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27章沈之愈的不请自来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收购顾氏是在墨霆谦出院的第二天就进行的。

    当最后的交接手续完结庆祝时,霍寒在台下等着男人的回归。

    她眸色自然平静,平静到几乎快没有任何的情绪,毫无波澜。

    以至于几次让墨霆谦质问她,究竟是在想谁呢?

    玩笑终归是玩笑,霍寒也不喜欢这种玩笑。

    终于是迎来了事情的结束。

    面对墨霆谦的胜利,霍寒被记者要求上去说一下致词,不外乎肯定是说感谢墨霆谦这般能力超越,雷厉风行,年纪轻轻,就已经吞下了顾氏这种大公司。

    未来商界的发展,他可是奠基石般的人物。

    霍寒是不喜欢抛头露面的,尤其,是在这种记者面前公开,更显得自己一丝不挂似的。

    被人从头到脚围观,也只有那些喜欢在灯光下里待的人才习惯。

    她迟疑了许久,终于,在墨霆谦视线久久聚集在她身上的等待中,不想让他失望。

    霍还拿开口:“各位,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墨氏的业绩,来年一定能翻上一番,我很高兴,我的……我的丈夫,身为一个集团总裁,他无疑是成功的,在今天这个恰逢喜事的日子里,祝贺他。”

    这话,着实是官方到不能再官方了。

    墨霆谦:“……”

    霍寒说完后,没有任何的停留,因为她也就是让自己走个形式。

    形式走完,自然没她任何事情了。

    “你还真是金口玉言。”

    耳边,霍寒听见墨霆谦的揶揄。

    “怪 我?是你们硬逼着我上去的,我不是说了我英明神武的老公大人无所不能,是商界的翘楚么?”还想让她怎么夸?

    依偎在男人的身上,霍寒鼓起两个腮帮子,冲则他削尖的下巴抬头看去,那真是一张弧度足够寒冷的脸。

    “奇怪,你今天不是收购了顾氏么,为什么脸色那么难看?”

    霍寒注意到,墨霆谦 的脸色,好像不是很开心,难道,是在生气她刚刚那么“疏离冷漠”的发言,没有过分的让他感觉到自己对他的崇拜仰慕?

    这一想,霍寒觉得,还真是有可能。

    “喂,你没那么小气吧?觉得我夸你夸的不够好听?”

    墨霆谦看了她一眼摇摇头,“我怎么会是这个意思。”

    “那你的表情,怎么跟我欠了你一个亿一样?”

    霍寒一脸悻然的猜疑着,墨霆谦身上的伤口其实还未完全愈合,但是他执意要出来,只能带伤出席。

    只见他低了低头,俊美流利的下颚一条舒畅的弧度出现,脖子出的领口,服帖完整,手腕上,那块手表,发出发亮般的光泽,像是昨天买的,一丝污垢都没有。

    他视线,跟着上面频率的指针转动,呼吸一点一点加重。

    霍寒是知道墨霆谦喜欢手表这种昂贵的奢侈品的,他的个人收纳盒里,几乎都是些东西,或许,这也是他唯一爱好的。

    墨霆谦在看时间,看上面指针转动的圈数,还有几圈,预料之中的,人,是否会出现。

    预料的可真是准确。

    视线沉沉的男人,很快就看见了那个预期之中到来的男人。

    沈之愈可以说是极大的场面到来的。、

    还特意吩咐人送来了礼花。

    这儿的记者还没走,主角都还没走,怎么会先离开。

    看见了闻名b市的同样是商界的大佬,沈之愈的身上还有着更加吸引人的地方。

    那就是他还是b市的沈老的孙子,传言他的背景,无人可以撼动。

    “沈之愈!是沈之愈!”

    记者指着,惊喜连连 的说出来了。

    这类似花痴的声音,沈之愈向来不会理会,但是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了。

    “恩,你好,你是哪家的报社记者?”

    温柔善解人意的声音,一度让霍寒简直到了无语凝噎的地步。

    要不是亲眼见证过沈之愈那斯文败类的样子,她怕也是会被这番假象迷惑。

    这个男人,视女人如卑微至土里的尘埃,将女性地位,简直是藐视在了脚底下。

    这样一个虚伪善变的男人,还会主动对着一个八卦记者露出那么儒雅绅士的微笑,其背后的面具看,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反正霍寒是不去看他的, 一直都乖的跟只兔子一样待跟在墨霆谦的身边。

    “墨总,幸会啊,前些时日,听说你受伤了,未料到,你今日还是加急准备这一切,真是佩服佩服。”

    说到后面时,还给墨霆谦鼓掌。

    “今日沈总特意来我这儿墨氏,是所为何事?”

    墨霆谦紧紧的握着霍寒的手,眼神之中的寒光,几乎能把人冰封。

    霍寒知道了,墨霆谦一定是知道沈之愈会来,所以,迟迟没有下决心离开。

    离开了,留着这样一个疯子,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那晚的事情,明明才不久前,难道沈之愈就忘记了?

    让他滚出这h市,是还没滚呢?

    “我就喜欢和墨总这样的人打交道,直接,干脆。”沈之愈笑了笑,英俊锐利的五官,英气逼人,却无时无刻,不晕染上一张阴厉的气息。

    他每笑一声,在外人看来清风朗月,俊逸非凡,但是在霍寒看来,自那天晚上后,这就是个神经病,需要去看看心理医生。

    这个人,太阴暗了。

    “来,这是我送给墨总庆祝墨总喜得顾氏的礼品,外面还有。”

    是清一色的花篮,摆满了两排,象征开工顺利的鲜花篮。

    花香四溢,飘满了整个房间。

    “喜欢吗?”

    沈之愈将视线看向来霍寒了,笑脸相迎,眉眼如漆黑夜空中的繁星,专注于男人容貌的女人,一定会被吸引进去。

    女人能勾引男人,相同的,男人也能勾引女人,霍寒刚刚明显感觉到了,沈之愈刚刚冲她笑的那抹迷人雅致,就是在故意勾引她。

    “你喜欢吗?”

    女人转头, 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那股视线,全然当做没看见。

    隐隐的,在霍寒对墨霆谦说话期间,沈之愈发出了一声戚笑,夹杂撩人深沉的低音炮笑声。反正霍寒是对这个男人不会有任何的好感,至于身边的几个女人,全被迷的七荤八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