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77章我不是RH阴性o型血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沈总,您要做好准备,毕竟这件事,并不是说说就能成的,后果将会是两个极端。”医生说道。

    “对啊,沈总,你知道万一实验遭受什么破坏,极其有可能会将霍寒致死,我希望您能再考虑……”

    “让你们做就立即开始,还能找到什么比这儿更好的办法吗?不是你们没用,也不需要我拿这些办法出来!”

    说出的话,立即让那些医生马上闭嘴。

    也是,血型现在完全找不到吻合的,只有靠着冷冻的方式来解压这一切,这也是他们的无能导致的。

    面面相觑,几个医生你看我我看你,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总之,这件事情,还是按照他的说法去做。

    昏迷的第一天,霍寒被沈之愈安排的人放进了冷凝处理管里,脸上未有任何的变化,被收入进了一架类似棺材里的容纳立体器材,她面色发白,几乎失去活人任何的气色,真的就跟一个活死人一般。

    这样的状态,让沈之愈看见,直接懊恼。

    到现在,他脑子里都还在后悔。

    那一枪,他是不是太过莽撞,怎么这个女人会突然顶替上来!

    他当时还是手抖了下,目标瞄准的是头部,要真是凭借那种力道,她必死无疑。

    “笨蛋!”手重重的捶在了透明的容器上,发出一声回响,然而,她睡的安静,依旧无任何的反应。

    治疗开始了,果真,充满冷气的空气瞬间袭击过来,包围了她的全身,周围的一切,也由温度的下降,渐渐生寒,一丝活跃的气色都没有。

    零下摄氏度158不是任何人都能经受的起的,隔着屏幕,沈之愈只能勉勉强强看见霍寒被冰冻之后的样子。

    是,简直是冰霜美人。

    美则美矣,却没有任何的气魄,犹如死人一般。

    他的眼神渐渐冰寒起来,看着霍寒被零下摄氏度气温包裹的瞬间,有那么一刻,让他记起了曾经在这里同样发生的一件事。

    深邃凉薄的视线,渐渐有片水雾升起。

    是朦胧了他整个视线里轮廓的清晰。

    大约过去了十几分钟,终于,看见那具身体,全部被冷冻空气冻成了最顽固坚硬的冰,没有任何的思想感情,只有他派人施加在她身上的那些行为,全部,停止在了此刻。

    “立刻去找来rh阴性o型血,我必须要让她安好,听见没有!”

    沈之愈一声令下,医生低下头,立刻领命。

    生怕他再说出什么叫人害怕的事情。

    “对了,这样,叫船上所有的人验血实验,这是检验的最快的一件事,立刻。”

    才想起这个办法,沈之愈心中暗自低咒,他真是昏了,竟然才记起这件事!

    如果早些,或许就能让霍寒快些清醒。

    她是熊猫血,这样的事情,还真是见鬼了!

    听见他的吩咐,其余人,立刻开始了自己的行动,因为只有将霍寒医治成功,他们才能抬起头来。

    消息一发布出去,游轮上,所有人都必须经过

    严格的检验,行动是庞大的,但是因为霍寒是沈之愈指定的人,必须找到供给她生存的熊猫血,一个一个收集检验,甚是恐慌。

    因为这是一只黑船,船上的交易,向来都不干不净,而船上的人,即便是血液收集到,但是这个人是否健康,良好,又是一个困难点。

    现在,只尽快找到rh阴性o型血,那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搜寻的轨迹遍布了整艘巨轮,男男女女被在手上刺了一针,有些主动的,会自相拿出报告,证明自己不是rh阴性o型血。

    这样的地毯式搜寻,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

    某间安逸的房间内,一个衣着闲适的男人正看着窗外的大海,海鸥飞翔,任凭翱翔在外,外面嘈杂的声音惊醒他放空的思绪。

    关闭的门,赫然被人拍着,十分烦人。

    他放下手里的书籍,目光有些冰冷,打开了门,结果外面,赫然站着几个白大褂的人,看样子来者不善。

    “先生,打扰了,能否让我们进去?”

    “何事?”

    “哦,是这样的,船上有位患者,现在继续用血,请问,您是熊猫血吗?”

    “熊猫血?”他的眼底,忽然有了些许的触动。

    随后,淡淡的摇了摇头,“我不是。”对方看见他失落的眼神,有些不信,因为有些人知道,献血,就是拿自己的命上去,好的或许就是抽血出来,几百毫升,要是不好,那还指不定发生什么,没人不爱惜自己的命,真心实意的人,不是任何

    人。

    “你有什么办法能证明你不是熊猫血吗?”

    那人问道。

    “我说了不是就不是,何必让我再言说。”

    这样没有实质性的言论,那个人多少是不信的,“既然如此,那就验血试验一下。”

    针管即刻拿了出来,说着就要上前,刺进那白皙而精瘦的皮肤里去。

    “慢着,我应该有权拒绝这项服务,我并不需要验血,我的血型是o型血,少了两个前缀。”

    “先生,我们也只是配合调查,是有病人需要,您理解一下。”

    他并非不配合,而是了解,在这上面,那些肮脏的交易,就有一种手法,是说将针头刺进人的身体里去,让对方寻求刺激,进而上瘾,或许,这就是黑的手法。

    与其任人宰割,不如直接拒绝。

    “不了,我很好,并没有任何的异样,血型不是rh阴性o血型,所以,请回避。”

    他欲转身,须臾,就看见对方极其蛮狠的一面,没有出去,反而,还把门直接敞开,摆明,就是非要扎一针才走。

    这样的动作,让对方也恼怒了,着实不悦,说道,“这是我的房间,你们还没有资格站在这儿,出去。”

    冷冷命令的 声音,呵斥那些人,可是那些人并没有收手,更加强硬起来。

    “先生,得罪了,我们必须尽快收集到血液,只是像蚊子咬一口,确认是否,就可出去。”说着说着,医生的枕头刺了过来,但是男人仍旧是拒绝的,双方由此争执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