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30章姜婉烟被撞车下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她不知道的事情,墨霆谦总归是会知道吧。

    也省得到时候雇人专门去调查这件事。

    闻言,墨霆谦的视线再次暗了暗,“不清楚。”冷漠的出腔,没有任何的言语。

    “你骗人,不可能,这段时间我都没见到他,上次见面,还是在顾南尘的婚礼上,千寻总是会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这孩子……”霍寒也很无奈。

    墨霆谦听见她刚刚话里某句话,“看样子,你还挺满足的?”

    “……”

    “墨霆谦,你在骗人,这天下就没有你不知道的事情,你肯定知道!”

    霍寒反正是不信他不知道的言论,这怎么可能。

    向来,问他什么话,他都回答的上来,这次她只不过是好奇多了点,问的是他一向就视为敌人的厉千寻,她也是说错话了,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提这件事情。

    “霍寒,你再问一句,关于厉千寻的话,信不信我立马……”

    “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就是!”

    霍寒立即识相的闭嘴,不再发出任何的声音。

    后座很安静,安静到了鸦雀无声,细微均匀的呼吸声,渐渐出来。

    墨霆谦墨色深沉的眸子,如同凝聚两团夜幕中的黑火,望着睡在自己怀里安静的女人,把玩着她的手,记起她刚刚问自己的话,目光,简直深沉到了一个顶点。

    那日,无意间看见老爷子书房的桌子上,摆满了清一色偷拍的照片。

    男人英俊的轮廓定格在了一张张彩色照片上,犀利俊挺的五官,和那双微微湛蓝的眼眸,时时刻刻,都在散发压抑黑暗的气息。

    一眼,他就认出了那个样子,万年不变的厉千寻的个人风格。

    “爷爷,您老什么时候对厉千寻感兴趣了?”老爷子听见这句话,立即就将所有摆好的照片,慌慌张张收回了抽屉里,明明紧张的胡子里都出汗了,硬是做出不慌不忙的样子,说,“听霍寒提起过这个人,好奇,是不是个好人,毕竟一家亲了,摸清对

    方的底细,日后也好相处。”

    他从不过问这些,也是极少对老爷子做的事情上心,但是自那天,他感觉到了老爷子突生的防备,这是老爷子极为反常 的行为。

    进门反锁,整日,也不知道在房间里做什么。

    ………

    男人的陷入短暂的沉默,视线暗潮汹涌,不知道是否还在想刚刚的事情。

    紧接着,就在霍寒打着盹儿,舒服期间,行驶的黑色轿车,忽然发生了一件大事。

    将后座 的年轻夫妇,直接甩出了原座位,身子,猛然向前一个倾斜。

    好在墨霆谦一直是睁着双眼的,反应够快,修长的腿,直接踢在了前座背靠椅上,护住了即将头先落地的女人。

    “啊……疼,疼啊……”

    霍寒在咆哮,头发被男人身上的白色衬衫扣子扭住了,脑袋在他胸口位置,动都动不了。

    厉眼横起,狭长的视线,布满了危险,墨霆谦暂时让霍不要动,扭动着她的发丝,一边质问:“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说清楚。”

    车忽然一个大刹车,这司机不是一天两天开开车了,不会发生这种蠢事。

    司机一脸惊恐的回头,“不好了总裁,我刚刚,我刚刚好像撞人了,有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人直接朝咱们这边飞来,纯属

    意外。”

    行车记录仪会有真实数据。

    “还愣着干什么,下车!”

    霍寒头发也从扣子上拧下下了。

    “我们也下去。”扒了扒头发,女人并没多在意自己的形象。

    墨霆谦仍旧为她梳理着头发。

    “总裁,不好了,撞的人是姜小姐,您快来看看,怎么办?”

    在车内,正准备下车的两个人听见了这话,瞬间,对视了对方一眼。

    空气里,温度瞬间跌至冰点,然后,有什么东西破碎在其间。

    下车后,墨霆谦与霍寒看见的,是一具长发白衣的纤瘦身体倒在血泊中,女人的身上,有明显的伤痕,腿部流着一条细长的血。

    一小时后。

    医。

    手术室的灯还在继续。

    走廊上,女人埋首在男人的锁骨窝地带,脸上的表情闷闷的。

    “姜婉烟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说不是故意,我绝对不会相信的。”

    “等她出来再说。”

    男人的大掌握着她的后脑勺,扣在胸口,搂紧她的腰。

    声音,淡如凉白开。

    霍寒点了点头,终究是道,“行吧,等她出来再说。”

    说出来时,手术室的红灯旋即熄灭。

    “转入普通病房,生命无任何危险,只是腿部,已经打上了石膏,出血过多。”

    这是医生给出的简单答复。

    “恩。”墨霆谦微微颔首,闭了闭双眼。

    “进去看看吧。”

    霍寒看姜婉烟伤的不轻,脸色很是憔悴,不禁在想,这些日子,这个女人究竟经历了什么。

    自那个孩子没了,翟家,是不可能还会收留她。

    李茵那天和她母亲一起离开h市时,翟天麟第二天就找过她,问人去了哪里,她答应过李茵,不能告诉翟天麟。但是那个姓翟的也不是吃素的,竟然威胁她,说要是不说出李茵的地址,他就去自杀,还是翟慕苦苦哀求,她打了个电话给李茵,翟天麟接的,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什么,反正,那个电话之后,翟天麟再也

    没出现过了。

    至于姜婉烟呢,又是在这期间,经历了什么,竟然,会变得这么落魄。

    缓缓的,床上刚刚经过了一个小手术的女人终于睁开了眼,眉眼微微抖动一二。

    当光线刺进她的眼帘,那个就是即便付出生命,她也要看见的男人,终于如愿以偿了。

    “霆谦……我竟然还能再见到你……”

    姜婉烟双手捂住脸,顿时泪如雨下。

    闭月羞花的面貌,侧脸,有一道细小的刀痕。

    这张曾经美的倾国倾城的脸,如今,是好彩添花,不偏不倚就在右脸至嘴角的区域。

    微微抬头,就能看见。

    这疤痕,触目惊心。

    墨霆谦当然也看见了,在她睡着时吗,就收入进了眼眶中。

    霍寒则是在她刚刚哭时才发现的。男人希望清嗓了声,双手插兜,神色略寡淡,“怎么会出现在我车的前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