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50章信,你说的我都信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老爷,不好了,是少爷来了。”

    老爷子这边的人急匆匆的赶来通风报信,还没反应过来,刚来通传,墨霆谦就已经后脚踏进。

    “你说……”

    回响在耳边的,是佣人心急如火的声音,更是蓦然间,让老爷子抓紧心脏,久久无法得到喘息的惊魂未定。

    是的,墨霆谦因为担心老爷子出什么事,这会儿人都不见了,肯定是被什么事耽搁,要是是好的还好,不必担心,要是是坏的,肯定是不愿意发生这些。

    结果,就在老爷子刚说出那个你字,后面那个字在后面紧跟而上之时,两道身影,重新的猝不及防,“你,你们怎么就出现了?”

    几乎是瞬间,便就看见霍寒大惊失色的面容,“千寻,你,怎么会来?”

    厉千寻的身影,就站在老爷子的身旁。

    对于这句话,原本在看见她时内心很高兴的厉千寻忽然愣了一愣,“不是你叫我来么?”

    虽然,也有些略微摸不着头脑而产生的暴躁。

    说的他就像是蹭着要来的。

    他的话刚落,老爷子便面色焦虑了下,立刻道,“是我让他来的,这是我的生日宴。”

    此话一出,同样愕然的,是厉千寻,霍寒与墨霆谦三个人了。

    所以眼前的事情,也很好理解了。

    “我不是说了……”

    墨霆谦刚往前一步,嘴里,话还未说完,霍寒紧急拉住了他,“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被牵制的墨霆谦,身子逐然有了许多的僵硬,眸底的深邃浓稠,一如他姓氏这个字,简直黑到可怕。

    聪明如厉千寻,怎么可能一点发觉都没有。

    早已经猜出来所有的事情。

    “你说的当真?”

    他看向霍寒,眸子,似有若无轻睨墨霆谦,显然,他更愿意相信墨霆谦那个眼神。

    对他有着浓浓的不屑一顾的冷漠

    这是邀请的意思?

    呵。

    “当然,我很开心你能来,今天是爷爷的寿宴,咱们,算是一家人了,不是吗?”

    或许,这不难从霍寒的意思里,理解成厉千寻也是在潜意识里,承认了她和墨霆谦之间的关系,他作为她唯一能来的家属,现在,算是个放弃成了。

    想归想,有些事情,就是一辈子都不能如愿。

    在别人眼中风轻云淡,在他人眼里,狂风暴雨。

    “你怎么知道跟我联系,这些时日,我都没怎么露面。”

    能联系上他,倚靠她一个人的力量,这不可能。

    看墨霆谦这个态度,更加不可能。

    有些事情拆穿,真的再简单不过了。

    霍寒的脸上,明显挂不住。

    “好了,都别再说,这是我的主意,我想怎么做,都是我的想法,犯不着与我抗衡,和其他人更无关。”

    老爷子出声维护,霍寒这时也下台,不再参与其中。

    “您的想法,一如既往的,就是喜欢打自己的脸。”

    墨霆谦说道。

    “霆谦,这件事我有时间,会和你解释,我邀请的这孩子,即使你和他之

    间,过去有什么,因为霍寒,也都过去,不要再说了。”

    “您老说过的话,何时能兑现一次,爷爷,您一次次如此,令我很不知道,该拿您怎么办好。”

    墨霆谦的语气,满满都是幽怨。

    怒意横生,胸腔里,都是爆发的浓浓阴沉戾气。

    蓄势待发,像一口被牵制的狮子望着想要撕碎的东西,已经,狂烧横起。

    好在,是霍寒一直在旁,将他牵制的极好。

    “霆谦,今天的事情,我说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这是我的好日子,我不想听见一句让我不开心的话,听见没有!”

    拿出了掌舵者的威严,霍寒在旁,力道,更是小心翼翼拉紧墨霆谦的衣服。

    这意思,再明显不过。

    千万不要动怒!

    ……

    ……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墨霆谦的力量,在暗中加剧,让霍寒一度都有心无力。

    她可不想在外人面前,让人看墨家的笑话,一家人争执起来。

    “别说了,就按照爷爷今天说的,要算起来,千寻还是你的小舅子,嗯?”

    小舅子,三个字,简直是笑话。

    在某个人眼里看起来。

    “不请自来,去留随意。”

    摔下一句话,墨霆谦的目光,如利刃,对准厉千寻,语气十分压迫。

    霍寒有时候也不理解,为何墨霆谦一遇见厉千寻会这么生气,就是注定了两个人是仇人一样。

    纵然先前有诸多不愉快,也的确是厉千寻的错,但是要恨,那个人也是她,他这么恨,是为了什么。

    “看来我今天就是不应该来的,说话阴阳怪气,是这个意思吗?”

    厉千寻懒懒坐在沙发上,耸肩,挑眉,恶劣的唇角勾起恶劣的笑。

    他像是有意要挑起什么争端的意思。

    “千寻你闭嘴,我们没有那个意思,你来了,我们都高兴,今天是大好的日子,别这么浪费时间了,好不好?”

    “霍寒,你说实话,是你让我来的么?”

    他问,接着,“你要说是,我就相信你。”

    那一瞬间,霍寒失去了回答的能力。

    心脏的某个位置,强烈的窜跳不止,回答是……

    她内心有两个声音,争的头破血流。

    咬牙,嘴角几乎快破皮,“是,是我让你来的,和爷爷商量过,因为我觉得,现在,我只有你一个人,好歹,我的身后,也得有人来捧个场,孤身一人,太寒酸了。”

    看见厉千寻那双眼睛,有什么东西,忽然陨落深沉下去。

    深色异于常人的眸色,蓝色之中,黑色参半,抑郁又深沉。黑发遮住他漂亮的过分的一双眼睛,高鼻硬挺,常年带着一种压抑的闷青色,晕染在他眼窝四周,很寂静的沉默凉薄眸色,他最让人能记住的,就是这双什么情绪都写在眼睛里的眼睛,但是这双眼睛,也

    是最让人捉摸不透,往往不知道,他究竟真正在想什么。良久,左心房胸口处,心脏跳动的节奏,都能听见,那声音,忽然让人挺心疼的,“好,我信,你说什么,我都信。既然是霍寒让我来,墨霆谦,你这么不高兴的一副样子,是不把她的意思当一回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