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13章目光深情又痛苦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好些了?”

    腹部温热的力量阵阵传送来,因痛经引起的疼痛,在这一刻得到舒缓。

    暖宝宝附着在肚子,温度二十摄氏度左右,霍寒只想发出一声爽到脚趾的喟叹,“好多了。”

    已是翌日凌晨。

    回来时,就已经是零点时分。

    身上的糜萎肮脏以及带回来的晦气,清洗干净之后,这才有力气说话。

    霍寒靠在床头,看着墨霆谦进进出出卫生间,手里笨拙的拿着女人才懂的卫生用品。

    她弯了弯嘴角,“我来吧。”

    男人不懂,纯棉的和网纱的,到底有何不同。

    日用的和夜用的,又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走来,干脆一次性全部都给了她,霍寒接手,旋即,将那些一大块一大块的“面包”放在了一旁。

    墨霆谦环着双臂,静静的看着她。

    “坐这儿吧。”女人拍拍床铺身边的位置。

    男人眼角沉默,动作亦是相同。

    眼见着他不为所动,霍寒放弃了,这时,他就坐下了。

    “……”“我解释,真的,我也不知道会在‘魅’碰见他,本来是和小柔约好去喝酒,当时进卫生间,我脚步有些虚浮,谁会知道搀扶我的那个人刚好就是他,被他带到了他的包厢时,他当时就想强迫我,我反抗,先

    延迟时间,说包厢里人多,我不肯,他给我喂药,然后,就被他抓去了酒店,我承认,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我错了。”

    她就不该擅自去那种地方。

    都结过婚了,说出去,名声摆在那。

    “对了,还有一件事。”

    霍寒犹豫再三看着他,仿佛在请示他的意见。

    墨霆谦没有任何的规矩,随她说:“有话就说出来,我又不会欺负你。”

    “我真的没有,没有和他……你看见的,仅仅就是那些,不要联想其他的事情,没有发生的事我也不会承认,是大姨妈救了我,他的确是差点就强迫了,最后是和另外被叫来的女人……”霍寒着急解释道。

    墨霆谦就靠在她身侧,双手撑在女人两端,朝她倾斜视线泼墨晦涩:“意思就是见过他和林另外的一个女人……恩?”

    霍寒呆滞:“……”

    墨霆谦看着她懵逼的脸,闪过一丝愤懑,捏起女人的嘴角,“我说了信你,说到底,你还是不信我。”

    “我……”脸颊略微的吃痛,让霍寒记起在酒店时,他一进来的确就说相信她,没有让她多言。

    “你当时的反应我就明白了。”他道。

    依照她的个性,要真是发生什么,还能那么冷静,那是不可能的。

    也庆幸总归没有发生,他也无法断定,要真如此,她会做出什么傻事。

    转而,他的眸色渐渐凉下,月色如清水润湿过他的眼眶,仿佛有什么事情隐藏眼底。

    轻声呼吸,他睨着她,“这件事倒也并不全怪你,今天没遇见,我相信迟早有天也会来。”

    与其被他人提心吊胆的算计,不如正面来的直接。

    这次就当做是因祸得福,加强警惕。

    霍寒的眼珠子转了转,“墨霆谦,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说。”

    她抿了抿唇,“你到底和沈之愈什么关系,你们是不是很早之前就认识,然后发生了一些很不愉快的事情?我总觉得,他为难我的同时,更多的都是在针对你。”

    霍寒说出自己的心里话,种种一切,都让她不得不这么怀疑。

    她从来不认识什么叫沈之愈的人,而且,这个人是b事有名的军政大鳄的身世之子,她还从没去过b市,哪里会知道沈家。

    可是,沈之愈从见到她的第一眼时,对她抱有的成见,以及过分的行为,简直不可理喻。

    送她的见面礼,是帮她撞死了同父异母的妹妹的孩子,这样冷血无情的人,一定要避而远之。

    再接下来,就是这么残忍的对她,脾行不说坏,但是,绝对不是好人。

    而墨霆谦直接告诉过她关于b市沈家的事情,他们一定就认识。

    出酒店时,沈之愈当时极为不甘的还撂下一句话,“我无法夺回的一切,迟早要毁掉这一切,才公平。”

    究竟是,什么无法夺回……

    她想着入了迷,墨霆谦见着她脸上情绪沉溺,没有打扰,伸手,倒是为她挽起耳朵边的一抹凋零的黑发,别在耳后。

    雪白细腻的耳垂,轻轻揉匀了几下。

    “哦!对了!”霍寒两眼发直,想起一件事,这件事,会不会是关键!

    可是想起这件事,不知为何,又有些犹豫了。

    男人的手指戳了戳她的脸颊,最近的伙食不错,都圆润了。

    “墨霆谦,”霍寒握着他的双手,沉下惊讶的表情,被叫到名字的人,挑了下眉,似是在问,怎么了。

    她握下了他捧着自己脸的手,双手,隔绝开,“你知道我在沈之愈强迫我时,听见他说了一句什么话吗?”

    “什么话。”男人的语气顺其自然,就是顺着她的问题说的不以为意。

    “念念。”

    纵使他眼底的情绪飘散的再快,霍寒还是看见了。

    “哪个念念?”他问。

    霍寒心中有些失望,她不信他不知道是哪个念念。

    “应该是他亲妹妹,沈之念,”

    她都知道。

    “他有没有说其他的话?”墨霆谦问道。

    霍寒丧气的摇头,“这倒没有,不过,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奇怪?”

    见他还要她亲自来挑破,霍寒想,那她就不避讳了。

    “你在那个时候,嘴里,嘴里总是叫着我的名字,对吧?”

    所以,她愿意相信他。

    “那个时候是指……我记得你也是说着我的名字。”“别嘴贫了,先听我把话说完,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装傻,在那个时候,沈之愈说出的名字是念念,我猜,这是沈之念的小名吧,沈之愈应该经常这样叫她,在那个时候,我们就再往里捅破一点,俗称男

    欢女爱的时候,哥哥念着妹妹的名字,目光深情又痛苦,你不觉得很奇怪?”

    霍寒觉得,她若不是亲身经历了沈之愈那禽兽的罪行,绝对不会想到,那样温柔含情的目光,那男人眼里也会有。

    她真的说的够明显了。傻子都能猜透她想说的是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