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45章久未露面的他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谁的?”

    破旧的钢笔,一下子就吸引了墨霆谦的视线。

    几乎是瞬间,他伸手而来,上身的衣服还没穿好,肌肉的线条,单独干净利落,光裸着腹肌,格外明显。

    “咳咳……”

    霍寒盯了一眼,不自然咳嗽了两下,理了理头发,“穿好再看吧,不急这一时。

    ”

    他这才低头环视了自己一眼,皱了皱眉,然并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异,其实也是,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了,什么没看过。

    “这谁给你的?”

    墨霆谦则对这根钢笔,警惕注意起来。霍寒走到衣橱柜,给他顺手拿来衣服裤子,放他手里,“早上的时候,众多礼物一起送来的,怕是哪个不能来特意捎过来的,但是有点很奇怪,上面没有名字,也不知道是谁送的,你说要是新的钢笔,这也

    不怪,但是你送一根旧的,还是这么年老的钢笔,这就让人不得不怀疑了。”

    男人一边目光旋转这根钢笔,另一边,接过霍寒递来的衣服后,穿好。

    淡淡问道,“老爷子知不知道?”

    “这倒不知,我还没和他说呢,先来问你。

    ”

    “很好,先不要告诉他。”

    随后,他将钢笔收好,放了回去。

    见他无话,霍寒不禁好奇,“你也不知道啊,我拿给你看,以为你会知道。”

    毕竟,他待老爷子身边最长,她再怎么着,也不可能会让老爷子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她。

    外人终究是外人。

    哪比得上他这大孙子。

    “老爷子有自己的打算,他心里藏着的事,不容小觑。”

    最后的最后,霍寒自然是没问出什么,而那根钢笔,到了他的手里。

    ………

    寿宴是下午六点开始,人陆陆续续就来了,老爷子一身华丽的唐装,看着正经威严,极具最高掌舵者的驾驭风范。

    忘了说,这身唐装,是霍寒特意给他选的,黑红色,霸气又正装。

    来参加寿宴的人越来越多,发出去的名单,来了五分之四,除却一些在国外赶不来的,几乎都来了。

    在h市,墨家的面子,谁敢不赏脸。

    人群中,老爷子笑的格外的喜悦灿烂,为避免他岁数过大站的太累,于是坐在木椅上接受祝贺。

    “怎么样,还行吧?”

    踮起脚尖,霍寒在墨霆谦的身边问道。

    现场的氛围很好,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其乐融融。

    墨霆谦此刻和霍寒正站在门外欢迎,她踮脚,他自然低下头,“做的很好,要什么作为奖励?”

    前四个字,霍寒就已经很高兴,当自己认真付出过后,结果满意,那就是值得。

    只是后面那句话,她笑了笑,“什么叫做作为奖励,搞的我好像做这些有什么目的一样。我可不是为了要你的奖赏,我单纯一片心意,就是要让老头开心。”

    既然如此,再好不过。

    “那好,奖励免了。”他说,这时刚好有宾客走来,微笑相迎。

    霍寒气的差点咬牙!

    但是不能做出什么违和动作,硬是逼着自己咬下委屈,等宾客走后,朝着他说,“你根本就不想给我奖励,呵,骗子。”

    “是你要证明自己无欲无求,我成全你。”

    “……”

    “不行,我做了这么多,再怎么样,你都得夸夸我吧!”

    虚觑,他的视线斜着看向霍寒,忽然戚笑一声,摸了摸她的头,“行了,奖励是么,晚上再说。”

    听到他的重新允许,霍寒喜滋滋的笑了。

    她穿的是水蓝色的长裙,右手,无名指上,钻戒闪耀的让人嫉妒。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不时低头遮嘴偷笑的动作,其他的人看见,都投去羡慕的目光。来的人多数是老爷子的故友,瞥见小年轻窃窃私语,又是动手又是动脚,因为霍寒时不时会被墨霆谦的话气的两个腮帮子鼓起,动作上,自然不肯放过,时不时捶打男人的身上,类似惩罚,这些小动作,

    在那些年数大了的人面前,全成了恩恩爱爱的典型。

    当然,两个人也是乐在其中。

    霍寒时不时故意用手肘戳戳他的身子,把他顶出去,结果总是遭到墨霆谦的反噬结果,窘迫的反抗,可是把聚在一起的老头们看的笑呵呵。

    “老墨啊,你这孙子孙媳妇儿有趣,年轻人真是有活力呢。”

    “可不是,我看啊,这俩急速天生一对,这女娃子长的不错啊,和霆谦算是般配,不知,是谁家的女儿啊?”

