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78章不是便不是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由于情况的特殊,双方几乎都在争执不下的情况之中,没有一个可以解决的办法。

    “我有个条件,只要你们能拿出医疗卫生部门的许可,这样随意窃取别人的人身信息,我就答应。”

    说出这样的话,令其他人,面面相觑。

    这摆明就是故意在刁难他们,在这艘游轮船只上,所有的医事科研行为,均是出自自己之手,虽然,他们天赋异禀,拥有傲人的惊人头脑,但是,从事的研究,却并非能用“正义”二字形容。

    逆天而为,破坏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本质。

    这样的科研,哪里会有人支持?

    更别说有关部门的审核下发。

    听见了他的话,随后,就看见这些医生,不顾他的同意,直接将他双手扣押在了手上强硬的行为之下,热闹了男人。

    “滚!”

    一个字冷声呵斥,这些人不松开他,偏偏要作死还要往他身上扎,结果下一瞬,就见他挣脱掉了那些人的束缚,身上有几下功夫,到哪里,都不会受到太大的威胁。

    震开了那些人的囚禁,他当然不会让针管插进自己的身体中去。

    越是看他们强硬,他便越不会让他们得意。

    就这样反反复复一直与之对方僵持过了许久,这无意间的对抗行为,只让他们觉得,他极有可能就是携带rh阴性o型血。

    “没有声明,别想把主意打到我身上。”

    “先生,我看你就是rh阴性o型血吧,你这样,也只是在掩人耳目,我们所说是事实,为何就是不肯一试?”

    医生放下好话,语气变软。

    因为若是能找到一个rh阴性o型血的人,那是极其来之不易,能有当然是宁肯施舍千好,也不放过一个。

    “我说的也是事实,我并不是rh阴性o型血,为何你们不信?”

    要是是,当初,献血的就该是他了。

    他的坚持,让这些人顿时心拔凉拔凉。

    眼底下从坚信他是,到现在的犹豫,在猜测,究竟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如果他说的真要是真的的话,那么,他们可就白忙活了。

    花费这么多精力在一个对自己没用的人身上,结果并非属心,这怎么都让其他人会心有不甘。

    渐渐的,就有人说道,“既然如此,那您就跟我我们走一趟,让您看看,真实的情况,如何?”

    有人需要这血救命。

    “这不关我的事。”他直接拒绝道。

    “这位先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种道理难道您都不懂?”

    “我并非rh阴性o型血,去了也是白去,信不信,随你们。”

    他坚持自己的主见,走进睡觉的地方,刚刚放下的书,继续拿在手里看。

    这番动作,让其他人真不好说什么。

    于是,在按耐不住的情况下,就有人提议,“要不,将情况跟沈总说下?万一这个人真的是咱们要找的,看身形体格,很健康安全,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

    “好,很好,这点我也赞成。”

    说着,就有人拨通了电话。

    沈之愈那边闻见有事情有了些许眉目,九成机会符合血型的人,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

    “等着,我即刻就来。”

    电话里,那声音果断干脆的很。

    都是在同一艘轮船上,没过一会儿,沈之愈迅速出现在了面前。

    面对眼前的情况,众人都将最后的希望放在了沈之愈身上。

    他的话有权威,换做其他人,可不是这样。

    “怎么一回事。”

    说话期间,沈之愈就看向了坐在座位上看书的人,视线里,漆黑的眉,皱了皱。

    “先生,这就是我们老板,若是您有什么好奇,都可以问他,我们都会配合。”

    说话间,他已经看向了所谓的老板。

    两个人目视对方,相比之下,和刚刚冰凉的目光相较,并没有其他的差距。

    “这样收集所谓的熊猫血,算合法吗?”

    rh阴性o型血,人本就少,这样乱收集,万一交叉感染的话,算谁的罪过。

    直到话说出口,沈之愈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问,目光滞了下,随后,手指地板,“在这儿,就是合法。

    ”

    换句话说,就是,在我的地盘,听我的。

    听闻这句话的对方,嘴角僵着一丝冷意,说道,“那是否,这艘船上,都是你说了算?”

    “你可以这么想。”沈之愈回答的丝毫不犹豫。

    说话间,对方深深的看了几眼沈之愈。

    两个人的视线,不知为何,没缘由的都带着几分不屑冷意的蔑视,就好像,隔着几代的仇怨。

    实际上,这才是第一次见面。

    “看来,我上的这艘船,很不一般。”男人淡淡嗫嚅。

    沈之愈不愿多听没用的话,看向了他,询问道,“听说,你是rh阴性o型血?”

    “不是。”

    “不是?”

    沈之愈疑惑回问,并且,带着一向警告的眼神看了一圈其他人。

    其他人给他的目光,皆是他就是!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所谓的rh阴性o型血,从前,有个女孩就是,如果我是,我当初会毫不犹豫的救她,也轮不到其他人了。”

    他的声音遗憾可惜,充满了自嘲。

    好像那件事,是他心底里非常悲伤的一件事。

    而实际上,远远不止这一件。

    在场的人,听见他的声音后,随着他刚刚那番话,否认的态度逐渐明显起来。要说刚刚他的否认他们不想相信,那是因为他的解释很苍白无力,但是,如今为这个否认添砖加瓦,抹上了另外一种色彩,这就令人不想不相信,毕竟,能将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说出来,那该需要多大的

    勇气。

    “照你这么说,真的不是?”

    沈之愈问道。

    对方一下点头,“对于这个问题,我不再回复,最后一遍,我不是rh阴性o型血。”

    和其他人不懈的追求相比,沈之愈听见他的话后,旋即,“好,不是便不是,收手。”

    他的果断干脆,让众人恋恋不舍,这好不容易有点眉目了,就这么放手了,会不会太可惜了。结果自然是沈之愈所说那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