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39章大男子主义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这时间过得可真是快呀,没想到一晃眼,老爷子都80了哦。”

    连清初不禁一声感叹,吐槽岁月不饶人。

    记起小时候一同随墨霆谦回去,能看见的,都是那老头硬朗一身的身子骨,乐呵呵又严肃的老是教他下期赛马,什么花样通通玩了个遍。

    现在,怕是饱经风霜,面目疮痍。

    “到时候去跟他说声长命百岁,他会高兴。”

    男人拿着酒,斜视了一眼连清初,淡淡道。

    前者似乎眼神闪烁了下,一缕无奈滑在眉头,“这是当然,老爷子生日,我可得让他老人家乐呵乐呵,唉,只不过真是不好意思,一个人去,不像你们啊。”

    他这条狗,算是可怜到没谁了。

    眼神虚拟的飘了下,紧接着,就是一脚无情的踹来,可是让连清初委屈又心痛。

    揉着被踢的胸口,半天说不上话。

    “干嘛?”

    远处,霍寒不解的看着墨霆谦投来的视线,嘴里塞了块小饼干,目光呆呆的。

    “没事。”

    墨霆谦还是直直的看着人家,霍寒不知她看自己干嘛,脸上忽然就莫名其妙被盯红。

    殊不知,是因为连清初看了她,所以墨霆谦,亦是朝她睨来,不过男人的视线暂时还没收回来。

    相顾无言,汇聚的深意,辗转在二人之间。

    霍寒浑身上下都是崩崩的,感觉很别扭,她在看闹着别扭的唐小柔和哄着小女人的男人,每小动作一下,余光就会瞟见他的视线,每个动作,都机械的不知该怎么进行。

    良久,墨霆谦走了过来,站在她面前,霍寒怔住的瞬间,他缓缓俯身,一张放大的俊脸,在她的额头,如同蜻蜓点水般触碰。

    但是那一下,忽然沸腾了霍寒整个心脏。

    这……他什么意思。

    脸颊,两摸黄昏之后的粉云,逐然上升。

    没事亲她干嘛?

    还有这么多人,羞死!

    “别去看他们,看我。”

    墨霆谦拉起霍寒的手,拉到刚刚的座位上,就是连清初的面前。

    刚刚还吃痛的连清初,心猛的慌了慌,“算了,算了,单身狗就是活该,我懂。”

    “你们在说什么,那对还在闹矛盾呢,要不要过去帮帮忙?”

    霍寒看唐小柔使劲捶遮容澈的胸口,脸上要死要活的,哭天喊地的嘴里都是骂容澈混蛋,什么有贼心贼胆,看小姑娘的果照之类的,气死了,总之,是非要做出个了断的样子。

    不一会儿,又是撒娇求抱,就跟精神分离一样。

    看的她简直心累。

    于是就想,要不要上去帮帮。

    “不用。”

    墨霆谦极快否定了她的主意。

    握着她的一只手,顿了一秒,“你难道看不出来,他们已经和好了?”

    “和好了吗?”

    霍寒不觉得,一个手指头戳向正在不理会,蹲在地上画圈圈的小女人,容澈半跪着一条长腿,在她耳边不知道说什么,但是唐小柔就是不听,捂着耳朵。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

    唐小柔一个脑袋疯狂摇摆,大有一番铁了心不服气的样子。

    绕是容澈,声音好听,磁性清冷,在她耳边,“我错了,是我错了,真是我错了,以后,那些女的,我会拉入黑名单,绝对不再肉麻让你8看见这么失望的一幕,嗯?”

    “容澈的性子还真是不错,懂得服软,唐小柔这个小婊砸还犹豫什么呢。”

    霍寒摸着下巴,一边算是认可了容澈的做法,一边……

    声音逐然顺利的跑进了身旁男人的耳朵里,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视线旋即一个微倾斜,他说,“嗯,会指桑骂槐了,跟谁学的?”

    “什么指桑骂槐,你怎么听出来的,我可没这个意思。”

    霍寒的眼神飘了飘。

    其实两人心里亮若明镜,隔着一层纱,就是透不出光亮来。

    “你刚刚不是说容澈会主动服软么,那我问你,男人是硬点好,还是软点好?”

    霍寒:“………!!”

    “你,你一定是没救了,满脑子都些什么?”

    霍寒塞了块小饼干放自己嘴里。

    墨霆谦,你算哪块小饼干啊!

    “呵,呵呵。”两声皮笑肉不笑的声音,在墨霆谦的喉咙里溢出。

    那笑声里,都是对女人赤果果的嘲笑。

    霍寒只觉得自己很想一脚踹死他,当着这么多人,要不要脸。

    其实还真没人注意她这儿,小情侣在闹情绪,自顾不暇。

    连清初生无可恋,出去把妹,也只有她自己的灵魂在抗议羞耻。

    “墨霆谦,男人不是什么时候都要硬气点,那就是大男子主义了,有时候,软一些,才更讨女人喜欢,知不知道。”

    纠正他刚刚故意引人非非的言辞,霍寒诚恳的说。

    霍寒一个叹息,因为她有些后悔说出来了,不知道这男人,听见她说自己是大男子主义,又会干什么。

    “你说我大男子主义?”

    果然!

    悔啊!“你听我说完好不好?”霍寒咽了咽口水,想着赶紧把话圆回来,拿出一套论据来,“中文名,大男子主义,英文名,male chauvinism,通常而言,所谓大男子主义,是一种理论和一种行为,认为男子应该

    优于女子并控制女子。

    和“厌恶妻子者”不同,“大男子主义者”认为男人应该承担生活中的重要角色,妻子应该满足于她低于男人的地位。

    但大男子主义也是个有弊有利,褒贬各半的词汇,新时代的大男子主义,在除去旧时弊端的同时,保持了男人固有的刚毅和责任,这也是大男子主义者值得称道之处。我并没有说大男子就是不好了。”

    偷偷呼出一口气,霍寒忍住拍胸脯的想法。

    应该是有利有弊,各自为伍,这总犯不着说她故意说的吧。

    “你还挺了解?那你说,我是前者,还是后者?”

    “果断后者啊,这还用想吗?”

    霍寒用手做扇扇了扇自己,偷偷呼出两口紧张的空气,笑道。

    这谄媚的笑容,很可爱。包厢昏暗的灯光下,男人的嘴角,因她紧张的怂包的模样,细细的勾了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