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72章我肯定是他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被问话,女医生看向墨霆谦,回忆刚刚给徐悠处理伤口的过程,以及,那盘踞在耳边的道歉声,冷静的答复,“属于二级伤残,恐怕,短时间是无法正常活动。”

    二级伤残:1日常生活需要随时有人帮助,2各种活动受限,仅限于床上或椅上的活动,3不能工作4社会交往极度困难。

    闻言,心情极差的男人,在听见这些话后,更加糟糕到极点。

    “对了先生,我在给他包扎期间,他似乎一直在道歉。”不忘说出这句话。

    “说了什么?”

    “夫人,对不起,是我没能保护好你。”一字一句重复刚刚徐悠的话。

    墨霆谦听见后,微眯了眯,深邃的眼窝,沉淀了数秒,“多谢了。”

    似乎惊讶到他最后会说出这样一句话,女医生一贯冷静的面容,露出半缕柔和,“这是我的职责所在,不必言谢,墨总还有事情吗,我还有其他病人需要看护。”

    墨霆谦听见对方叫出自己的名讳,眸子深了深,不过这也不奇怪,墨氏遭遇袭击的事情,已经是人尽皆知了。

    “没事。”

    转身,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徐悠再次醒来时,看见自己身处病房里,墙壁四白,窗户旁,站着一个身影,瞬间倒吸一口凉气,脑子陡然清醒回神。

    “总……总裁。”

    他的声音很颤,因为,他的办事不力,将霍寒给弄丢了。

    男人立在窗户旁,外面是阴沉的乌云,好像下一秒,就要下雨,细长的手指夹杂一只白烟,“你最好一五一十跟我说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她人呢。”

    他的声音很淡,淡到像他指尖的那抹袅袅青烟,薄到寡凉。

    可正是因为他的这抹淡泊,恰似很轻很轻的嗓音,却让徐悠心颤如麻。

    这是墨霆谦发怒的前兆,他是他身边生活了几年的人,了解他所有的习性。

    这样的面色加之冷静的样子,实际上,满是阴翳。

    徐悠坐了起来,也自责,一个二十几岁的大男孩,就这么红了眼底,“对不起总裁,是我的错,我该死才对,当时……”

    大约过去了十几分钟,终于将数小时前发生的所有事情,包括霍寒身中子弹的事情,一并说完。

    “你再说一遍!”

    墨霆谦在听见“夫人为救我,自己身中了一枪”这句话时,徒手掐断了燃烧的烟,额角旁的青筋,一根根出现在了眼前。

    只有一个人的情绪怒放到极致,无法控制,才会这样的暴怒。

    徐悠咬着下唇,眼泪说着说着逐渐掉下,“我看见她身上出现了一个好大的血窟窿,我当时就慌了,那个人分明要瞄准的是我,远程射击枪,那样的杀伤力,威力难以想象,她却独自承担了一切。”

    赫然间,听见一声巨响,床旁白的那把木椅子,早已支离破碎的躺在原地。

    徐悠甚至都来不及是怎么看见它被解体的。

    “中枪了,现在,人也不知去向。”脚下黑色的皮鞋踩着破碎椅子的男人,五官阴沉,说着这些话。

    “总裁,他们是有预谋的,您在派去的人不少,可是他们竟然比咱们还多人,只有长期在暗地里调查过才会抓的那么准时。”

    “你是在告诉我,是人力不足,所以,导致势单力薄,霍寒才会被那些人抓走?”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徐悠连忙低下头,“怪我无能吧。”

    说出那句话时,墨霆谦看了他一眼,脸色很阴沉。

    刚刚窗户外面的乌云密布,现在已经是狂风骤雨,雨点拍打在地面上那么的喧哗,与室内如此诡异的安静形成强烈的对比。

    他定格在原地,五根手指,隐隐颤抖着。

    徐悠此时也想不通他要干什么,并且自己也做了滚蛋从死的准备。

    这件事责任一半都在他身上,天知道他多希望那一枪是打在了自己身上!而不是霍寒身上!

    她一个女人,哪里经得起那样的摧残,至少他还是个男人,皮糙肉厚,比起她细皮嫩肉,就算是在自己身上,也肯定比她能抗。

    徐悠现在快恨死自己了。

    墨霆谦拿出了手机,思绪彷徨,拨出去了一个号码。

    “你好,您拨出的号码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对方迟迟没有接听,他的眼神,与刚刚紧绷相比突然发生强烈变化。

    该确定了,“沈之愈那边的人,当时看见了吗?”

    恍惚之间,徐悠想起来,立即肯定了墨霆谦的猜想。“对,当时立在阳台上的人,好像就是他!”

    当即,墨霆谦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徐悠那句话,意味着,就是沈之愈开枪打中霍寒的。

    “确定是他?”

    “我肯定是他,他的目标或许是我,却间接性的错伤了夫人。”

    徐悠一再坚定的道。

    那两道恰似山峦般的眉宇紧靠一起,“公司的事情我会交给其他人,你就在医院养伤。”说完,他转身就要离去。

    “那您要去哪?”徐悠问。

    看他步履匆匆急着走,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那个逆着光行走的人,微微定眸,“当然是把她带回来。”

    徐悠看着他的背影,心中陡生推崇。

    门开了,徐悠以为是墨霆谦回来了,嘴角与视线刚明亮,进来的是个衣着白大褂的女人,短发,五官娟秀,拿着病号单,胸口夹着一只碳素笔,步伐不疾不徐,处处透着干练而纯粹。

    没想到是她,徐悠的视线逐渐恢复原样。

    看见了他眼神那么明显的变化,女医生依旧是冷清着面容,没有丝毫的情绪波澜。

    走近后,拿出了病号单,质问,“什么时候醒来的?身上,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吗?简单来说,痛不痛?”看向女医生,没有镜片,他的视野有点模糊,不过依稀能够辨识清楚她,抬起头来,有些无措的挠挠头,“医生,我没事,很好,就是麻药刚过,还有点痛,大约半小时醒来的,哦对了,谢谢你当时给了我

    你的电话,医生,非常感谢。”

    当时,她正一字一字记录他的详细描述,视线里,皆是平常认真严谨的工作态度,短发挽至而后,是她习惯性的动作,直到他说出谢谢,她抬起眼帘,指尖微顿,看向了他。徐悠白白净净的脸上多少还有些惨白,刚恢复过年,不可能就气色红润,小青年的俊秀脸孔,抿着唇,正人畜无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