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37章我还不能走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墨霆谦的意思既然是不邀请厉千寻,那就只能退其次而求之。

    老爷子那天也答应了,霍寒当然无话可说。

    毕竟那个男人的霸权主义,还没人可以撼动。

    八十大寿,按照日子,一天比一天接近。

    不疾不徐的正到来。

    ………

    那天姜婉烟的出现,在医院打上了石膏,如今无处可去。

    即便是墨霆谦让她出国,但是她并没有听。

    医院。

    病床前,男人身上的黑色西装死寂而严肃,边角整齐的犹如强迫症,整齐的没有一丝褶皱。

    双手寡凉的姿势插进裤兜,视线,冰冷的望着床上的她,一条堪堪的直线,那深不可测的眼底,泛起一丝起伏。

    “始终不愿离开?”

    “我不是不愿意离开,我说无路可去,我跟你说了那么多,为什么,你还是要赶走我?”

    女人的眸子湿润到了极致,拧干,能沁出一汪清泉。

    楚楚可怜的容貌,看着会令人倍感心疼。

    她的头发长长了,没有刚刚扬起下巴,疤痕的位置,遮掩的极好。

    她欲拿来隔壁桌子上的茶杯,“霆谦,我给你倒杯水,坐下说好不好?”

    “我不是来和你喝水的,你该知道我的意思。”

    伸出去的手解即刻停顿在了空中。姜婉烟含着泪,哭诉说,“原来,你们都这么容不下我了?是,我是做了那些事情,但是我从未想过要害你,即便我在沈之愈那儿得到的是无尽的羞辱,他问我,是否有关你的弱点,我闭口不言,为的还不

    是怕他用这个威胁你,我就是因为担心你才这么做的。”

    “那我该庆幸,你不曾对我有过任何坏念?”

    姜婉烟一时间无话。墨霆谦的声音很高,悠长冷静,深沉苛刻,“你做的都没错,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世界上,对与错,不存在,立场不同,谁的想法都不同,但你知道这个世界,会存在报应二字么?你所做的,

    就是现在,为过去买单。”

    姜婉烟听闻,哭的更是伤心欲绝。

    低泣而声嘶力竭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内。

    这些眼泪,换做过去,或许会心疼。

    “你觉得用你的眼泪,可以洗清过去的一切?”

    “不能……不能。”

    “那你哭什么?你说过那些都是为了自己,如今又是在后悔当初为自己而自私自利的所作所为?”

    姜婉烟忏悔遮目,腥红的眼泪,下坠在脸上分外的明显,满目泪痕,裹着焦虑的悔恨。

    是,心痛到无以复加。

    她承认,的确是自己毁掉了一切,她亲手毁灭的,无法言说的恨意,徘徊在心间。

    恨欲望的加大,已经有足够胜算,到头来,功亏一篑,满目疮痍。

    “我还不能走。”姜婉烟抹干脸上的眼泪,坚定的语气说。

    墨霆谦正低头看着腕表,彼时的瞬间,掀起眼帘,浓密的睫毛,深邃的眼窝,一丝僵滞裂开在漆黑的眸子里。

    在不悦她的言语。

    气息上,没有任何的起

    伏。

    墨霆谦转瞬走在她身前,与之对视,眼底,有太多的不得而知。

    他问,“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毕竟那天,她已经给了他一个天大的“惊喜”,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惊喜”,不排除她心里还藏着事。

    这个女人,比他想象的,要深的多。

    如果有,一定是比那天的事情更不为人知,而不为人知的深度,就是她还没亮出这张底牌的作用。

    “我不能告诉你,告诉了你,我身上,一点密码都没有了,我是死是活,你们都只会不闻不问。”

    她要把握住,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活的下去。

    既然没有立脚跟的地方,她自己杀出一条血路来。

    “一千万,我护你出国,告诉我。”

    条件丰厚,没有犹豫的给出。

    姜婉烟笑了笑,凄冷悲悯,“这么多钱有什么用?我的命要是没了,让谁来花这笔钱?”

    “逃出国,没人找的到你。”

    “不,他能找的到,他会杀了我。”

    墨霆谦忽然明白了什么。

    眸子微眯了眯,打量她刚刚那句话,“所以,你和沈之愈的手里,是不是都有双方不可告人的秘密?”

    互相牵扯,谁也动不了谁。

    以至于她还能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

    他忽然有些明白了,难怪,心里总是有不对劲的感觉,沈之愈会不动她,留着她,按照他往常的行为,看不上眼,觉得碍事,无论是人还是东西,一定除之而后快。

    不会一直放着留着条命让其呼吸。

    到了姜婉烟这儿,他只是用手段不断的折磨她,逼死,令其崩溃。

    原来,是有把柄落在她这儿。

    “你们互相算计的结果,到最后只会是他赢的局面。”

    “我知道啊,我肯定是斗不过他的,但是,我也没办法,我只能这样继续下去,我要活着。”

    墨霆谦对此有些无话可说。姜婉烟自嘲自讽道,“是我贪心不足蛇吞象,早知如此,我当年离开沈家,就不应该再靠近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我有这件事保命,不插进来,他也不会追踪我,但是现在,他恨我,将过去的一切又重提,

    让我日日夜夜不得安宁,我真的快被他逼疯了!”

    “他想让我活着,却要比死还痛苦!”

    沉默如墨霆谦,听着姜婉烟的哀嚎,内心延伸出了一抹冷然。

    这抹冷然,是对她哀其不幸,怒其强争的下场。

    或简而言之,活该。

    “霆谦,相信我,这件事,对你,也是有好处,这一定能将沈之愈打败,这是他的死穴,你有了这道护身符至少,他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相信我。”

    极力的劝说,姜婉烟不断言说其中的好意,但是,就是没有透露出一个字。

    这是她最后的筹码,要用到恰如其分,那绝对保险再保险。

    “你说的如果是假的,我信了你,这是我的损失,毕竟一张嘴,能天花乱坠出很多事情。”

    这是在含沙射影她满嘴里都是谎话?姜婉烟忽然觉得有那么一刻自己真的很无力,就因为当初,她说过的假话,如今就这样遭他嫌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