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56章小情侣又闹矛盾了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厉千寻走后,墨霆谦就来了。

    实际上他刚刚就在不远处,更是看清了两个人一直在谈话。

    但是当时他是身缠应酬,根本不能脱身。

    这时霍寒就在眼前,怎么不会问问,“刚刚你们在说什么,我看见,你拉拉扯扯的。”

    当时,她扯了几下厉千寻的衬衫。

    “能有什么事,我问他手怎么样,他说没事啊。”

    当时,也有厉千寻拿出手,摇摆的姿势。

    墨霆谦想起来,信了。

    “就这些?怎么又走了。”

    试探的怀疑她眼底的视线,女人一脸坦然,没有丝毫在意,“他说这儿不好玩,我说过几天,我去给他做几碗鸡汤补补身子,他说不用,我再执意,看他脸色好像极不愿意,就离开了。”

    “哦,还说了这个?补身子?”

    唇齿之间,有股不爽的意味淡淡肆虐气氛,凌迟霍寒的五官。

    视觉,嗅觉,都从墨霆谦的身上探索到了极其不舒服的样子。

    “这你也要计较?有意思么?”

    霍寒别开脸,偷偷深呼吸了几下。

    他扭转过她的身子来,点了下头,“我一直都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别这么小气,我和他现在算是和好了,过去的一切,既往不咎,再纠缠也没意思,他又害我又救我,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救我多还是害我多,反正现在也不重要了,我以他姐姐的身份给他炖鸡汤做顿饭,

    这没问题吧?”

    瞧着她这么坦诚,墨霆谦低低哂笑出声,扭着她的下巴,看着那张涂上了直男斩色号的唇,想尝尝什么味道,“你这个姐姐,还挺称职,做你弟弟,是不是很幸福?”

    霍寒看着眼前的男人有些“无理取闹”起来,唇挪开,“那做我男人的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还没弟弟好,弟弟起码有鸡汤喝。”

    “……”

    “你够了,太无聊了吧,还有这么多客人,故意拿我开涮?”

    霍寒觉得真服了他了,幼稚的男人,他到底想干嘛。

    墨霆谦抿了口酒,唇腔里,都是酒的醇香。

    接着,就堵住了她的唇,来的突然,女人抵抗不了,何况还有这么多人,她又羞又恼!

    偏偏不能做失态的事情,任由他吻着自己。

    “等宴会结束,继续。”

    吻完,在她耳边遗留了这么一句话。

    男人吻完,就像个无事的人,“我去招待其他人,安分点,少和其他男人拉拉扯扯。”

    所以,这一切都是他在惩罚她刚刚和厉千寻拉拉扯扯?

    “墨……”

    墨霆谦冲她一个眨眼,转身和宾客谈笑风生。

    “王八蛋!”

    捂着肿胀的唇,霍寒气的直咬牙,也不嫌害臊。

    吻完就跑,留她跟个傻逼一样站在原地不知道往哪里去。

    好在,还有自己的好闺蜜。

    霍寒几乎是盯着周围诡异的眼神发着红脸走来的,刚刚墨霆谦吻她时,很多人都看见了,那些嬉笑的眼神中,有极多的,都是看笑话,当然,她知道都是善意的。

    小夫妻调情,谁不喜欢往前凑上两眼。

    唐小柔一个蔫蔫的。

    “喝一杯?”

    拿来两杯香槟,霍寒给了她一杯,自己一嘴喝下三分之一。

    有些口渴,就当水喝了。

    结果让她没想到,唐小柔一口气喝下了。

    “我天,你疯了,不噎死你。”

    霍寒随即立刻拿来手帕,还是厉千寻递给她擦蛋糕时的手帕,顺带给唐小柔也抹了几下。

    见实在是不能用了,她便扔进了垃圾桶。

    “咳咳……咳咳咳……”

    刚刚喝完一大杯香槟的人,此时正剧烈咳嗽。

    这让霍寒又气又恼,简直是自作自受。

    “你看看你,喝那么急干嘛,呛到了吧。”

    一整个晚上,唐小柔都兴致乏乏的,“呛死算了。”

    这回嘴的力气,怨气不小。

    “呛死有人该心疼死了,你这又是何必,闹矛盾了就把话说清楚啊,自己一个人闷着,真是傻丫头。

    ”

    须臾,唐小柔就开始呜呜呜的哭泣,抱着霍寒,就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就知道哭,怎么平时一脸笑嘻嘻的,快说,到底是谁欺负你了。”

    “呜呜呜……”

    唐小柔红着两只眼眶,眼眶里,都是豆大的眼珠滚落下来。

    这哭的跟个受伤的孩子一样,霍寒还是头一回见她哭这么难受。

    动作轻拍着唐小柔的背,暂时不问她,就陪着她静静流泪。

    大约流泪了十几分钟,估计真是把眼泪流干了,唐小柔渐渐停止哭声。

    “诺,擦擦眼泪鼻涕。”

    纸巾递给小女人,小女人一把抓过去,胡乱往自己脸上塞,用完后,鼻涕还没擦呢!

    “还有没有。”一下一下啜泣着,唐小柔问。

    “我身上没了,桌子上有,我再去帮你拿几张来。”

    “去。”

    这声音,要多镇静有多镇静,仿佛刚刚哭的那样震天地,泣鬼神的那个人,是别人。

    哭过之后,看她情绪好了许多,霍寒无奈的笑了笑,“你啊。”

    拿来纸巾时,结果看见唐小柔的身边,不止她一人,还有另外一个人,除了容澈,也不会是别人了。

    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容澈蹲在小女人膝盖前,两只手臂,团团围住小女人的腰肢,禁锢在自己双环中,紧紧的靠在他身上。

    纵使容澈蹲下来,也比唐小柔要高许多。

    最萌身高差,不是可爱,是真萌。

    “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总是看见自己看见的,有些事情,看见的不一定是真的。”

    “那你说什么是真的?装作没看见吗?都是些恶心死人不偿命的东西,别给我看,他妈恶心。”

    “恶心,对,是挺恶心的。反正我小女朋友的最好看。”

    “别嘴贫,你也恶心死我了!”

    霍寒看手里的纸巾,怕是没必要再送过去了。

    于是自己静静的蹲在一旁,看着那两个人打情骂俏,这场景,忽然让她想起来就跟那日在“魅”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最后还是男人哄着诱着。

    “唐小柔,你可真是祖宗喽,让人家哄着。”有时候她还真的羡慕这傻丫头,容澈是个脾气不错的人,从没见过他生气什么,有商有量的,可比墨霆谦那个大男子主义的男人强多了,现在都是好言好语说着,不知道唐小柔这几日到底在跟人家闹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