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86章这些天你去哪儿了?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嘴角之处,隐隐约约有口水流下来,唐小柔看着直皱眉,自己心里原本也是一堆烦心事,想了想,还是拿来了毛巾和脸盆,给他一遍遍擦拭。

    渐渐的,霍启任这才停止了哭泣声。

    唐小柔叫人送来了一份粥,刚刚醒来,人怕是饿了。

    “叔叔,您先吃点,有什么事情,慢慢说。”

    唐小柔一口一口喂着,说累不累,说不累也累。

    心累吧,今天她就自己来,容澈没来,又吵架了。

    霍启任没吃几口,嘴巴一直活动着,或许是想说好多话,所以一直在努力练习。

    “您慢些,不着急。”

    见他咳嗽,唐小柔又给他捏肩捶背,放下了那份没吃几口的粥。

    “小柔,寒寒,到底……几时会回来?我……我想看看她。”

    霍启任的语气,是一个老父亲的依恋身为爸爸思念女儿的痛处。

    听见这话,唐小柔卡住喉咙,刚刚说霍寒是去出国出差,和墨霆谦,但是她根本不知道所谓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怎么继续往下扯?

    “就……昨天去的呢,听说要去一个礼拜,叔叔,您要是早点醒来那该多好啊。”

    先就这么说吧,到时候要是还没回来,再说其他的理由。

    “这样啊……”霍启任听见,似乎觉得很遗憾。

    不过,应该也是真的相信她说的。

    “您就等等嘛,没事的,大不了这几天,我来照顾您,您别嫌我笨就行。”

    唐小柔笑着道,心里却是空空荡荡的。

    “你和寒寒最好了,都是叔叔的女儿。”霍启任说。

    刚刚受到情伤,唐小柔心里憋屈着一肚子委屈,这会儿听见这么句话,一下子哭了出来。

    她自小就没有爸妈,只有一个抱着牌位天天只知道自己跟自己嘀咕的奶奶,也不管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霍寒更像是她的一个家人。

    有委屈不能诉说,憋在心里,这会儿有个亲人比什么都好。

    “叔叔……他不要我了……”

    “谁?谁不要你?”霍启任紧张问道。

    “没有,没有谁,都是霍寒啦,出国也不带上我,只知道和她老公双宿双飞,都把我忘记了。”

    闻言,霍启任的眼底全是狐疑,似乎,是不信她的话。

    “小柔,她嫁给的人,是谁啊?”

    “墨氏墨霆谦,对霍寒可好了,叔叔,不用担心。”

    印象不是很深,霍启任蓦然皱了皱眉,“他对霍寒不好吧,是不是?”

    未料到霍启任会说这话,唐小柔直摇头拒绝,“没有,叔叔,他对霍寒可好了,很好很好。”

    “真的吗?可是,为什么千寻说,霍寒嫁给了一个不爱的男人,那个人,也对她不好。”

    “厉千寻在说谎,他就是想挑拨离间,您别信他。”

    唐小柔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会儿,要是真说了霍寒的过去,这霍爸爸,真的会跳起来冲'到墨霆谦面前去。

    霍启任看了唐小柔一眼,无奈的摇摇头。

    都不肯说真话?

    一想到都是自己的罪过,霍启任看着窗外,深深的吸了一口凉气。

    看他有所犹豫,唐小柔一个铁心,说,“叔叔,霍寒过的可幸福了,很好的,等她回来,您就知道,她看见您醒过来,一定开心的不得了 ”

    这些日子,随着霍启任的清醒,唐小柔一直都是两边走,因为还是和容澈住一起,常常一天到晚来往几次。

    容澈问她原因,她也不说,导致一直冷战着。

    这天,唐小柔做好菜打包装好,给霍爸爸吃,正要趁容澈不注意时偷偷溜出去,结果,被抓了个正着。

    小女人前脚刚走,一个瞬间,男人将她困于双臂之内,禁锢她活动的地盘,声音带着一股寒气,“去哪?”

    就在玄关位置,她被禁锢的无法动弹,出门也是触手可及。

    可是,他霸道的姿态,就是让她一步都动弹不得。

    抱着盒饭,女人轻挑掀眉,“回家去,反正不在这儿。”

    男人用唇咬住她肩膀上的衣服,朝着她的耳朵吹了口气,“乖,说,到底去哪?”

    寻着她的肌肤,一点一点靠近,喷涌的薄薄气息,沾在'她细腻的肌肤上,痒痒的,小女人下意识躲开,鼓起腮帮,粉嘟嘟的腮边,有故意闹腾的可爱,“关你屁事,滚啊!”

    结果还未走三秒,人被拉了回来,“唔唔……”

    这吻的力道,带着几分的惩戒。

    直到逼的唐小柔脸红气喘,容澈松开,“这几天太忙,没时间管你是我错了乖,说实话,到底去哪?”

    手指捻着她的一缕黑发,在高挺的笔尖处嗅。

    “你说实话,这些天你去哪儿了?为什么人不见了?”

    “帮墨霆谦处理一些公事 最近这几天,他是苦事缠身。”

    “好,那我问你 霍寒,到底去那里了?”

    “……不见了吧。”

    “不见是什么意思?你每次都拒绝我,她到底是去哪儿了!”

    唐小柔气的双眼红润,眼底下,都是浓浓的悲伤。

    容澈停住动作,越过她的脸颊,看向她的眼睛,说,“我也不知道,大概,只有墨霆谦知道去哪儿了,我这几天在帮他处理公司里的事情,至于其他的,他没告诉我。”

    “好,那你现在就告诉墨霆谦,让他跟霍寒说,叔叔醒过来了,躺了两年,就等她早点回来,她到底又在玩什么躲猫猫,听见没有!”

    双眼闪烁了几下,容澈也倍感意外。

    “人醒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唐小柔举起手里的饭菜,“诺,我就是给他送去的,就前几天我跟叔叔说霍寒出国一个礼拜,现在,眼看着日子就要来了,她要是还不回来,接下来该怎么办?”

    听见唐小柔的话,容澈停顿了几秒,双眼之中,倍感愕然,镜框之下的墨青色眼窝,深深的眯了眯,仿佛,在注意到这件事的影响性。

    转瞬,立刻掏出手机来,拨打电话给某人。电话里,他简单给那个人阐述了唐小柔带给自己的消息,对方听见分外震惊,不是别人,正是墨霆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