。

    海藻的长发飘散下来,徐徐,给人无限的旖旎想象。

    他看的那么失神,不盈一握的腰肢,好像一伸手过去,就会掐断。

    “咳咳……”

    尴尬的咳嗽了几声,示意自己的存在。

    霍寒转过身来,就见厉千寻立在自己身后,看着她的身体,但是目光,总是闪闪躲躲。

    这是在尴尬吗?

    她迅速拉上自己的睡袍,系好,双眼之间,顿了顿,她不会擦药,该怎么办。

    “我来。她脑子里刚那么想着,他就说。

    霍寒即刻看向他,视线,又被窥穿过的囧然。

    “你动作那么笨拙,待会儿牵扯伤口,我来吧。”

    夺过她手里的药,他说。

    女人下意识抱紧自己身上的衣服,腮帮鼓了鼓,像只生气的小鲶鱼,气嘟嘟。

    一双没有掩藏心底有事的眼睛,什么都写在上面,这是厉千寻最满意的一点,他喜欢看她把话都说出来的样子,对她没有隐瞒。

    “怎么了?”

    拉过她的手,将她抱在了怀里,他感觉到她的心跳,传递到了自己的身上,享受着这种滋味。

    “其实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我的身上,会有枪伤?沈之愈不是说我被意外卷入海底吗?彻底落进鲨鱼的嘴里,但是,枪伤怎么会……”

    她欲继续说下去,厉千寻一只手竖在她唇间,柔软的唇瓣,格外的软绵绵。

    心尖像一抹电流窜过胸口,他低头看着她,解释道,“当时必须要尽快击杀那只鲨鱼,就选择用子弹救人,水的阻力对子弹威力产生了威胁,本来想一枪毙命,结果一不小心,第一个伤到的是你。”

    霍寒:“……”

    “那你的意思,是我命大?”

    厉千寻看着她,轻微的唇角,掀了掀,“是,命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他一定会好好对她。

    “可是我怎么会掉进海里的?我会游泳吗?”

    她好奇的问题太多了。

    一下子,他还真答不上来。

    “乖,把衣服脱掉,我给你上药。”

    霍寒看着自己的“老公”对自己说出这话,他的手,已经延伸在她的腰上,似乎总是很迫不及待。

    “我们……以前是不是经常……那个?”

    她自己是不好意思问出口的,可是,她想知道,这样,让她能更快了解他。

    记忆一下子全部都没了,一丝念想都没有,只有心里,某个位置的空落落,就感觉……就感觉好像不对劲。

    她始终无法心安理得。

    闻言,厉千寻正要剥开她身上的衣服,手赫然一顿,“那个……?”

    霍寒不知他怎么知道那个意思,干脆坦诚道,“就是做ai,我们,以前经常会那个吗?”

    手指似乎抖了那么一下。

    厉千寻的嘴角同时跟着大脑里的思索卡顿了下,该说经常,还是……从没有?

    可是,现在来说,他们已经结过婚了。

    他低下视线,用棉签蘸着药膏,“嗯。”然后解开她腰间的衣服,胸口的松软,几乎就要倾泻坦诚,一个很轻很轻的声音,从他嘴角溢出。

    她没有动,呆了。

    但是,在瞥见她身子的那瞬间,不知为何,厉千寻还是转过身去,他也搞不清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明明那么想……要她!

    最终,他在心尖无奈的叹了口气,给自己找了个理由,“算了,我知道你还在意,转过身去,我不看,只帮你擦药。”

    他都解开了她的衣服,手指,抚摸上了她的肌肤,却在那瞬间,避开了。

    霍寒的视线还是呆呆的,惊讶他怎会主动转身过去,自己脱下了衣服,护在胸口,默默的看着他不占她便宜的样子,“好了,你可以帮我擦药了。”

    只有她的后背对着他,黑色的头发,也遮挡了大部分的肌肤。

    沐浴之后的香气,依旧还在散发迷人的幽香。

    他手捏着棉签,一次次哽咽喉咙,发紧发崩,指尖,却能温和的为她一下下顺着伤口揉进蜜膏。

    “别怀疑,我只是……只是感觉到你还是在意,我怕看着你,待会儿还是要自己解决,倒不如不看。”

    幽幽的冲着女人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她笑了笑,“老公,你真好,那这些天,你就忍忍吧,我可能真的不可以那个了。”

    那笑声,像个孩子,还傻傻的道歉。

    厉千寻沉默的看着她的背后轮廓,线条优美,细腻雪白,有那么一瞬间,他真后悔,竟然转身!

    内心咆哮的野兽快要把他的理智摧残完,他发誓,换做过去,他一定会毫不犹豫推倒她,不管她愿意不愿意,曾经就那样做过,他不后悔,唯一后悔的,就是没有得逞!

    将她占为己有,这是他一直以来的私心,爱一个,有他的这份私心,再正常不过。

    但是现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下不去手,理智与莽撞,他向来并不是个理智的人,有时候,一个人正是需要莽撞,才能干成大事。

    思来想去,他发现,自己的……正慢慢……

    该死!

    顶着一头冷汗,某处的压抑极致咆哮,整个上药的过程,可谓是至死折磨。

    有软玉却碰不得,这种滋味,他简直在找死!

    替霍寒抹好药后,男人赶紧卸下一身搭配,有些狼狈的迅速逃进卫生间冲了个凉水澡,

    尽管早已经习惯了。倒是留下懵懵的不懂发生了什么的霍寒只身一人,女人抱着膝盖,露出一对好奇的大眼睛,怔怔看着卫生间,听见里面发出闷哼的声音,眼眸,不太满意的皱了几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