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33章存在于液氮之中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霍寒的生气,准确点,就是刚刚墨霆谦对自己的态度,因为姜婉烟这个人毛病实在是太多,满嘴里一句真话都难有,怎么能让人放心她这张嘴又会胡编乱造什么。

    男人面色沉着,微细的眼帘,轻轻抬起看了霍寒一眼,一丝一缕极为淡然的视线,幽幽淡泊。

    情绪,并没有多大的起伏。

    “她告诉我,这条疤痕,就是沈之愈做的。”

    他说。

    微顿的女人,动作僵了僵。

    “沈之愈,甚至还保留了沈之念的遗体,收藏在液氮中,准备,找到合适的基因,伺机而动。”

    这个伺机而动,令听话的人,不禁心蓦地一紧。

    “他为何要收藏沈之念的身体?你不是说,沈之念死了吗?”

    霍寒分外不解,眼底之下,都是硬生生的难以置信。

    这般令人匪夷所思的言论,收藏尸体,听起来就怪吓人的。

    霍寒心中其实还想到了,先前,在那时,沈之愈嘴里说的就是沈之念的名字,据说,还十分宠他这个妹妹,那到底……

    她心中的疑虑颇多,可是墨霆谦说不可能,于是,她便没多往那方面想,可是现在这种变态的举动,简直……

    “为我而死。”

    这四个字,宛若轻描淡写,实则深沉无比。

    大脑的思绪停顿在了一根断弦上,那种感觉,就像有什么东西被拉的很紧,最后,忽然绷断了,紧张的不像样子。

    所剩无几,仅仅是残存剩骸,一片空白。

    他掏出了烟盒,捏紧一根烟,叼在嘴里,明明灭灭的火光,若有若无,幽暗的足以腐蚀人心。

    一缕青烟随之遇风而逝。

    “你,说什么。”霍寒奇怪的扯了几下嘴角,不敢相信他说的那句话。

    “同进一场军事考核,最后,我出来了,她为我挡了一枪,脑袋正中央,如果她没死,我也不会来墨氏。”

    容澈曾经说过,如果墨霆谦不做墨氏的继承人,也会是一个合格的特战队员,耍枪弄剑,合格率百分之百。

    女人已经完全怔住,凝重深邃的五官,宛若被冰霜覆盖。

    见此情景,再多的言语,也抵不上他一个眼神。

    墨霆谦看向了她的神态,眉尖触动一二,“回家再细说?嗯?”

    手,朝她伸了来。

    霍寒哽咽了下喉咙,努力维持脸上的情绪,“那,那她该怎么办?”

    屋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徐悠会来处理,我们回家。”

    “噢,哦。”

    手,与他略带薄茧的手相握,两人,步履整齐的出去。

    ………

    回家时,霍寒洗了个澡。

    她有个习惯,不喜欢在外头沾染的灰尘,染上干净的床,总觉得,那些潜藏在身上的细菌,万一遗留在床上,那日日夜夜就会甩都甩不掉。

    脱下,洗干净,这样才能保证已以后都清净如初。

    而这时,在她出卫生间的时候,墨霆谦正找她说话。

    “不是想知道那件事吗?”

    回头时,霍寒正拿干净的毛巾,擦拭湿润的长发,乌黑一条又一条,蔓布在了她肩膀上,身上是裹着白色的浴袍,锁骨位置,像海藻入侵白色的珍珠。

    她犹豫了下,到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很好。

    墨霆谦走了过来,接着,朝霍寒——

    “干嘛?”

    他放下了手里的水果电脑,朝她张开手臂,后者,微微一愕。

    只是说件事情,有必要这么特殊?

    她刚洗澡!

    然而不等她的拒绝,霍寒,便就看见了墨霆谦伸来的手,紧紧搂住她,然后顺其自然的,在她的肌肤上,留下了个亲,“很香,但你应该等会儿再洗。”

    “……”

    “我乐意。”霍寒飞去一个嫌弃的眼神。

    后者随后从容淡笑,“因为,在我看来,你穿的这么少,大概,就是为了勾引我。”

    捏起她肩膀处的皮肤,柔软至极,不禁笑了笑,甚至有股僵硬的感觉。

    这抹笑意里,霍寒看不懂,这好笑么?

    游离在她肩膀处的手,渐渐的越来越贴近,以至于,心脏猛然拔高,霍寒顷刻握住他即将抚摸上两处软绵的手掌,“不是说要跟我说事情么,又精虫上脑?”

    男人抬起眼眸,细长的睫毛,衬的那双漆黑的眼睛,格外深邃。

    “你真不是故意勾引我的?”

    霍寒:“……”

    直接一个巴掌过去,打在他脸上,是恰似快被他气死的打法,很轻,想打,不忍心的那种,但还是舍得了。

    男人的脸像是受了一阵微风吹触,香意蔓延而过。

    “神经病啊,我洗个澡怎么勾引你?又不是第一次,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想勾引你?”

    霍寒捏着他的两只耳朵,气个半死,鼓着腮帮使劲瞪他。

    他脸上的笑,终于戛然而止在这一刻。

    “别闹,我说正经了。”

    将话题挑明,霍寒终于也认真答应了起来,“好,我去换身衣服,免得说我勾引你。”

    然而墨霆谦想是没听见这句话,就紧紧的搂着她,“关于上次,你跟我说的那事情,或许,是我错了。”

    声音极淡,如白开,视线看着前方。

    在这个阳光褪去的时刻,两个人躺卧在沙发上,微暖的风吹进,她侧过脸,看向他,只看见了他脸上的一片冰意。

    夏天时,黄昏刚褪去,有微风吹动虚掩的窗帘,吹的布料缓缓而动,这种时候,最为舒爽。

    可霍寒,只看清他脸上的那抹表情后,也被冻伤了。

    “……何事?”

    他转过头来,手掌,在她的肩膀轻轻的辗转了几下,“你先前不是说,沈之愈对沈之念,或许存在不安分的想法,如今看来保留尸体这种事情,他都做的出来,坦白说,我想骗自己,这不可能。”

    “然而实际上就是?这难道就是姜婉烟跟你说的?”

    他点了下。

    霍寒叹气,眉目垂下,看来事情真的和她无关。

    这姜婉烟也算是那俩兄妹的一个亲人,当着外人说自己家里内部这敏感的话,的确,好像有点难以表述。

    家丑不可外扬。

    “沈之愈在全力寻找合适他妹妹基因的人,哪怕大海捞针,也至死方休。”霍寒摸着下巴,有些感触,这将沈之念的尸体保存在了液氮之中,她只是在小说里见过,还没……亲眼论证,没想到,这件事,身边的人,也会发生,这感觉,太奇妙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