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64章这个世界上好女孩多的很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一股焦味,忽然就这么流窜了出来。

    “夫人,什么味道?”

    徐悠的声音,继续在外头响起。

    而他这个人,肯定也是注意到了事情的诡异。

    霍寒听见了这声音,背后,都是密密麻麻的汗水。

    此时,只要她说一声厉千寻在威胁她,即刻,或许她就能脱身,而且,还能让厉千寻不要这么执迷不悟下去。

    “千寻,你别让我真发脾气,放手!我再说最后一次!”

    低着声音,霍寒本着不想把事情闹大的想法,压抑自己此时被他压在身下极其不不悦的心情。

    极度恳求的看着他。

    那双比小鹿还清纯三分的眼,布满湿润的雨滴,对视上眼前男孩温柔却冰凉的眼神,洗涤了蒙蔽在上的一层污泥。

    忽然间,厉千寻将她紧紧拥着,不似刚刚霸道强有力的拥抱,是双手交叉在她背后,害怕她会随时离去的不舍姿势。

    “你这个骗子!”歇斯底里的嗓音,愤怒而又颤抖。

    那样的悲伤,霍寒几乎都能感受的到,她忽然很自责。

    是否,是她曾经没有好好的教会过他这个世界上亲情与爱情,是两种不同的概念,亲情是帮助之间爱,爱情是相互融合需要的爱,不一样的,为何会让他如此深陷弥足。

    “千寻,你听我解释。”霍寒想静下心来好好跟他说说关于爱这个字。

    指点迷津,至少,让他认清自己。

    “你闭嘴!”

    厉千寻厉声呵斥了一句,完完全全,不把她的话放在眼里。

    霍寒被吼的忘记了挣扎,也不敢挣扎,现在他情绪这么激动,不能逆着来。

    渐渐的,她下定决心,双手,主动抱住了他,尽管这很危险,但霍寒看来,可以一试,“冷静点好不好,我们把话说清楚,千寻。”

    像小时候抱着无助的他,轻拍着他的后背。

    果然是个男人了,当初,她轻而易举就可容纳他的身子,给他无限的安全避风港湾,现在,他已经强大到独揽一面。

    甚至抱着他,都有些吃力。

    厉千寻的眼底全是阴沉,纵然她抱着他,他静默的两只眼睛,宛如死海,寒如深渊,毫无生气。“千寻,我们是亲人,这一点,这辈子几乎都无法再改变,在我心里,你已经是我的弟弟了,我无法做到跟我生活在十几年的人我们俩突然要换掉这个身份,这无论如何,都让我很难接受,我趋向了这种安

    静,打破我心里的这种安静,无疑于是让我改变人生轨迹,我会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走……”

    “有我带路,你怕什么?当初你指引我,现在一切换我来,不行吗?”

    厉千寻没有丝毫犹豫就接上她的话,扣着她的肩膀,紧的令人发崩的力道就跟快要捏碎了她一样。

    霍寒顿觉心累,更是疲惫。

    那种央求的神色,他极少露出这样的目光,即便是唯一能与他亲近的她,也是头一次见厉千寻的眼神,会这么的让人产生怜悯。

    真是令人无法拒绝。

    他的眸子本就是极其少见的微湛色,像混血的眼睛,蓝色是忧郁的,到他这儿,常年脸上除了沉默冰冷,几乎见不到第二种神色,整个人已经快接近抑郁了。

    “千寻,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你不能这么想,会害了你自己……”

    霍寒继续想解释清楚,奈何,说出去的话,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你就不能按照我给你的人生轨迹行走吗?我为你做好的安排,会让你活的比现在有尊严多了,那天我就看见了,你在那个所谓的墨霆谦那里能得到什么?连做主的权利都没有,你的骄傲呢?被什么东西抹

    去了?还是说,现在这样受着他给你的指令,连出去身边都必须有人跟着,时时刻刻汇报你在哪,这样过的苟延残喘,没有一丝空间,你很乐意这样的生活?”

    情人眼里出西施,在自己爱的人面前,都会不自知的放低自尊。

    霍寒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就属于这样,她现在的状态,的确也有些难以捉摸,可是,这和他的事情,是两码事。

    即便,她再和墨霆谦有什么隔阂,误会,也不会牵连到他身上,她会约束好自己,也会很好的保护他——厉千寻。

    事情已经够糟糕,她不会给他任何的肖想,徒增误会。听他说了这么多,霍寒深深的哽咽了下,想了想,“不是的,我和他之间,和你说的不一样,让徐悠来,他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我几次一个人出去,总会出事,这样的后果,心脏是承受不了的,如果他真

    的不尊重我的意见,他就不会让我来你这儿,但凡他要是真的一点权力都不会给我,我也不会觉得他是个我可以依靠的人。”

    “可以依靠的人……呵!”这六个字,厉千寻几乎是重复了一遍,话音之中的可笑,蔑视的嘲讽,让霍寒心里都不是很舒服。

    在她眼中,她的事情,她还是能分辨的,不至于谁对自己好,谁对自己差,这种事情都分不清。

    “你别胡闹了,好不好?千寻,你听我一句劝,这个世界上好女孩多的很,会有一个很好很好的女孩能对得起你所有的好,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包括我不能给你的,因为我不配。”

    也不该是她。

    霍寒埋首在他的颈间,双手掩面,整个肩膀都在颤抖,眼角处缓缓有湿润的东西溢出,落在了他的锁骨上,沁凉沁凉的温感。

    她感觉到全身都无力了,该怎么办,说完了想要说的一切,却还是无法将他拉出来。

    她真是没用,连说句爱与不爱,都没有勇气。

    那滴眼泪,顺着他的锁骨,往心脏的地方延伸,左心房,那么的冰寒,“万一没有呢,我一辈子都只想要你,该怎么办?”

    他会疯掉的!

    “不会的,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相信我,好不好?”

    仿佛,她在让他不要放弃求生的意念。

    直到屋外,人已经拍门拍了许久,霍寒猛地想起,还有徐悠。

    “听姐姐一句劝,好不好?”

    “姐姐?呵。”他从不会叫她这个称呼,很奇怪,从小到大,都没叫过她姐姐这个称呼,就算是她几次对他示好,他也是连名带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