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76章做出决定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在您眼里或许是笑话,可是在人家眼中,却并非一样。”墨霆谦说道。

    话止,沈老就说道,并且是以反驳的口吻,“什么在我眼里在他眼里,这是事实,但凡有些常识,就该知道人死了不能复活,再难忘,都是过去的事,何必纠结过去。”

    墨霆谦笑了笑,点头赞同,“话的确是这样,人死哪能复生,这是违背自然法则,挑战这种底线,都逃不过最后一死的命。”

    沈老见着墨霆谦说的十分有道理的样子,也忍不住出声,“嗯,任何人都难逃一死,我知道他是真的还想着那丫头,可是人已经去了,还能有什么办法,如今的办法,只有一样。”

    闻言,墨霆谦略一迟疑,“什么办法?”

    “尽快找到我的另外一个孙女。”

    沈老语重心长的说。

    双手背在身后,怅惘的目光,看向远方。

    此时的墨霆谦内心深深顾虑,竟然还有一个孙女?

    哪里来的?

    “只听说过念念的确有个妹妹,但是,不是说年少时就夭折了?”老爷子摇头,说,“并非,自从念念离开以来,家里孤零零,我也是前段时间记得这件事,当时,是我权高位重,得罪了仇人,结果却报复到了无辜的他们身上,最小的那个夭折的孩子据说后来被人救下,

    活下去的几率,应该很大。”

    震惊,袭击了墨霆谦的整颗心。

    像被什么撞击了一样,竟然,还活着!

    “沈老,那你的手里,是否是有信息,可否说来?”

    沈老说了半天,墨霆谦只有深深的震撼。

    他来时,原本打算好,跟沈老说关于霍寒的事情,他的妻子,与沈之愈发生了隔阂。

    由他出面解决。

    但是未曾想到,还会听见这个消息。

    足够叫人意外。

    满目愕然,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的气色。

    “一定还活着,据说被好心人抱养走了,孩子身上的病不算严重,我相信上天的庇佑。”

    墨霆谦听见他渴望而期待的说着,俨然是希望能期待奇迹的发生。

    的确,曾经沈之念是他心心念念的乖孙女,唯一的快乐,没了,心里的空白逐渐扩大,如果这时候,有人能取代这个位置,那无疑是巨大的惊喜。

    竟然还活着。

    “霆谦,这次之愈去h市,其实是我让他去的。”

    墨霆谦如鲠在喉。

    当初他放话过,让沈之愈滚出h市,而沈之愈,却一直没有将他的话放在眼里。

    所以,当时即便是刀架在他脖子上,也不会离开。

    这么一想,似乎能明白沈之愈前段时间为何阴魂不散。

    “我知道,在h市,见过他。”

    “你们两人啊……”沈老一副无可奈何目光,委实叹息,“我知道念念在你们之间造成了极大的误会,之愈当初是怎么想的,你明白,你们之间,我是觉得一句话能说清就说清,我曾经极其看好你们,到头来竹篮打水……唉,

    也怪我自己。”

    无法将过去的事梳理清,唯一能做的,就是减少伤害。

    “怕是不能了。这梁子结下,难再解开。”

    皱眉,沈老不解的疑惑,“为何,我看他最近老实了不少,你们又发生了什么。”

    终于,墨霆谦知道机会来了。

    说了这么多,终于是扯上重点。

    “您不想知道我为何平白无故来您这儿?我接下来要说的,就是关于他。”

    “哦?之愈?这件事,有什么奇怪?”

    “不知您眼中的沈之愈是何模样,但我眼中的沈之愈,似乎和您老眼中的极为不一样。”

    沈老道,“不一样在哪里,霆谦,莫非你们俩,又有什么不愉快?”

    “沈老知道我已结婚的事情,沈之愈,您觉得他是否知晓。”

    这个问题,对于沈老来说,简直是废话。

    依照沈之愈无所不知的博古通今,这件事,肯定知道。

    沈老说话也极其有婉转之力,并未直接挑明,而是,“你结婚的事情,和他难道有什么关系?”

    “并无关系,但是,麻烦倒是因为他接踵而至。”

    “麻烦?说出来。”

    沈老重新坐下,让墨霆谦说出他想要让他知晓的话。

    先前一开始时,他就早已料到,不想理会,就是不想让两人之间矛盾加剧。

    有时候事情交给当事人去处理,才是铲清要害的直接本质。

    这外人加入进去,只会让事情变得越来越糟。

    但看他表情十分凝重,沈老,又暗暗觉得不妙。

    一定是沈之愈那个坏小子闯祸了。

    “沈老可知道,他是如何对我的妻子。”

    “你的妻子?”

    “您知道我为何一人独自前来,也是我眼拙,识人不清,沈之愈的行为,实在是过分了。”

    将霍寒失踪的事情告诉了沈老,起先,沈老是不信。

    但是,相继抛出了另外一件事之后,逐渐,听见沈老的不可思议。

    “什么,他绑架人?做这些,他的目的是什么。”

    “不得而知。但是我是要一个说法,您知道,霍寒被他绑架,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沈老十分震惊,还沉浸在墨霆谦告诉他的话里。

    “沈老,您想过,念念的死,给了沈之愈一个怎么样的打击么?”

    或许,不仅仅是身体上的鞭挞,是心灵至极的扭曲。

    在没看见沈之念的尸体,他无法断言沈之愈是否真的做出了那样疯狂的事情。

    但如果这件事真的存在,那接下去,这些事情,会是怎样的结果继续下去。

    “他不至于疯成那样,我还是知道他的。”

    老爷子还是不信,严厉的皱起眉。

    “您信不信,这件事,不用去争论,霍寒不见了,我的女人,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这件事和他八成脱不了干系。”

    “这……这……”

    沈老愕住。

    “沈老,我需要你的出面,或许,有件事,你需要知道。”

    ………

    远处,那艘巨轮速度缓缓下降了许多。

    飘零在大海上,像无迹可寻的沧海一粟。

    做下这个决定,是艰难的,但只有这个决定,才能给人希望的奇迹。“抓紧时间,开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