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34章不可以让沈之愈发现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当想象遇上现实,真的是有种火星撞地球的感觉,来的这么不可思议。

    霍寒没察觉的忘却了沈氏兄妹之间的感情,对藏匿尸体这一说,反而怀揣着一丝的好奇,“那这种方式,唤醒沈之念重新复活,什么办法才能补救?”

    墨霆谦顺着她的话答复,“自然是合适的基因,同血型为必备,换句话说,代替贡献给她基因的人继续活下去,前者苏醒,后者毁灭。”

    闻言,霍寒整个人双眼放光,眼底之下,都是慢慢的无数的诧异。

    天!简直令人不敢相信!

    “这不符合常理吧?怎么可能。”

    一命抵一命之说,根本就是违背社会生存法则,这要是合理,全社会岂不乱套。若是找到了合适沈之念基因的人,那个人,一定是个很无辜的人,因为他没有做任何的事情,却要被这样无情对待,生命是永恒的,也是脆弱的,有些生命,只是换了另一种方式存在,但有些生命,不好

    好保护,便真的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每个人都怕死,都不想死。

    情况只有两种,大义凛然,接受自然,忤逆不尊,反社会,反人类。

    霍寒倒是感慨颇多。

    耳旁,响起了身旁人的声音,“没有合适不合适,在那个人眼中,他的做法,永远都是他的想法,你知道,错杀了沈之念的那个人,最后都结果是什么?”

    霍寒心里毛骨悚然,但是,一想到沈之愈那个大变态,忽然,也觉得很有趣,她挺想知道结果的。

    见她的眼神,男人这种英俊金贵的脸,渐渐收拢靠近,“被剥皮拆骨,就连头,都被摘掉了,鞭尸三天,但最后的结果,认定是死于非命……”

    “啊啊啊啊……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霍寒死死抱紧他,这刚好天色有点黑,沙发背后,阴凉凉,怪吓人的。

    “可是,万一,真要让他找到合适的人,该怎么办?”

    霍寒不禁担忧起来了,谁会这么倒霉呢。

    唉!

    “你能阻止?”

    他倒反问她。

    “我?我当然不能了。”

    霍寒一个劲摇头,“我可做不到这么厉害,沈之愈那个疯子,我真是再也不想看见了。”

    “这世界上,恐怕能阻止他,只有一个人。”

    “谁?”

    墨霆谦有些遗憾的语气,“睡着的人,恐怕,那个人只会听她的。”

    就是沈之念。

    “那沈之念不是睡着了吗,怎么阻止他?”

    “所以……”男人一个挑眉,颇为无奈。

    霍寒顿时明白了,“所以说,这世界上,根本不可能再有人了?”

    墨霆谦不否认这句话。

    霍寒深感无奈。

    换衣服时,两个人的话题渐渐中止,霍寒脱下了浴巾,换了身单薄的睡衣。

    而墨霆谦这端,也有电话打来,刚好,还是熟悉的声音。

    “总裁,姜小姐说,希望你能收留她一段时间,最近,沈之愈那边,一定会对她严加追查,她不想回去。”

    “怎么我在时,不见她这么说。”

    墨霆谦倒是疑惑。

    “恐怕……恐怕

    在您面前,她不好意思说出口。”

    徐悠也是无奈,对于再接纳姜婉烟这件事,十分不赞成。

    毕竟现在夫人和总裁都挺好的,要是再加上这么个女人,岂不是,完全是在置自己于不安境地。

    先前那些经历都是血淋淋的例子,这要是还心软,可就真的是……

    “让她出国,永远都不要回来。”

    徐悠急忙道,“总裁,我也说了,但是姜小姐说,说自己没钱,现在,腿也出现了问题,根本无法行走,等她过了这段时间,恢复好了,她立刻就走。”

    说是腿断,美其名曰,还不是为了寻求一个庇护所。

    墨霆谦低头沉思,话里,有几分寒意,“不必了,霍寒会不开心。”

    徐悠:“……”

    最后一句话,徐悠真觉得自己耳朵聋了!

    却也是满心窃喜,“是!总裁!我知道该怎么说了!”

    “徐悠,我有件事跟你说。”

    “您说。”

    “去派集一个团队,调查沈之愈,一定,一定要调查清楚,他研究的对象,蛛丝马迹,还有,如果可以,将沈之念这个人,给我找到,他藏在了哪。”

    徐悠的脑子记东西很快,一下子,就把东西过滤了遍,留下精简。

    “总裁,调查是暗中进行,我只能尽快给您答复。”

    “记住,绝对不能打草惊蛇,不可以让沈之愈发现,如果可以,顺便,也调查沈之愈,这些年的事情,统统挖掘出来。”

    这么一说,徐悠不禁心生顿挫,天啊,好艰难的任务,他能完成吗?

    电话挂断,墨霆谦陷入了周身一片寒寂之内。

    他一想到,当年那个替自己中了一枪,死于非命的女孩,如果,她真的复活过来了,情况会是如何。

    外头的黑暗逐渐压了下来,天色早已经转了阴沉,男人转身进了被子。

    ………

    与此同时,得知姜婉烟逃跑的男人,气的全身都在发暴发狠。

    今早儒雅谦逊的面孔,此时狰狞变换到了一个极致。

    “给我挖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来,没了她,我拿什么实验?”

    姜婉烟的血还是有些用的,最起码,给了研究沈之念苏醒的科学家一些希望的源头。

    这突然就没了,沈之愈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的。

    “有消息说姜婉烟今早沿着一辆车出去了,恐怕,事有蹊跷。”

    “人最后怎么样了?”

    “跟……跟丢了。”

    “啪!”

    一个巴掌,直接打的将人摸不着北。

    “沈总,是我该死,没能看住她,让她有机可乘。”

    被打的男人,脸五指深印,脖子已经被人狠狠掐着,面对眼前之人的戾火,燃烧如此强烈,整颗心畏惧害怕到了一个极致。

    “这段时间,听说你晚上三更半夜,总是进她房间?”

    这人一听,即刻背后一片冷汗。

    “是不是有什么肮脏的交易,她供你睡,你供她逃脱,对吧?”

    哽咽了一喉咙的口水。“没想到,你对她这么留恋,她现在跑了,你还怎么继续睡?”拍着他的脸,男人一字一句冷笑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