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36章不请就别请了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你要知道,这是爷爷的八十大寿,他想邀请谁,是他老人家的决定,你干嘛这么霸道?”

    霍寒试图解释,然而,某个人依旧铁石心肠。

    “我筹划的,我也有权利,何况,这个人姓厉,不姓霍,和你,关系说亲不亲,说远不远,可有可无。”

    霍寒内心深深咽了口口水,好一个可有可无!

    “你这样,不觉得太过分了吗?我觉得爷爷一定会不开心的,他说了要让厉千寻来,就一定要让他来。”

    老人家一大把年纪到了这个时候了,心里想什么,完全是最直白的,要是忤逆,这不是往死路上逼?

    “这件事我会处理好,厉千寻三个字,不准出现在墨家的名单上,不准。”

    他再次强调,特意的将那三个字的名字咬的紧紧的,话里的决然,快让霍寒都感觉到如临冰窖。

    至于么这男人,也太小气了。

    都到了这时候,难道过去的事情,还放在心里?

    她虽也有芥蒂,但是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最能痊愈一个人伤口的良药,时间,也是个极好的磨灭伤口的器韧,磨平一切,故态复萌。

    如果可以,她希望厉千寻最好,还能看开。

    这样,大家其乐融融。

    想法着实是天真了些。

    “名字我会划去,这件事,不必跟老爷子汇报,我会亲口告诉他,无论将来,墨家有何事,他都不用来。”

    霍寒:“……”

    只是一个寿宴的邀请,墨霆谦,你有必要做的这么绝情?

    想归想,说归说,霍寒懂都如何循循善诱他,“你想想,爷爷都八十了,多个人,喜庆喜庆,多收一个人的祝福,帮他延年益寿,不是很好么?”

    “这次邀请的名单上,有一百二十八个人,除却刚刚我划掉的那个人,你的意思,是老爷子能活到两百零七岁?”

    霍寒:“…………”

    “你,哪有你这么说的?”

    忍住要和他争执的脾气,霍寒真是快被他怼的满脸爆红。

    她哪里是这么想的?

    不过一说之后,霍寒也坦然道,“如果你真不想他来,你现在,就去跟爷爷说,我相信,他要是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情,会选择你,可是你这么独断专行,有些过分啊。”

    霍寒说道,见他油盐不进的样子,身子凑了过去,小心翼翼的扯了扯他的袖子。

    墨霆谦低头俯瞰了眼,轻轻的划开她的举动。

    这下,连霍寒都意外到了,她实在是想不通,这男人,也太太太太太太小气了吧!

    “你不会明白的。”半晌,墨霆谦冲她说道。

    女人的眉尖顺势一蹙,心里凉凉的,好霸道不讲理的人。

    “除了这个,其他的都可以。”

    名单重新调回手里,霍寒接住,还想试图说一二,结果,根本无法说出,墨霆谦转瞬之后,便离开了这个家。

    霍寒有时候觉得这男人精明的很,尤其是在逃避事情上,不理睬,不应对,不举措,三不法则。

    说什么,

    做什么,只要自己认定的,就非不可。

    拿这件事情来说,现在人不知道去哪里了,接下来,老爷子质问的,肯定又是她,负责这邀请函的,就是她。

    刚刚还说不用她,现在就自己甩手掌柜了。

    依照墨霆谦的意思,不邀请厉千寻,是最好的办法,要是违背他的命令,死翘翘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她的字迹娟秀,整齐又行云流水,好看的很,名字都写好后,霍寒要给老寿星过目一遍,这是最可怕。

    要是随随便便看几个就好了,蒙混过关,到时候说厉千寻应该有事来不了,随随便便糊弄过去。

    要是,真抽样看看名字时,一抽,就抽厉千寻的,那可那就坏事了。

    霍寒内心默默祈祷,老爷子千万不要抽样厉千寻的!

    刚刚睡了大约半个时辰的老人很快就醒了,醒来时,清醒了好一阵,霍寒这才娓娓道,“您看看,这些可还满意,这些东西,我们都准备好了,要是行,今天派人散发出去。”

    “好,我看看。”老爷子一双颤颤巍巍的手打着抖接来,哈欠了声,大致挑了几个,极是满意,“写的不错,这也是我为何要你来写,你这字,比霆谦那龙飞凤舞的要好认,他签名的字,送给人,人家也不懂,你这个好认。

    ”

    霍寒干笑了两声,就算是收下这赞美了。

    须臾,老爷子的视线,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翻来覆去,好像在寻找特定的什么东西。

    遭了!

    霍寒彻底崩溃,一定是在找厉千寻的名字。

    口水咽下,她暂停了老爷子满是老人斑的双手,轻轻捂着,稳定下来,“我,我没写厉千寻的。”

    她的声音很抖。

    即刻,“难怪,我说怎么找不到,怎么不写,我不是特意交代过你,一定要写他的吗?”

    他不解的眼神望着霍寒,那双苍老的眼睛,一下子,让霍寒心窒息了下。

    为何老爷子的眼神里,会那么失落,那么悲伤。

    “爷爷,千寻和霆谦,两个人有过过节,因为我,这您知道吧。”

    至少霍寒,是这么想的。

    “我不是让你写吗,甭管霆谦的想法,你写就是。”

    老爷子塞给她一支笔,唉声叹气,“我是写不动了,手抖,要是我能写,我就自己写,我怕自己写的,人家看看不懂。”

    他极力催促霍寒,就是要她落笔。

    “爷爷,墨霆谦说,不准厉千寻进墨家的门,我要是写……”

    忽然,老爷子的动作停下了,刚刚还有些激动的动作,化为唐突而诡异的安静。

    霍寒很无奈,说出自己的意见,“我觉得,还是别让他来了吧,我知您老心意,但是权衡利弊,墨霆谦的意见,更重要,我知道您欣赏千寻,我替他谢谢您了。”

    霍寒笑着说,一直温着声音,好言好语安慰老爷子受伤的心。

    心知这是他老人家的心里愿望,都怪墨霆谦这个霸道的男人。

    良久,“好,那罢了,罢了,不请,不请就别请了。”在听见霍寒的话后,老爷子自顾自挥挥手,喃喃自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