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52章没用的威胁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此番话,墨霆谦听见,忽然,动作稍稍顿了顿。

    手里拿着的蛋糕切刀,松弛了一二分。

    “爷爷还有什么不满足,许个愿,我帮你一一实现。”

    他用湿纸巾擦拭了下手因为手里沾了好些奶油,甜腻的奶油味,最容易腻手了。

    老爷子笑了笑,摇摇头,说,“不必了,今天我就很知足了,什么事情,放到以后再说。”

    “今天是个好机会,爷爷确定不把握?”

    老爷子觉得自己也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了,刚刚还对他满是恼火,如今,就换了另外一副语气,着实少见。

    “霆谦,你该不会是还在怪我?就算我今天最大,这次,不许跟我置气。”

    老爷子说了许多,话里的意思,都是希望墨霆谦能将这次的事情,统统放过,不要再介意。

    话虽如此,可是触及到了墨霆谦的底线,那事情,不管对象是谁,轻轻松松过关,没那么简单。

    他的语气冰冷,言语凉薄,“若是您一次次逼着我让我离开这儿,我相信,不久后,您老就能看见,不急这一时。”

    “霆谦,你这是什么话,我几时说了要让你离开,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那您老是何种意思,爷爷,厉千寻这辈子,我都不会接纳,话我放这儿,就是下辈子,再说。”

    墨霆谦切完蛋糕后,再没转身看老爷子,只有老爷子一人立在上面,满目疮痍的看着墨霆谦,眼底下的疲惫无奈,到了一个极致。

    台下,墨霆谦准备找霍寒,结果不期而遇另外一个人。

    先前就来了的。

    “慢着,还记得我来时说过的话吧?”

    沈之愈就守着他下台,一有动作,紧跟而上。

    被看似是洽谈的氛围,实则,是被阻挡了去路。

    墨霆谦凝视着他,“有本事自己去找,没有规定她就一定要在你这儿,或许,她自己躲起来了。”

    “哦?是嘛?”

    沈之愈脸上的不相信,写满一整张犀利阴沉的脸。

    “可为什么我手底下调查的人,都说在你这儿?”

    “那我是不是也能说在旁人那?”

    墨霆谦回复,声音格外的冷嘲。

    他心情不爽,跟着语气,也会降低一二分。

    原先就与沈之愈气场不符,现在,更是跌至谷底。

    “所谓的旁人是谁,可否告知一二,我也不用来你这儿。”

    沈之愈咬文嚼字,也是说起了文字游戏。

    墨霆谦凉笑,“自然是这世上之人,藏一个人,就是希望她不被人找到。”“墨霆谦我警告你,”沈之愈的语气突然加重,脸上的不耐烦,明显指向性严重,道,“我现在必须要找到她,这件事你最好不要插手进来,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我告诉你,要是在我离开之前你还不放人

    ,这里,别怪我心狠手辣。”

    他大手一挥,忽然就向墨霆谦扔下战书,这速度快到,让墨霆谦,急蹙眉宇。

    果然是骨子里的神经病。

    这样偏执的变态。

    “你找到她有何打算,告诉我,姜婉烟不应该是个最无用的人么,这么急着找到,一定有所目的,我或许能网开一面,成全你。”

    他的回驳同样轻佻,一度让沈之愈微微愕了愕。

    数以几秒,短短时间之内,沈之愈的声音似要失控自己的脾气,“这不关你的事,我只要她人,给我交出来。”

    “你有权扣押她,我也有权力,结果是待在我这儿比待在你那儿更舒服,这是她的选择,不是我的,何况,这也是我答应她的……”

    条件。

    “她现在对我来说很重要,我需要她来帮助我一个很重要的人。”

    沈之愈飞快说出事情的解释,虽然模棱两可,但是这令墨霆谦,心陡然沉下。

    第一次他清楚的认识到真的还有太多没了解到这个人内心深处里的兽欲。

    他现在,真的有必要要好好调查清楚过去的事情。

    “我不会放人,除非,你自己能找到她。”

    纵然沈之愈说了,他仍旧是甩下这句话,结果,可是把前者彻底惹怒了。

    “看来你真的是嫌这场晚宴,过得太顺利了?”

    威胁警告的意思不言而喻。

    依照他,能立刻让这场晚宴,在这一刻,制造出恐慌。

    “你感动么?”

    勾唇,哂笑,墨霆谦道。

    似乎并没有觉得那是威胁,而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跳梁小丑的做法。

    他没有在忌惮他话里对他的威胁。

    “你的意思,就是想看看,我能不能现在毁了这儿?”

    “沈之愈,我和姜婉烟做了一个交易,她知道如今自身难保,只有我能与你抗衡,利益很丰富,于是我就答应了。”

    一字一句懒懒的说着,骤然间,将沈之愈的怒火提升到了最高点,“这个贱人!”

    脚底旁,一把椅子登时被男人踹到肢解,可想而知沈之愈的愤怒有多严重!

    “还需要我细细再言清?”

    “很好,拿那件事换自保,行!还是做出了这种事,看我找到她,不弄死她!”

    恶劣的口吻,犹如嗜血的野兽,充满了残暴。

    “看来这件事,是真的了。”

    口吻充满了可笑的意味,得知事情的结果来的如此简单,墨霆谦只觉得讽刺,他不禁在怀疑过去,究竟有多少事情,蒙蔽过他的眼睛,是如何一点疑心都没有?

    起初他甚至是觉得姜婉烟这个女人又是在撒谎,她的话,八分不能信,没想到,这件事,是非信不可。

    “不想惹出乱子,可以选择离开。”

    “墨霆谦,你别以为你控制的住我,这件事,纵然捅出去了,你以为我会在意?”

    “你不会在意吗?若是不在意,又何必一直被她揪着这件事,不敢下手。”

    那一瞬间,墨霆似乎看见了沈之愈眼底下的闪过的一些清楚的释然,这件事纵然会威胁到他,但是他细细一想,依照他现在的境地,谁动的了他?

    莫非,那个女人在暗中,还是,隐藏了一些?这么一想,他心里五味杂陈,姜婉烟这个女人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没有全部说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