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85章霍启任清醒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当然谁都想了。

    沈之愈是个阴晴不定的人,想让谁死,这艘船上的那些人,只能听之任之,这有个机会摆在面前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当然是求之不得。

    在一系列的紧急状况之下,绷紧脑海里的这根弦,终于,有个声音传来。

    不过结果,似乎更加令人震惊。“沈,沈总,我刚刚在检验霍寒的血与那位先生的血产生反斥的原因,已经找出,是霍寒的血液密度发生了变化,与那位先生的血液完全融合不进去,不过这没关系,是液氮导致的,估计再等会儿,就快好

    了,可是……”

    说到这儿,那医生使劲的咽了几下口水,说,“但是,我有新发现!”

    “什么新发现?”沈之愈冷冷的睨了下他,兴趣不大。

    直到医生说了出来,“沈总,霍寒的血,细胞存在的分子似乎有机会和大小姐的发生相融,我刚刚拿了做实验,发现它们正在进行融合,目前现象还不是很明显,等霍寒恢复正常,估计更一知究竟!”

    沈之愈正静静的看着两眼双闭的霍寒,听见这句话,忽然间,视线里一沉,如墨如曜的眸子,定格住眼前画面。

    “你再说一遍。”

    他冷静的重复,机械的转过头来,视线能窥见一丝裂缝,荒草丛生的地方,溢出青色,看着这个刚刚说出一个惊天消息的人。

    “我说,霍寒的血,或许能和大小姐发生相融,这样,她的血,或许能嫁接在大小姐身上。”

    “你有几分肯定!”

    蓦地,男人拎起那医生的领子,就跟疯了一样,像干涸的沙漠衍生了一片清水汪泉,求知若渴。

    “六……六分吧。”医生看了看自己的手,拿左手做了个六的手势,自己正被挟持着,露出惶恐至极的表情。

    六分,比不可能的四分多两分。

    “你当真能断定这六分?”

    “当真。”

    然后,又松开了这医生,不敢相信的看着安安静静躺在原地的女人。

    “霍寒!霍寒啊!”他的语气,全部都是惊喜!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枉他绞尽脑汁还在想着怎么拿她威胁墨霆谦,逼他交出姜婉烟那个女人,没想到眼前,才是他真正需要的!

    “何时能确定这件事,我希望尽快进行!”

    “至少,要等到霍寒清醒过来,活人的实验,不容易发生误差,数据也相对准确。”

    “好,倾尽所有,务必让她安然无恙,我需要她的血,来让念念重新苏醒过来!”

    男人的眼底,全是急不可耐的希望,疯狂萌生。

    “……若是她清醒,不配合该怎么办?”有个声音就道。

    这真是个值得思考的点。

    彼时,沈之愈静止下表情,视线讳莫如深,他一只膝盖跪下,在睡着的人面前,双手抚摸女人精致恬淡的五官,恶劣的唇发出残忍的笑,“那就,让她乖乖配合,洗掉过去,重新开始。”

    ………

    “啊……”

    深夜之下,一声哀嚎在一栋小房子里发出。

    第二天,赶到这儿的人,震惊了眼前的画面。

    “霍叔叔,您终于醒啦!”

    在唐家,唐小柔奶奶居住的地方,前段时候,被霍寒藏起来的父亲,直到今天终于睁开了双眼。

    “小……小柔啊?”

    “是我啊,叔叔,您终于醒了!”

    身边,没有看见霍寒。

    沉睡了将近两年的人,这会儿刚醒来,动作,神态,皆是有些麻木,还是回温的过程中。

    唐小柔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给了霍寒,但是,那头都没有回应。

    知道霍寒受伤了,不知道伤势多重,此刻唐小柔看见霍爸爸醒来,五味杂陈。

    “小……小柔啊,寒……寒寒呢?”

    霍启任的口语还很僵硬,这两年了没说一句话,一部分的肌理,完全倒退了好几十年。

    唐小柔听着他说的蹩足的话,听见了寒这字,知道他想见霍寒。

    心里酸酸的,人又不见了,这次,她也不知道在哪。

    怎么霍寒老是出事,她宁愿那些痛在她身上!

    转过身逼回眼泪,唐小柔恢复笑呵呵,“叔叔,霍寒出国加班呢,这会儿正回不来,我打电话给她了,估计很快,就会回来了吧。”

    霍启任听见,眼珠子一睁,摇了摇头,“你……你骗我,她结婚了,和,和谁结婚了,是千寻说的。”

    唐小柔不知道,霍启任原本早就醒来了次,但是被厉千寻搅黄了,所以,逼不得已,霍寒才把自己父亲藏在她这儿。

    厉千寻告诉了霍启任许多的事,包括霍寒为了他嫁人,嫁给一个不爱她的男人。

    “叔叔,你,你怎么知道霍寒结婚了?她是嫁人了,现在,正和她老公出国出差呢,您相信我啊。”

    唐小柔撒着不擅长的谎言,尽力扯出笑意,可是心底里,却在流泪,她该怎么办,叔叔醒了,她人倒不见了,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霍启任看着熟悉的唐小柔,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熟悉的人在面前,到底是心安的。

    没有那么激动,逐渐安定下来,口齿,依旧还是不清不楚,“霍……寒,寒寒去哪儿了?”

    既然出国,当然是有哪个国家。

    “英国,英国了。”唐小柔知道,曾经霍寒去过英国做交换生,这件事,霍爸爸也是知道的。

    果然,这个熟悉的名字,霍爸爸没有怀疑。

    “我想……起起床。”

    “好,我扶您。”

    将霍爸爸扶起来,唐小柔一个人也是累坏了。

    坐在太阳底下,这两年多来,都没见过太阳。

    现在,舒服多了。

    霍启任的双眼,逐渐的湿润了下来。

    才一会儿功夫就哭了,唐小柔因为他猜到,刚想开口解释霍寒的事情,结果,听见霍启任嘴里念叨,“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两行情泪没有任何阻拦,掉了下来。

    “叔叔,您别哭啊,哭什么呢?”

    “啊啊啊……呀呀呀……”因为说话的流畅还没恢复过来,霍启任的哭声,像个不会说话的三岁的孩子,脸上的表情,也是皱巴巴一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