    墨老爷子也看了过去,笑道,“都是他自己的意思,我没意见。”

    似乎,是顺带直接掠过那个问题。

    “哦,哦,

    原来如此,看来霆谦的眼光不错,真是独到。”

    老爷子笑了笑,眼睛里,早放下了那些世俗的观念。

    结婚讲究的风俗,在他们那个时候,怕是必过的关,换成如今,其实没那个必要。

    他将责任推给墨霆谦,也好过是他身上。

    “别闹了,去做事。”

    墨霆谦擒住霍寒的腰,在她屁股上轻轻拍了下,耳边警告道。

    咬着后牙槽,女人恨,偏偏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想让他出个丑,结果,自己却屡次栽他手里。

    眼看着人越来越多了,霍寒也意识到不能随意取闹,整理了下头发,随口说道,“都差不多到齐了吧,要不,我们进去。”

    刚好那张名单牌,就在眼前,名字,都不出意外到了。

    墨霆谦淡定了会儿,脚步定格在原地,似乎,还不想离开。

    霍寒挑了下眉,像是在问他,为何?

    怎么不走?

    他并未说话,身子的气息,有些凉薄起来,彼时,就看见墨霆谦走来,握着她的手,“走吧。”

    刚刚做的决定。

    里屋里需要更多的人来维持秩序,若是站在外面,也只是浪费时间,毕竟事先就说好,入场一小时,迟到的,自行解决。

    墨霆谦与霍寒才走几步,被老爷子叫过去了。

    “爷爷,您叫我们啊。”

    霍寒乖巧的走过去,身后,男人双手抄兜走来,向眼前的老头子,一一敬了个礼。

    “介绍你给我这些老战友认识认识,这是个机会。”

    【】

    霍寒不知道这些人叫什么,什么身份,连忙也是一一敬礼,统称爷爷。

    这乖巧懂事的样子,取悦了一行人。

    还有老爷子,几乎在每个人看见霍寒后,都是夸赞不止,自觉脸上有光。

    “这丫头真是乖的让人喜欢,看不出来,能降住霆谦,是有点本事了。”

    其中之一对霍寒赞缪道。

    霍寒转过头,颇为不好意思,看了一眼墨霆谦。

    男人朝她双眉上扬,嘴角笑意轻快,视线清越,很明显,是让她随便说,不要担心的意思。

    “这位爷爷,其实我也没什么本事,感情的事情,就是这样顺其自然发生,说来也奇怪,他根本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前面还好,最后一句话,让墨霆谦脸上的笑渐渐凝固在原处。

    这也引的其他的老头都纷纷哄笑了起来,毕竟年轻人的感情,这些人其实比年轻人还积极。

    “既然霆谦不是你喜欢的,怎么,还是又在一起了?”

    这个问题,可是把所有人想知道的都问了出来。

    墨霆谦与墨老爷子,亦是目光炯炯凝着她。

    前者男人的脸,晦涩幽暗,捉摸不透。

    霍寒悄悄抿了几下嘴,呵,男人!她这么说道,“小时候女孩子总是幻想以后的男朋友一定要是个温柔的白马王子,懂的体恤人,照顾人,给人安全感,直到长大后,才知道,无论在心里许下过多深的愿望,缘分到了的时候,会轻易推翻过

    去所有的一切,你的择偶观,不是条条框框,就是那个人。”

    此时某人听完,嘴角,疯狂的抑制不住上扬。

    墨老爷与其他的老爷子听完,连连啧啧称赞,“这小年轻说起情话来,真是一套又一套,我是不懂什么择偶观,但听着,蛮浪漫的。”

    绕是墨霆谦,走来,轻轻咳嗽了几下,雪白的齿咬着下嘴唇,“所以,良心发现我才是最合适的那款?”

    霍寒想一个喷嚏打过去。

    “这腻腻歪歪的样子跟我家里那对差不多啊。”某个老头开声道,虽是唏嘘,但都是话里满满的祝福语气。

    总的来说,霍寒是刷了一波好印象。

    “各位,寿宴上准备了好些茶点,都去尝尝,站在这儿,可是没意思。”

    老爷子热情洋溢,深深的看了一眼霍寒牵着墨霆谦,转身和自己的老朋友为伍

    。

    年轻人的事情,就让年轻人去做,他老了,做不动了。

    只不过,视线,刻意瞄了一眼大门口的位置。

    那一瞬间,墨霆谦也看见了,不动声色纳入眼底。

    “走吧,去招呼其他人。”

    远行之后,原地无人停留。

    ………

    与此同时,十米开外的黑色轿车中,一席身影,浑身带着冰块般的气息,坐在驾驶的后座。

    黑色漆暗的西装礼服,表情,极其冷酷。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活动了一下筋骨,脖子,跟着也扭了几下,“霍寒,好久不见了。”拉开车门,脚下蹭亮的皮鞋一尘不染,犹如他的表情,面色死寂泠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