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28章沈之愈,你还有良心?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沈总好帅啊,请问沈总,您和墨总是如何相识的?看您今天的样子,是对墨总有备而来。”

    一个女记者忍不住凑上前去,给人的目的不是想问问题,是想将领口微开的胸,凑近沈之愈的眼前,脸上尽是娇柔温棉的笑。

    两摸松软有意无意靠近男人的身旁,就是个傻子,也能知道对方什么意思。

    沈之愈笑了笑,视线缓缓从那领口转移到了女记者的脸,神情的眼神,用霍寒的话来说,真会误以为是个情种,那眼神,简直不给人拒绝的机会。

    当然,他主要靠近的,是那女记者的话筒,不是她有意无意投递过来的暧昧眼神,以及着急想献身的意思。

    “这个问题问的好,要说起我和墨总如何相识,细节,还真恐怕……不太方便说。”

    他的眼神似笑非笑,睨着霍寒,像是看霍寒,又不像是看霍寒,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在看霍寒。

    但是他的视线,已经透露了太多信息出来,怎么解读,不清楚,这样的目光,实在是令人太过寻味。

    话一出,配上他刚刚的视线,霍寒现在是跳进长江也洗不干净了。

    细节?

    什么细节要看着一个女人说?

    须臾,这沈之愈就冲女记者勾勾手指,“你过来。”

    对,就是那个胸口,有条沟挤出来的女记者。

    女人一听,立即脸红心跳加快,心想,这么快就引起他的注意,接下来,可得好好表现。

    搭上这种大佬,她还做什么娱记八卦狗仔。

    整天看人脸色过日子,刮风下雨,碰到好的,拍到一两个明星因戏生情野战,碰到不好的,躲在废弃车子底下跟个傻逼一样拍来拍去,还没照片交差,要是能和这种大腕级别的男人一起……

    总之,沈之愈还未开口,这女记者已经在脑海里幻想了无数字走上人生巅峰的样子。

    遮遮掩掩走了来,颇不好意思,“沈总,您想说什么呢?非要跟我说吗?”

    “嗯,过来。”

    沈之愈极具富有耐心的说。这么多人,女记者心里真的是紧张到爆炸,脸红的羞涩艳丽,凑近沈之愈的唇瓣,耳朵,徐徐贴近,“你不是想知道我怎么认识墨总么,我告诉你,他身边的女人,我看过,胸比你大,别在我面前瞎晃悠恶

    心了,嗯?”

    用着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女记者听见沈之愈的话后,顷刻之间,脸上骤然惨白。

    低头,看了一眼平时都会露出的地方,再想起沈之愈说的,被羞辱的感觉,极具愤怒之至。

    “你,你……”

    那女记者立刻捂住自己的胸口,环视周围一眼,原来那些男人的眼光,都直勾勾在看着。

    气的转身跺脚,临走时,眼神在霍寒的胸口停留了几秒,更加的感到愤怒难堪。

    “唉,沈总说了什么呀?这记者怎么了?”

    有目光恨辣的人立刻就识破了,“还能说什么,肯定是嫉妒总裁夫人胸大呗,自己胸小还瞎在男人面前晃悠,骚!”

    霍寒:“……”

    霍寒外面穿着一件外套,平平的,别人怎么看出她胸大?

    墨霆谦听见这话,视线,倏地朝沈之愈那方睨去,冷厉阴森的眼帘,要将后者身上盯出洞来。

    由此联想出他们之前说了什么,不难猜出。

    轻浮的言语,墨霆谦心中所想。

    “不必。”

    二字,对沈之愈道。

    霍寒被他紧紧的扣在胸口上,他就像是缠绕她的藤蔓,将她身子的每一寸,都紧紧定格捏住。

    霍寒感觉到了他的紧紧相拥,在沈之愈来了之后,将她更是搂的紧。

    “花都送来了,现在说不必,是不是太迟了?”

    沈之愈笑着说,看了一眼墨霆谦怀里的女人,冲她一个微笑,笑容更是虚与委蛇。

    霍寒浑身即刻抖了抖,闭上眼,内心阿门。

    “来人。”

    墨谦谦吩咐,视线直对沈之愈。

    后者笑容浅浅,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从进来时,就是这好模样示人,好像这一切,都是应该的。

    直到墨霆谦吩咐人做出来的事,他脸上的情绪,才僵了下。

    “把这些花,全部扔掉,仪式已经结束。”

    “扔……扔了?”

    才刚送来的,还带着水滴,就……扔了?

    岂不是很浪费。

    “做。”

    一个字出声,没有人敢违抗,是,当着众人的面,墨霆谦就是这么吩咐。

    沈之愈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睨着那一束束花,被人随意践踏脚底,这可是他的好心,就这样破坏?

    手腕上,那块陈旧的手表,他轻轻抚摸了几下,眉眼斜视过来,“墨总,不觉得很浪费吗?”

    “沈之愈,我告诉过你什么?”

    针锋相对,两个男人,视线近在咫尺。

    “呵,什么?”毫不在意的口吻,噙着讽刺的笑意。

    让他滚出h市?

    做梦!

    “看你的样子,应该就是知道。”他捕捉到了他脸上情绪的那一寸戒备,不甘的冷意,就是在反抗他的命令。

    总得来说,那就是清楚他话里的意思。

    “墨霆谦,好心给你送花,就这么对我?良心不会痛?”

    “沈之愈,你还有良心?你要是还有良心,就立刻滚,我不介意现在立刻就将你驱逐出h市,我是h市的主人,这儿,我说了算。”

    近在咫尺的唇音像是腥风血雨般弥漫在两个人耳朵,声音穿透彼此的耳膜,每个人的视线,只能窥见对方的侧脸,不相上下的身高,几乎都是高大伟岸的身影,杀气腾腾。

    霸气侧漏,席卷在二人之间。

    “暂停,你要再说了,你们这是干什么,墨霆谦。”

    霍寒眼瞅着事情状况越来越激烈,不能让他们当众打起来,何况今天是收购顾氏第一天,肯定也要有个好彩头。

    不能就轻易被这么毁了。

    站在了两个人中间,她就跟夹心饼干一样,推开了墨霆谦,“你跟他这个神经病犯冲干什么?墨霆谦,这种人,我们宁愿躲,宁负君子不负小人,他就是个混蛋,别靠近不就好了。”“霍寒,这里不是他的地盘,我们躲什么,想怎么来就怎么来,要躲也是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