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25章孩子没了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墨霆谦,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手稍稍一用力,结果,她人就倒了。

    ”

    霍寒无力的扶额,唉声叹气的解释。

    头疼,刚刚发生的一系列动作,简直诡异的不寒而栗。

    男人的脸上并无多大起伏,半晌,轻吐出一个字,“蠢。”

    霍寒:“……”

    “我怎么又蠢了?我怎么知道她起先就设计好了,还是真的不小心。”

    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但是你能时时刻刻都保持警惕?

    要是一个人时时刻刻活成那样,那得多累啊。

    墨霆谦的上身仅是披了件单薄的衬衫,霍寒帮他扣好了扣子,虽说是自己闯的不过,也是不小心导致。

    她怂,可不敢一人前去。

    “你陪着我吧,去看看怎么了,这样,也不至于到时候她们全拿我出气,我怕。”

    眼神祈求的望着他!

    男人一个嫌弃的目光,重力的弹了下她脑门,“不去,活该。”

    嘴上是这么说的,到头来还不是让霍寒给拖着去了。

    据说殷芷落腿部惊现血迹后,医生连忙为其开展治疗,徐悠与先到的顾母两个人一起在外面,等候急救室里的消息。

    后来的霍寒与墨霆谦,自然也是赶到外面,一同等待。

    “夫人,总裁。”徐悠一个问候。

    墨霆谦对他说,“行了,你回公司处理事情,这里不需要你了。”

    “是,总裁。”徐悠答应道,交代了一下殷芷落来时的情况,随后,便离开。

    此时的外面,只有三个人。

    墨霆谦看着霍寒,“先坐下,站着等也不会时间减少。”

    霍寒忧心忡忡,也听了他的,“好。”

    一旁的顾母,双眼之间,可见凌厉非常。

    “霍寒,你还有心思坐下吗,也不着急里面发生了什么?”

    霍寒立刻站起,拍拍屁股,而坐在她身边的墨霆谦,修长的双腿肆意交叠,只手正准备掏出手机,看见霍寒的动作,微微一僵,随后,又将手机收回。

    “伯母,医生正在治疗,应该会没事。”

    她脸上的表情很讪,手无处安放,垂着,扣着指甲。

    “霍寒,你当真是无心的还是有意的,让我还要操心这份儿,这现在都是让我忙的焦头烂额,我还怎么接下去接下来的日子?”

    “伯母……”

    霍寒的言语犹豫,看着顾母极度不高兴的情绪,陷入了语顿。

    她该怎么解释,刚刚她真的没有用力,和她我有关系。

    “你别说了,一切等芷落出来了再说,孩子一定要没事,这要是孩子有事,霍寒,我……我……”

    盈盈夺目,蹦射出催人泪下的水光。

    “会没事的,我保证。”霍寒一咬牙,赌一把,事情绝对没那么严重。

    只是,让她都想不到,墨霆谦这时候也开口了,“你拿什么保证?”

    他说话的期间,她跟着脸上一僵。

    未料到,他竟然会这样说出。

    墨霆谦脸上的表情很淡,淡到几乎快看不见,只刚刚说出那句话时,语气略微重了些。

    沉默下来的气氛逐渐加重了许多,每个人的呼吸,都好像被压着块石头,让人焦虑。

    时间跟着大门口红色的显示器一点一点流逝,渐渐的,手术的门口终于出来了人,是身着白衣的天使,医生走来,“谁是家属?”

    “我。”顾母立刻走过去,身子微微晃悠了下,站久了,体力严重不支。

    要不是霍寒搀扶,恐怕就要摔倒,然而却将搀扶她的霍寒赫然推开。

    静静看着这方的墨霆谦,视线沉了下来。

    “怎么样,人没事吧?”焦虑的担心问道。

    医生颇为丧气似的,摇了摇头,“人还好没事,不过孩子没了,孩子还太小,并未过三个月,这期间最容易失足小产。”

    “嘭!”犹如惊涛骇浪拍打在霍寒的脸上,冷冷的冰雨仿佛在脸上打颤的拍。

    瞬间清醒,寒意一瞬间入侵她的四肢百骸。

    “这就失足小产了?”

    霍寒简直不敢相信,怎么可能!

    她当时真的没用力!

    那医生看了一眼霍寒,视线里,高傲倨慢的姿态,像是在说,“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

    霍寒自然不敢再言,咬着牙,就听见那医生继续说,“当时问了病人的意见,保大人,孩子日后或许还能再有。”

    顾母听见后立刻伤心落泪,“还能怎么有,你们怎么会连孩子都保不住,为何,还我的孙子,把我的孙子还给我。”

    争执的声音,让手术室一度陷入瘫痪。

    顾母气的声嘶力竭,这样子,若是不知道就是为了骗霍寒,让霍寒有自责之心,为了拯救顾氏而不择手段,怕是没几个人会抵挡不住,真就以为是真的。

    如她所愿,霍寒的确慌了,因为自己的无心之举,竟然迎来这样一个局面。

    “对不起,伯母。”她现在能做到,只有道歉。

    霍寒不断回忆刚刚那一幕,整个人尽管都是在否定,可是,事实如此,真的令她无从怀疑。

    殷芷落总不会为了失去掉一个孩子,而这样心狠手辣赖诬陷她吧。

    霍寒越是觉得不可信。

    “你道歉还能怎么办,人都没了,有本事你就把南尘找回来,延续我们顾家的香火,现在人都不见了,还怎么怀?”

    霍寒被说的哑口无言。

    眼前,半句话都不知该如何接对。

    女人像是一无是处,被指着鼻子骂,墨霆谦坐在椅子上,眼底,幽幽生冷,“真是蠢到家的女人。”

    他起身,身上的伤口偶有牵连,只牵动了他的眉心,纠结了几下,走来,揽获女人的身躯,对顾母道,“顾夫人,话不要说的太早,有件事,我还想跟你确认一下。”

    墨霆谦不疾不徐的声音,令人捉摸不透。

    尤其是那句,“我还想跟你确定一下……”

    这话,说来也是够可笑。

    还得他这个“外人”来亲自解决这一切。

    顾母看向墨霆谦的眼神极其不友善,更是怀恨在心,严厉的语气,“这是你们闯的祸,责任你们该承担,妄想推脱。”“呵呵,自然是我们闯祸,责任也该归我们,我也只是好奇,你的儿媳妇,是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孩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