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71章医者父母心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他嘱咐过徐悠先把她带回公司,之后一起和他回去。

    但是直到现在,都没有人影。

    十几分钟再次过去——

    墨霆谦看着手腕上昂贵的腕表,心中的疑虑早已经将他的理智渐渐埋没,而他尝试过电话过去,可却只有一阵旁白的人工女声。

    男人的眼中有嗔怨,有些烦躁的扶额,原本心里就无比压抑沉闷,只想快快见到她,可是一次次,都是这样失兴的结局,他得好好教教她,以后,没有他的允许,绝对不能乱挂电话。

    划开屏幕,独属于现如今超快发展的网络发达时代,手机里的垃圾短信,电话,层出不穷,总是会有几条看不懂的弹幕弹出手机屏幕上,不管你看不看,总之就摆在那。

    墨霆谦是个商人,经常看的新闻,都是沾边金融圈,所以推送,也大部分都是关于今天哪家公司又倒闭,明天哪家公司在悄悄崛起,以往,但他也极少数点开那些新闻。

    一般这些媒体的消息,在他这儿,都属于是二手的。

    “xx公司今日上市,股价瞬间涨幅12个百分点……”

    “江山易主,顾氏于20xx年x月xx日转乘于墨氏旗下,如今,墨氏已经跻身全球福布斯排名前五十,可谓是可喜可贺……”

    “距离xx街疑似恐怖分子组织有预谋暗杀行动曝光……”

    三条弹幕,停留在了男人的手机上数分钟之久。

    他恍恍看了第一条消息,见那标题,立即就不想再看接下去的消内容了,随后更是点了一下删除,所有的消息,就这样忽然之间全部没了。

    目光在接触到第三条信息时,眸光微眯,但是来不及不了,他已经删除了,无法再将其复原。

    不会的。

    他的内心默念着这三个字。

    没有深想,墨霆谦却控制不住自己不得不往那边想,h市百年向来和平,这里有全国最好的警察,因为是经济中心,所以,国家对于这儿,把控的十分安全。

    出现恐怖袭击这些事,简直闻所未闻。

    墨霆谦怒气沉沉的捶了一拳桌子,“这个废物怎么还没把人带回来!”

    蓦地,在安静的时候,忽然一反常态的转身向外走去。他感觉到自己的大脑现在不受控制,关于那场恐怖袭击,到底无法忽略。

    “电话,给我电话!”

    慌乱的急救室里,徐悠扯着嗓子喊。

    “先生,您受伤了,请先安静下,让我为您包扎。”

    年轻的女医生面色沉着,面对徐悠接近疯狂的寻求电话这一举动,旁边的护士忐忑不安,她格外镇定。

    “先给我电话,我必须打电话给我家总裁,电话!”

    不给电话不配合,女医生算是看出了徐悠的意思。

    自己的身体都不在意,真是活久见!最终,耐不住徐悠的一再恳求,女医生吩咐护士拿来了她的手机,“胫骨是连接下方的支承体重的主要骨骼,腓骨是附连小腿肌肉的重要骨骼,并承担六分之一的承重,你所受的枪伤,压迫到了腘动脉,要

    是再不开始让我为你包扎,轻则在床上躺两个月,重则严重坏血截肢,造成缺血性肌挛缩,你这辈子,就等于废了。”

    手机在她手里,给他之前,说了这番话。徐悠着急的脸上全部都是汗,透明的镜框已经不知道掉哪儿了,慌乱中,他已经无心考虑自己的安慰,在他看来,他这条命在,就是安全了,可是那个人呢,救了自己的霍寒,别那些人带走了,如今下落

    不明,他现在满脑子里都是这点。

    朦胧的视线,直接握住了那个女医生拿着手机的手,“说完了吗,说完了把手机给我。”

    心脏猛地一滞,女医生尽管是带着手术面罩,但是那眼睛在他紧紧握着自己的手时,仍旧观察的出来,紧张了下。

    “要说快说,我刚刚那番话,只是想告诉你你的伤口已经……”很严重了。

    “总裁,是我,徐悠……”

    安静的手术室里,刀子划开了子弹进入的周围肉体,炙热的延伸进去,被子弹的冲击搅的溃烂,周围的肉,焦灼到模糊,一切简直令人呕吐。

    漂亮的双眼满含认真,巧手精湛,医生的细心耐力,徐悠小腿中枪的这部分好在及时割下了那些不能存活的坏死部分,露出新鲜血液,将近三个小时的切割取弹直至最后脚上打上了石膏,这才全部完成。

    “夫人,是我没能保护好你,对不起……”

    直到最后,男人是昏迷的状态,嘴里依旧嗫嚅不止的重复这句话。

    女医生一路下来都听见了他碎碎念的这句,深深的看着他的样子,汗水渗透在她额头,她认真的给他一针一线缝补好。有护士就在耳边窃语,“景医生,听说这次受袭的是墨氏集团的人,你我眼前的这个男人,好像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墨霆谦的护士,听说墨霆谦就在外面,小红刚出去时看见了,长的又高又帅,我也想看看

    h市最有钱的男人长什么样,你快些包扎嘛。”

    “胡闹,医者父母心,我要对得起我的病人,你刚刚是说的什么话。”女医生严肃客气的道。

    护士立刻闭嘴,知道她平时的作风,不敢再说,只内心祈祷这场手术赶快结束。

    的确是结束了。

    在又过去了半小时左右,她终于为他的脚糊好最后一层石膏。

    神经遭受压迫外加骨折,伤筋动骨一百天是逃不了了。

    徐悠被护士推了出去,整个人完全晕眩,起先在手术时会念着霍寒的名字说抱歉,或许是累了,如今只剩下一张惨白的脸,血色淡泊,没有任何反应。

    女医生刚出去时还没来得及摘下口罩,门口,守在那儿等候已久的男人,看见她出来,立刻走过去,冰冷而凝重的气场,环绕他的周身。

    许多目光盘踞在他身上,包括刚刚在为徐悠手术时,待在女医生身边做下手的那个护士,直接看直了眼。

    “他情况怎么样,严不严重?”沙哑而深沉的嗓音,浓浓的担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