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63章听话,你先松开我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要是商业文件,他都觉得简单,这些东西,竟一窍不通。

    “你先把这些洗好,拿水过一遍,把藏在里面的沙子虫子全部洗掉。”

    “哦。”

    霍寒拿出了鱼鸭,鸡肉来。

    这些东西,他肯定不会喜欢碰,腻腻的,又油手。

    霍寒将东西全部洗干净后,放在了刚刚洗好的锅碗瓢盆里。

    她全部都洗好了,发现厉千寻将菜也洗的差不多。

    但是,她看着那些菜,总觉得,怪怪的。

    有一点不用怀疑,有洁癖的人,做什么事情,都要做到极致。

    “洗的好干净,不错。”

    得到她的夸奖,厉千寻没说什么,只是眸子略微明亮一些,连同耳根子,也有些粉粉的。

    “我的天,真是一粒沙子都没有,千寻,你洗了多少遍?”

    “十二遍。”

    “……”

    霍寒算是懂了,为何,她会第一眼觉得那些菜怪怪的,颜色完全变了。

    “不用洗的那么细致,两三遍就够了,菜里面的维生素要保留,洗太多,会破坏掉。”

    “不是你说要洗干净?”

    霍寒推着他的后背,“好了好了,开始做菜吧,来,我教你怎么炖汤。”

    厉千寻享受着被她推的这种姿势,一直静静走着。将洗好的鸡肉放在了汤锅里,霍寒拿着需要的佐料,分门别类摆在他面前,“看清楚这些东西了吧,全部放进去,然后,把汤锅炖鸡调成半个小时左右,等盖好锅盖,等时间到,就能出锅,加上盐,你从小

    到大也不爱吃酱油,就不用了,我爱加一点,润色用的……”

    看着她将鸡安置好,告诉自己方法过程,厉千寻没说话。

    “现在学炒菜,过来。”

    下意识的,她像小时候一样,拉起他的手往自己身边带,无意间,总能闻见她身上淡淡的幽香。

    此时厉千寻老老实实在她身边,被她当做幼稚园小朋友牵着。

    侧目虚觑,就瞥见了她鬓边的碎发,遮住这张好看的脸颊。

    他拾起手指,微凉的指腹,触碰到她柔软的面颊,“你干嘛?”

    霍寒想躲开,被他抓了回去,“别动,你头发掉下来了。”

    指尖触碰上她的耳垂,将几根乌黑柔软的发丝别上,动作僵直中,包含耐心与细腻。

    “好了,来学炒菜。”

    “……恩。”

    “来,看我怎么做的。”

    厉千寻默默看着她对那些食材挥斥方遒,嘴里的话语,他安静的听着。

    做芹菜炒肉时,霍寒将炒的差不多熟的菜最后几下给了厉千寻,笑嘻嘻,“来,你自己试试,尝尝做菜是什么感觉。”

    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一个洁癖严重到一把芹菜要洗十二遍的人,怎么会忍的了碰上油烟之类的。

    “快点!”

    霍寒干脆直接强硬的塞进了他手里,然后,手,像小时候教过他写字一样,覆盖在他外掌,从前能包住他整个小包子拳头,如今,只有被他包住的份儿。

    虽包裹不住,但是,动作还是能勉勉强强教他怎么翻炒。

    “学会了吧,就是这样。”

    厉千寻笨拙的重复同一个动作,稍有不对,霍寒重新在他身旁教会他。

    “不对,不是这样的,你那样会把菜全部翻出去。”

    看了他几次有些故意作恶的样子,霍寒真怕自己做的这顿菜,就被这个捣蛋鬼毁掉了,“锅铲给我,我来。”

    厉千寻二话不说给了她。

    “你啊。”接过锅铲,霍寒无奈的说着,这家伙就是不想脏了自己的手,不愿碰这些柴米油盐。

    可是他不碰,又不让别人碰,饿死怎……

    忽然,所有的情绪,停滞在了这一刻。

    腰身,被身后的男孩紧紧的抱着,像守护自己最心爱的玩具一般,那种力道,让她有些慌了。

    锅铲登时掉在了锅里。

    “千寻,你别这样。”霍寒挣扎,被他抱的更紧。

    “我不想学这些,我想让你帮我做一辈子的菜。”

    他按着她的手臂,凶凶的环住,下巴枕在她的肩膀上,尖细的下颚,削瘦至极,弄的她都有些疼,像一个钉子,直挺挺刺在上方。

    “听话,你先松开我,菜要烧糊了,我特意给你做的。”

    背对着他,她轻哄着求他不要继续胡闹下去,声音尽是柔和,可偏偏,招来的是他忽然紧绷断弦般的质问。

    扳转回她的身子,此时相对而视,她横起手臂,阻隔两人之间的距离,腰,依旧被他紧紧擒住,“你带着他的秘书来不就是放心不下我,怕我对你做出什么来,既然这么怀疑,为什么又要来?”

    霍寒的脸上难为情又尴尬,不是的,事情不是这样,但是她不能说这是墨霆谦派来的。

    “我不是说了他认识你这儿吗,所以我将他一同带来,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千寻,听话,先松开我好不好,我们不能这样。”

    厉千寻不松开,身子更向前倾,女人只能往后退,腰磕着流理台,疼是疼,但不及现在心里千分之一的疼。

    “不做点什么,我是不是对不起你今天主动来我这儿,还带着个人故意防我?”

    说话时声音的呼吸喷薄在她脖颈附近,雪白的肤色,锁骨精致。

    他的身高如今比她高出的可是两三个人头,俯视下去,雪白的软玉组织,透着领口微敞开的缝隙,清晰可见,内衣是淡紫色的,

    可是,厉千寻的眼神即刻微眯,锁骨之下,他望见的,除了能让他无法忽视的美好,还有一枚枚红色的印记,新鲜到他只想把她扔进池子里彻底清洗干净!

    “你一大清早和墨霆谦是ml后来我这儿的?”

    这个问题,霍寒瞬间脸上又红又白,发现他睨着自己的胸口,立刻包裹的更加严实,并没有正面回答他这个问题。

    “我和他结婚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不说是吗?好!”

    即刻而来,厉千寻扣紧她的下巴,将她压在流理台处,他疯狂的找准她的唇齿,侵蚀她的朱唇,死命想掩盖掉她全身都沾染上属于别人的气息,怒火攻心。

    “厉千寻,你再敢这样,我叫徐悠了!”

    霍寒倒在身后,拼命推开身上的他,又气又羞。

    “你跟我说,你会离开他,你不能怀孕,墨家会留住你?回答我,你是不是爱上墨霆谦了!”

    声音很大,以至于,外面的人都听见了动静。“夫人,您没事吧,需不需要我帮忙?”徐悠凑在门口,耳朵里,听不真切声音,但他的直觉在告诉他,肯定是不好的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