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31章昨天,我逃出来了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姜婉烟看着问自己话的墨霆谦,视线之中,浸着一汪清冽的明泉,这抹清泉,完全是辛酸汇聚起来,凝聚而成的泪楚。

    “为何?”她自己也问自己。

    满目荒唐,冷笑落泪。

    不是走投无路,她又怎会这般的落魄狼狈,知道他最近 的行程路况,不惜用命,也要换来这一次机会。

    事实上,也证明她的确是成功了!

    想起这段时间,与过去,自己的好日子做比较,姜婉烟痛哭流涕,“我错了,一切都是我错了……”

    起初是向墨霆谦道歉,而后,女人的视线看向了就在一旁的霍寒,“我也对不起你,真的很抱歉,如果当初不是我的错,你和霆谦,不会经历这么多,或者,这后来发生的事情,也不会波及这么大。”

    这突然的认错,让墨霆谦与霍寒,同时一愣。

    “我在问你话,这些,都不是重点,可以以后再说。”

    男人要知道的,显然不想听她话里违心的这些言论,是她为何会突然出现的目的。

    霍寒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

    姜婉烟竟然也会认错,真是稀奇。

    不过又仔细想想之后,不无道理,这女人,现在还能依附谁呢,从前,便是离了男人,哪里都去不了,现在,这些男人,远远的远离了她,说到底,都是作的。

    “你有什么要说的就尽快说,我们待会儿还要回家。”

    霍寒选择将主动权抓住,这个姜婉烟,她可是早早就知道,一有她的地方,通常不会有好事,避而远之,是对自己最友好的保护。

    咬唇,脸上出现了极其难为的脸色,仿佛,这是自己在遭受侮辱一般,姜婉烟此时此刻的脸上表情。

    “好,我说。”像是做了重大的决定一样,姜婉烟开口:“这段时间,我过的很惨……”

    她目光看向了墨霆谦,好像这句话,是专门倾诉给他的,犹似杏眸的泪光里,痛苦夹杂,悲戚悯人。

    这传递过去的眼神,霍寒自然看见了,手,下意识拉拢了下墨霆谦的深蓝色西装外套,眼神幽怨,“别又给迷惑了。”这是一句眼神警告。

    墨霆谦:“………”微微啜泣了声,接着,姜婉烟继续说道:“孩子没了之后,我就被翟家赶出来了,上次去找你们理论,那是因为,偷偷有人告诉我说,我的孩子,是霍寒害死的,我一时心急,失子痛心,没有顾太多,于是

    就冲去你们那,这件事,一直以来,我反省了,是我的错,不该怪你们,霍寒跟件事,其实一点关系也没有。”

    姜婉烟每说一句话,就要看一眼霍寒与墨霆谦,就像是生怕着急哪句话说错了,会触及到逆鳞。

    墨霆谦的目光,总是不经意一眼看见她脸上的疤痕,微眯黑眸。

    “这样吧,我来问你,你回答就好。”

    墨霆谦发话了,淡淡道。

    后者点了点头,“……好,好吧。”

    霍寒站在墨霆谦的身后,背靠在了男人的背上,静静的听着,他用低沉冷漠的声音,从胸腔,蔓延至喉咙,说出,“你这段时间,住哪里?”

    “……沈,沈之愈那儿。”

    姜婉烟颤抖的说出,旋即,又补了句,“昨天,我逃出来了。”

    闻言,墨霆谦的眼帘,略微褶皱,当然,是后面那句话,引起他感官突变,“逃?”

    这个字,引人深想。“是啊,你知道吗,在他那儿,过的根本不是人的日子。”姜婉烟的眼泪又跟决堤了似的,哗啦啦成涌而出,“那日,你们告诉我真相,我的孩子就是被他弄死的,我跑去跟他质问,然而,换来的,是他无所谓的嘲讽,说我的孩子是野种,我母亲是小三,我这辈子,也要注定活在阴暗当中,我认了,我也恨我母亲,为何要把我生下来,却要死的那么早,让我一个人受尽冷落,这个社会,永远都容不下小三的,可是我不知道,这个我曾尊敬过的大哥,竟然会这么狠心歹毒的对我,沈之念和我都是他的妹妹,就因为一个是亲生,一个不是,为什么在他眼中,我的身份地位,却是那么的卑微低贱!他们的错,为

    何全部让我来承担,我缺爱,缺关心,还不都是他们的错!”姜婉烟放肆的宣泄,把胸口之中的委屈,告诉可以告诉的人,如今墨霆谦,就是他唯一的依靠,“霆谦,你是知道的,我对于他,就是拿大哥的尊敬来仰慕,我何时对他做过过分的事情!可是他却这样一次

    次的伤害我!”

    泪声断断续续,悲伤痛苦的很,“如今,我什么都没有了,我该怎么办啊!”

    霍寒也是听见了姜婉烟说的这些。

    “姜婉烟,我能说几句吗?”

    姜婉烟答应霍寒的话,现在这种情势,她没有资格拒绝。霍寒先是冷笑了声,“你说你缺爱,所以,你就能泛滥成灾的和那些男人背地里乱来?你缺关心,你就能不断的勾搭,接近有妇之夫?还有,你的良心呢,被狗吃了,对一群男人下手,你还真是下的下去!

    别到这儿乱推卸责任,再说一句废话,信不信我立刻让墨霆谦走人!”

    墨霆谦:“………”

    姜婉烟:“……”

    女人气色不足的脸上,尽是难堪,姜婉烟为难的看向霍寒,“对不起,我只是看透了许多,心里很难受,想找个人倾述,如果你不爱听,我立刻停下来。”

    午后,朝南窗户的阳光洒在了地面上,柔而冷的微风吹进,气氛忽然沉默。

    霍寒回眸看了她一眼,一个冷漠的眼神,无语。

    半晌,“你脸上的这条疤,也是他干的?”墨霆谦发问。

    提及疤这个字时,姜婉烟的眼神,陡然害怕起来,抱紧自己身上的这团被子,刚刚才见干涸的眼泪,一瞬间,又在眼眶中打转。

    此时,她的回答,略微迟疑了下,关于这条疤痕,或许,有更多的隐情!姜婉烟特意看了霍寒一眼,“关于这条疤痕,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跟霆谦说,你,能不能暂且先回避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