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47章根本就没邀请他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墨老爷子真是大度,您都不知道我父母是何种人,连我都早已毫无印象,开口就帮他们洗清,呵。”

    最后那个字,是要多嘲讽就有多嘲讽。

    厉千寻的声音格外的凛冽,带着一股不近人情之味,完完全全的,都是对刚刚老爷子话里的好,丝毫不领情。

    意识到自己的话的确是过分了些,老爷子心里清楚,对一个被父母“抛弃”的孩子,说着后者的好话,显然是不会让人感同身受。

    若是他现在说的是责怪,反而,还会让他坐下来好好谈谈。

    于是,即刻收嘴,“我也是嘴笨,孩子,你终究不是我,我已经是有孙子的人,你却连孩子都没有,这天底下,没有父母是不爱自己的孩子,这句话,我还是有资格说的。”

    厉千寻立起身,双手动作懒懒的伸进两旁裤带,站在客房的透明玻璃前,对于老爷子的话,像是懒的再听一句。

    无奈一声叹息,独属于老爷子的惆怅,邂逅眼底,大约几秒后,气氛明显就陷入尴尬境地,老爷子知道绝对不能再说这些话,否则,下一秒,这脾气暴躁的东西,就会不见了。

    “今日来,是特意邀请你的,听霍寒经常提起你,所以我也一直想见见你,来,先喝杯。”

    说出这句话后,厉千寻的表情,这才好了一些,阴沉的眉,紧锁的缝隙,不再那么明显。

    两杯酒,老爷子刚拿起时,厉千寻的手微微抵挡了下,深邃的眼皮,略微异色瞳仁,“据我所知,您老也有八十,酒还是免了。”

    他客气而又礼貌,和刚刚的不近人情,俨然是两个人。

    老爷子,也是分外意外他的这一举动,笑呵呵起来,眉眼,弯的都看不见缝隙了,“好,好,听你的。”

    他以茶代酒,他手里全是酒,两个人,一个眉开眼笑喝的畅快,一个嘴里含着冷静,喝的平静。

    喝完这杯茶后,老爷子格外神清气爽,脸上的笑意,明显的再不过惊讶。

    “你这孩子心眼不错,知道我一把年纪,喝酒容易中风。”

    “这换做是其他人,都会如此。”

    厉千寻不冷不热的回复。

    “这就难说,心眼是好的,有些,估计还巴不得我这老头子早些踏进棺材里,一把年纪,还在这儿世浪费资源。”

    嘴角一勾,男人揶揄,“莫非是墨霆谦巴不得你早死?”

    “这倒不是,霆谦很孝顺,霍寒也是一样。”

    老爷子飞速说道。

    不过这话,却是招来厉千寻的冷眼虚觑,嗤笑溢出了声。

    ………

    “你说蛋糕什么时候准备好?八层的,我特意给爷爷挑了个岁数谐音的层数。”

    霍寒忍不住问道,他都准备好了,就差最后一项了。

    “先别急,问问老爷子该什么时候上。”

    男人拎起女人身后的头发,扯回自己身边,“瞎跑什么。”

    霍寒对对手指,目光瞄了一眼那蛋糕,那是她最喜欢吃的口味,特别怀念。

    看出她的心思,顿了顿,男人伸手拿来一个蛋糕,“吃吧。”

    他坦然的从上面摘下来一朵花,粉色的奶油,逼真的跟朵真花一样。

    &

    nbsp; “别,等爷爷来了再吃,我忍得住。”她舔了舔唇,把那朵奶昔的油腻重新放回去。

    不能少,否则,就不好看了。

    墨霆谦干脆望了一眼周围,找来老爷子,上蛋糕,许愿望。

    然而没想到,墨霆谦这还没动身,身边,就有人传来消息,“总裁,不好了,是沈总那边的人不请自来了。”

    徐悠前来报告,穿梭在人群之中,面色格外严峻。

    这消息一出,立马,愕然的不止他一个。

    霍寒在旁听见,亦是同样愕然,似乎不敢相信,沈之愈那个人,怎么会这么不要脸。

    “他来做什么,根本就没邀请他。”

    霍寒即刻握住墨霆谦的手,看着他阴沉凝重的表情,示意他不要冲动。

    墨霆谦回握了她,他明白。

    两个人的视线交流了番,旋即,墨霆谦便说,“人在哪,我去见见。”

    “在门……”

    话还未全部说出,彼时的瞬间,就看见沈之愈一身宝蓝色的奢侈西服,胸口,别着一枚胸针,形状是凶猛的野兽,露出上下四颗獠牙,看着十分凶残。

    上面有水晶钻石镶嵌在上,细细一看,原来是头狼。

    一只白色的羽毛,与胸针合二为一,在左肩之下,缓缓抖动而来。

    “有这等好事,怎么不邀请邀请我?”

    沈之愈含笑着走来,拍了拍左肩不存在的灰,脸上锋利的容颜,藏着半丝的戾气。

    来者不善。

    霍寒能感觉到这四个字。

    “请不请都没有这个必要,你不是都来了?”

    “也是,我这突然造访,不会打搅了吧?”

    沈之愈也不客气,此时正有服务员路过,他便拿了杯香槟放嘴边。

    “打搅不打搅,都已经打搅了,不是吗。”

    闻言,沈之愈愈紧抿了下嘴,削尖的下巴,是比女人还漂亮的下颚弧度,露出一个灿烂,却阴气森森的笑容,“看来我还是打搅到了,这不是我的本意,今天来,无非是两件事。”

    霍寒和墨霆谦统一战线,没有靠近沈之愈,在墨霆谦的身边,安安分分的。

    跟个小媳妇儿似得。

    “所为何事。”

    “第一,老爷子今天过寿,我来送份贺礼,好歹认识一场,难道你没跟老爷子说我来这儿h市了?竟然都没邀请我。”

    “第二呢?”墨霆谦即刻问道。

    “第二嘛……”

    沈之愈脸上的表情渐渐消失,舌尖抵着腮帮好一会儿,玩味,五官整齐,没有一丝弯曲。

    眼底下,接近凝固波澜不起。

    头探来,因为与墨霆谦身高相当,两个人说话间,空气略微比人更清新一些。

    在他耳畔,他用着对方才能听见的声音,充满力量,“别装了,我要找个人,你知道是谁,交出来。”

    眸子果然产生了一丝变化。

    形式如同水火不相容之中,各自睥睨睨着对方。这般严峻的形式,空气当中,某种介质,都在迅速冰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