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29章不出意外,自然就是厉千寻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可是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正如你赶不走一个死皮赖脸非要赖在这儿的人!”霍寒说。

    墨霆谦听见霍寒准确无误的形容,脸上的骇然阴沉,忽然减轻了一二分。

    身旁的沈之愈:“……”

    “是,不无道理。”墨霆谦话音一转,将那把尖刀对准了某个人。

    这对年轻夫妻的目光,于是都齐聚在了沈之愈那儿。

    “啪啪啪。”三下掌声,沈之愈主动鼓起的。

    “感情好,感情好,感情真是好。”男人脸上挂着淡淡温和的微笑。

    而那温润的笑意中,明显看出能滴出血来的阴鸷,不寒而栗,令人生畏。

    刚刚霍寒与墨霆谦所说的话,八成是让人家不高兴了。

    “墨霆谦,动不动就赶人走,这是你的作风?”

    沈之愈不屑的笑着,虽然是对墨霆谦的样子,却是针对霍寒的话,眼神,落在女人的身上,气血正在压抑强烈的戾气。

    与此同时,私底下,霍寒正在极力的牵制住墨霆谦,“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说,犯不着和这样一个人纠缠,墨霆谦。”

    女人最后的那句话,特意花了点小心思在上面。

    微微绵软的请求,专属于撒娇的颤音,都用上了。

    果真,男人的视线,下一瞬间就看向了她。见他微微愕然,眼神在自己身上停留,霍寒先下手为强,挡在了墨霆谦的面前,“沈总,多谢你的好意,今天也是我们集团内部的事情,不需要您来,这些花,我们心领,若是沈总觉得可惜,我们可以奉还

    ,只是些花,还望不要伤了咱们的和气。”

    和气生财嘛!

    “你倒是会做人。”

    沈之愈视觉不善的看了霍寒一眼。

    “那是自然,大家都是生意上的伙伴,留个好印象,他日好相见。”

    说完后,不等墨霆谦的反应,生拉硬拽,硬是将墨霆谦从众人眼前拉走了。

    孤零零一人的沈之愈,嘴角噙着一股嗜血的微笑。

    ………

    “他那样一个人,你干嘛非要和他争辩,那男人就是个疯子,何苦呢?”

    刚上车,霍寒逮着墨霆谦就是一顿出气。

    男人在旁静静听着,视线懒散,却没有了刚刚对峙沈之愈时的怒火。

    身躯靠在车座后,视线半阖,一道阳光的剪影落在了他肩膀上。

    霍寒看着情绪雅致极低的他,嘴里明明还有好多好多没说完的话,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早知道他要来,为什么不说让他不要来?明天的主流媒体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临走时,那些记者可都是在现场,会怎么说怎么写,凭着他们看见的,估计瞎写瞎说都不一定。

    这么一想,霍寒觉得自己又想说几句这男人。

    “不用管,他就是没事找茬。”沉默的人,忽然开口说话道。

    霍寒半支撑额头,靠在他肩侧,对于突然冒出的这个沈之愈,头疼不已。

    明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故事,也已经就此结尾吧,却因为这个人

    ,忽然牵扯出了太多的东西了,一切就跟布上了一层迷药一样,分布在了各个区间。

    “墨霆谦,你打算怎么处置沈之愈这个人?”

    难不成真让他在h市横着走?

    这家伙心眼太多,好事坏事难说清,真是难搞定呢。

    他将她的头挪过来了些,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忽然,低头落下一个吻,“坏事做多了,总是会有破绽,不如,他就是下一个目标,如何?”

    墨霆谦问道,霍寒有些不懂他说的那句“下一个目标”?

    “不是,你说的什么下一个目标?”

    这话,可是让霍寒倍感好奇。

    男人垂下视线,好看的侧脸静静凝望着她削瘦的脸颊,横在她肩膀后耳朵那只手,直接一弯,捏住她的两边脸,“你说呢,做事当然要先确定好目标,这样,成功的机率才会越来越高。”

    霍寒不懂他说的什么机率,“什么目标,意思就是,顾氏是你的目标,你收购了过来,现在,沈之愈是你的新的目标,你打算将其怎样?”

    “你说呢?我参考参考。”

    这么儿戏?

    霍寒侧视虚觑了他一眼,浅薄的眼神当中,夹杂了一缕幽怨,“你现在是准备将你看不顺眼的人统统一网打尽,来个大结局收尾,是吗?”

    不疑有他,彼此之间,你看我,我看你。

    墨霆谦先是怔了会儿,须臾,勾起了明面上的笑意,坦然的很,“是,正在做这个打算。”

    “墨霆谦,你真是……”

    霍寒噔的一下起身,简直是不敢相信,这么残忍,这男人也疯了吧!

    “你看不惯谁?要这么心狠手辣?”

    “顾南尘,首当其冲。”墨霆谦丝毫不犹豫,将这个名字吐出来。

    眼神认真的样子,一度让霍寒喉咙梗住了一样东西。

    呼吸急促。

    “那……那还有谁?”

    霍寒尝试让自己的呼吸停下来,可是,无法稳定,那个名字……

    “不出意外,自然就是厉千寻。”他冷笑了笑。

    霍寒只差一口气没噎死自己。

    “不可以,千寻的事情,你且先放下,他,你不可以!”

    说起厉千寻,霍寒也感觉到了,她已经有段时间没见过他了,也不知道人去哪里了。

    “这怎么行,觊觎你的人,我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

    男人理直气壮的说道。“千寻的事情,我告诉你,必须先放下,我恨过他,也爱过他,恨他是恨他的那些残忍,爱他,是心里一直有我们俩的回忆,在那种环境之下,你知道曾经相依为命是什么感觉吗?墨霆谦,厉千寻再怎么说

    ,也是你的小舅子,你对你的小舅子下狠手,你当我不存在是吗?”

    她绝地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

    “可他很危险,我特别烦他。”

    他说着这话时候,寒如深渊的眸底,无法惹人察觉的闪过细细洪流,片刻消失。

    是啊,危险,简直就是个棘手的家伙。“对了,我已经有段时间没见过千寻了,你知道他去干什么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