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46章墨老爷子问话厉千寻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拉开车门,脚下蹭亮的皮鞋一尘不染,犹如他的表情,面色死寂泠然。

    毫无表情的脸上,五官锋利深邃,只剩下英俊二字。

    “把邀请函和礼物送进去。”

    冷冷的声音吩咐。

    下车后,他两只手插兜,步履堪称t台男模,脚底生莲,西裤裁剪的尺寸分外服帖他修长的腿,一身清冷又带着凉薄之意而来。

    霍寒与墨霆谦不在门口,自然有其他人代替。

    见邀请函符合名单名字,守护在门外的人,立刻笑脸相迎厉千寻的到来。

    他倒冷酷,看都不看一眼人家,直接板着脸进去。

    这大人物看起来非同一般,急忙,这下人就立刻进去通传。

    人太多,一时间是找不到谁的。

    下人一直跟着厉千寻,让他十分不舒服,口吻冷酷,“不用在我面前转,干你的事去。”

    见他都吩咐了,下人哪里还敢继续跟着,连忙点头,“好的先生,若是有什么吩咐,可以跟我们说。”

    厉千寻已经往里走去。

    不是霍寒邀请他,他绝对不会来的。

    目光,在拥挤的人群里,来来回回找寻那个熟悉的踪影。

    无奈没找到,人实在是太多,无从下手。

    他低声吩咐身旁的人,“不用跟着我,去角落里待着。”

    “是,厉少。”

    旋即,那人告退,他只身一人进入了这片人数极多的区域,觥筹交错,人影实在是繁多,他随意拿来一杯酒,斟上,浅尝辄止。

    “老爷,您要的人已经来了。”

    正在老爷子纠结要不要询问下人时,耳边,陡然听见这个消息,甚是紧张。

    但更多的,是惊喜欣慰。

    “人来了?”

    指的是厉千寻。

    “当真人来了,刚刚李奇在外看见了,我也瞄见了,于是特意来这儿告诉您。要不要……嗯?”

    话里的意思很明显。

    老爷子顿了顿,“霆谦那边在做什么?”

    “少爷和少奶奶在陪人喝酒,一时恐抽不开身。”

    “那好,即刻带我去见他。”

    “是,老爷。”

    下人说道,也是激动的样子,搀扶着老爷子,今天都八十岁了,可这腿脚走的够生风迅速。

    老爷子梦寐以求的,终于是见到了。

    厉千寻看见突然出现的墨老爷子,愕然不已,想了许久,崩出一句,“祝墨老八十岁岁烟顺利,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听见他的祝贺,老爷子那叫一个激动,立刻客气回声,“不必不必,那就多谢了。”

    “哪里,客气的话还是要说,毕竟今晚也是您的寿宴。”

    而他所说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另外一个人。

    老爷子微笑的同时,又不禁格外的隐忍,这般话,要是真心,就再好不过了。

    “霍寒呢?”

    不等老爷子的主动开口,厉千寻,就说出了自己来这儿的目的。

    除了她,他也估计是不会来的。

    “哦你说,霍寒呢?这个时辰,他陪着霆谦在忙活,客人多的很,我老了,不中用,反倒事事让他们亲力亲为。”

    厉千寻的目光,游荡

    了一圈这现场的布置,视线深了沈。

    果然是她的风格,这些幼稚的东西。

    “我想见她。”

    直抒胸臆,开门见山。

    “这……”

    老爷子的心,顷刻之间,坠落了几个深度。

    不是不行,只是……

    “邀请函是她寄给我的,虽然,我不知道她怎么知道我的位置,但是这就是心里有我。”

    他说。

    骤然,老爷子的脸上尽是为难,不说其他的,单单如果让厉千寻现在见霍寒,怕是情况,即刻就会引起牵连。

    他还想好好多看看这孩子。

    “千,千寻啊,我能不能这么叫你?”

    老爷子小心翼翼的语气问。

    “随意。”

    “那就好,我有几句话,想好好跟你聊聊,至于霍寒,到时你自去找她,今天我是老寿星,满足满足我这个愿望,可以吧?”

    厉千寻脸上虽有些不耐,在他眼中,他没有必要答应他,但是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甚是欣慰,老爷子脸上绽放出花儿一般的笑容。

    “来,坐这儿。”

    带领厉千寻来到一间招待客人的雅厢,只有两个人,静静在这间宽敞明亮的房间里,对视。

    起初,老爷子就按耐不住了,“听霍寒说,你们姐弟,相依为命,在孤儿院时,过的可还想好?”

    这是他非常非常想知道的,所以,嘴里忍不住的就问。

    “相依为命……”那张极其漂亮的薄唇,一点唇珠微微一抿,“有她,不觉得苦。”

    的确,是霍寒护着他长大,苦都是姐姐担着,他何时苦过?

    所以,他也才会那么想加倍的对她好。

    这是他一生最重要的女人,他想守护一辈子。

    老爷子算是看出来了,厉千寻对霍寒的感情,简直不是一点两点那么纯粹,是无法估量的深重。

    那……

    到底是在心头叹气一声,老天爷真是够会捉弄人。

    “孩子,你说说,你当年,是如何进的孤儿院,可还记得父母?”

    这个问题,让厉千寻一下子眉头紧锁,情绪上,也有些激烈。

    “墨老爷子,您要知道这些有什么用,难道霍寒没有告诉你?还是说,你没问霍寒?”

    问他之前,不应该将他扒了个底朝天?

    好让墨霆谦来好好坦然坦然对应他!

    “呵呵,呵呵。”

    老爷子极其尴尬的讪笑了几声,用来掩饰自己内心的心虚。

    厉千寻看了看他,言语之间,较之刚刚,重了点,“我自有记忆以来,只有霍寒,其他人,我谁都不认识。”

    父母抛弃了一个孩子,孩子何必还记着他们。

    这个世界,他谁都不想去认识,有霍寒就够了。

    墨老爷子的心,随着他的这句话,更是沉到涯底。

    “孩子,凡事你要看两面,不是你的父母,或许,你也不会见到霍寒,或许,你的父母,也是有难言之隐,没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的。”厉千寻眯眸望向老爷子,话语锋利,“您又如何知道,他们就是有难言之隐?为何世界上难言之隐这四个字人人都爱挂在嘴边?你这么说,霍寒也跟我这么说,做不做得到,拿一句难言之隐来掩饰一切真是太可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