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26章被反转啪啪打脸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话一出,起先就是顾母愣了。

    脑袋里快速运转,墨霆谦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她本就是骗霍寒,可是,这计划布置的天衣无缝,他怎么会知道。

    稳定下思绪,顾母道,“你问我哪里来的孩子,这话说的也是可笑,怀上的自然就有了,怀不上,不就是没有。”

    霍寒起先一凛,因为这话,最后一句,让她保持沉默。

    讥诮的声音,宛如阵阵嘲讽,“无意”的夹杂在话语中,叫人疼的撕心裂肺。

    墨霆谦笑了,舌尖抵在腮帮扫了圈,“顾夫人说的对,怀不上自然就没有,敢问顾夫人,知不知道令儿媳在一群男人身下苟延残喘,被弄的子宫都被迫切除的人饿死怎么怀上孩子的?”

    这话像极了一巴掌打在顾夫人脸上,来的飞快,不给人闪躲机会。

    更是,叫人反应不过来。

    霍寒也愣了。

    “墨霆谦,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说清楚。”

    她抱着她的手,一下一下求着他解释。

    男人反手将她弯进臂弯,合着深沉的嗓音,在头顶响,毕竟一米八九的身高,很高。

    “一年前,就是她派人设计陷害你,老天爷造化弄人让你阴差阳错进了我的房间,起先派去的那些人,不见你的踪影,自然要有人顶替上。”

    霍寒惊的双手捂住嘴巴,“真的假的?”

    真是殷芷落!

    她怀疑过,也一遍遍的过滤过,殷芷落这个人的嫌疑最大,但是她还是不愿意相信,毕竟身为大学四年同窗,再如何,为了一个男人,也不至于心狠歹毒至此。

    可是现实,终究是这般残忍无情。

    “到最后自食恶果,只会是那些心藏毒蛇的人。”

    “你知道这件事,怎么不早告诉我?”

    她早早就知道的话,也不会出眼前这些事情了。

    “早告诉你,还会有今天这样精彩的场面?”

    “……”

    “是,可是,你也该跟我说才是吧。”

    “现在不就是说了?”

    “你……”

    墨霆谦不然,讥诮的冲霍寒讽刺,像教训一个笨蛋似的,“你永远也想不到对方会出什么计策来针对你,霍寒,你不应该好好问问顾夫人,她和她儿媳妇儿,是怎么确认自己一个有孙子,一个有儿子的?”

    霍寒的视线即刻调向顾母,是啊,根本不会怀孕,为何要凭空捏造这些事情来,玩过家家?

    把她当做三岁孩子来欺骗?

    这下轮到顾母慌了,脸色极具惶恐,但更多的,是听见墨霆谦说,子宫都没有这句话。

    “墨霆谦,你说清楚,芷落怎么了,别血口喷人,饭可以乱吃,这话不能乱说。”

    “饭我不乱吃,话,我想说什么就是什么。”

    霍寒垂首,视线之中,对于顾母,是深深的失望。

    “伯母,难道您就不该跟我解释解释?”

    霍寒看向她,眼中的无奈,胜过了那些刚刚自责愧疚的心。

    她就说,她只是无意一下轻微的举动,怎么可能会引起那么大的事故。

    霍寒说着,已经是让顾母脸上羞愧,强支起不存在的底气,“芷落告诉我,她就是怀孕了,这是不争的事实,何况医生,也说了,孩子没了,大人在,怎么可能会是你们说的那样。”

    “我不排除你被骗的可能。”墨霆谦加了句。

    “谁骗我,怎么可能,不会的,绝对不可能!”

    顾母使劲否认,可是这招自欺欺人,真是让人不能明白。

    霍寒看向墨霆谦,墨霆谦挑了下眉,“现在,还在犹豫?”

    前者摇头,“不,我明白了。”

    真是无药可救了,这样想办法陷害她,她为什么还要留在这儿!

    “伯母,我对您真的非常失望!”

    霍寒真是觉得自己也是蠢到没谁,难怪墨霆谦说她笨,不说别的,就单独而言,顾母不是第一次这样来获取她的同情对她软硬兼施,她却还是着了魔一样上当,这次之后,再也不可能。

    爱谁谁上当,反正那个人不会是她!

    这么一说之后,霍寒的心逐渐凉了下来,也冷静不少,总归,这些人的脸色,她是不愿意再看了。

    “对了,那个医生怎么办?”

    霍寒想起来,怕是和医生预谋好的,这样,一来二去,目的达成。

    她刚刚只不过是一句疑惑,就招来那样都目光,简直是有损医德。

    “还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墨霆谦提起,想起来,这已经是陈年旧事了。

    “你说啊。”

    “上次,你怀孕的事情,也是姜婉烟串通好了医生,做法差不多。”

    霍寒的心境再次变了变,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怎么什么都不告诉我?知道了不应该告诉我吗?”

    霍寒低下头,嘀咕的说,狠狠嗔怪了他眼。

    “提起过去的事,揭开旧伤疤,还想在上面撒点盐?”

    “……”

    “加点孜然,味道更好。”霍寒怼他。

    “……”

    两个人转身离去,霍寒不会再回头了,这样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自己,她再回头,就全天下最笨最笨的人。

    顾母愕然立在原地,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

    几秒后,疯了般的冲进手术室,而殷芷落,人本就没什么事情,刚好来例假,那些血,也只是借了医院的一些废弃的血袋,抽取了一下,故意弄的裤子上,好借时刚好利用。

    “妈,怎么样,事情……”

    “啪!”

    一个巴掌,将兴高采烈的女人,打的半张脸偏移而过,冷风犹如无数根细针,扎进她的瞳孔中去,视线尖锐,“妈您打我干嘛?”

    捂着自己的脸,殷芷落想怒不敢怒,只发着瘟火,语气不善的质问。

    顾母想起自己听见墨霆谦说的,就来气,“你再敢提一遍你怀孕,信不信我立刻打死你!你告诉我,你孩子都不能生,为什么结婚前不说?”

    听见这话,措手不及。

    脸色惧变的殷芷落护着自己,眼中有闪躲,“妈,您这是从哪里听见的?我没有啊,我好好的。”

    “是吗?好,我立刻派医生来检查,你别动!”

    殷芷落双目骇然,惧怕到了一个顶端。顾母看着她脸上惊慌失措的样子,一下子,心彻底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