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12章我寂寞了,和你老婆睡一觉不很正常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男人戏谑的唇腔,百般聊赖,勾唇一笑:“对,你可以这么认为。”

    “沈之愈,你真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这么让我讨厌的男人。”

    霍寒拿起话柄,藏着棉针予以回击,扎在男人的心脏。

    “我有这么让你讨厌?”

    “有,早就超过了我能忍受的限度。”

    不怒反笑,嘴角的笑意,接近一个变态的极致。

    “立刻滚。”

    他说。

    霍寒欲起身,然而,事实并不是她所想那样,刚刚,被侮辱过后的女人,默默爬起来,卑微的拿起地上的衣服,略合身的披在身上,随后就离开了。

    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霍寒简直无法猜透刚刚那女人在想什么,为什么要白白搭上自己,换来的,是这般不把自己当人看的对待。

    刚刚那女人,是第一次,来时,她听见了沈之愈属下特别声明的。

    沈之愈只要干净的,二手货他不会去碰。

    可是她呢?

    随后,那女人一言不发离开,就像完成了一件事情,脸上,没有多余的情绪。

    沈之愈将门关好了,嘴里咬着根烟,袅袅白气,笼罩在他棱角分明的轮廓,他的双眸,危险而深邃。

    紧盯着霍寒。

    此时女人又陷入了莫名的恐慌,手指,在被子之下,无法安身立命。

    “你弄脏了我的床。”灰褐色的烟蒂静止在他的指间,他吞吐着白烟浑浊。

    “那你让我走,我赔给你新的,如何?”

    霍寒扯起那牵强的一抹弧度,极是僵硬的笑。

    沈之愈怎么会要这么一顶破床。

    “霍寒,你这女人,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眯眸漾起一缕冷笑,划过他狭长的凤眸。

    还以为看见他的狠她会畏惧三分,没想到,仍旧跟他对着干的样子。

    “别指望了,我不可能会像刚刚那个女人一样任你宰割,这辈子,都不可能。”霍寒直接打破了他的幻想。咬在齿缝的烟深吸了口,明明灭灭的红色火光燃烧极具加快,呼出一圈白烟,男人带着浓重低沉的烟嗓开腔:“你身为一个女人,性子是不是太烈了些,我们男人都喜欢乖巧可爱的,至少,听话是必须的。

    ”

    听话……

    仿佛触及到了她的末梢神经,潜意识里,这两个字,令她愕住。

    霍寒这才想起,墨霆谦,曾经对她说过相同的话。

    足够听话的女人,是不是总是能得到男人 的垂爱。

    她隐去了那抹情绪,摇着头:“别乱洗脑我,那不是听话,是傀儡,是你养在身边的一个没有灵魂的布偶,要是我成为那样,还不如死了算了。”

    霍寒从未想过,自己刚刚说的那句话,竟然让一旁静静抽烟的男人突然对她起了杀心。

    脖子,被他用力的掐住,烟早已经掉在了地上,“做我身边的布偶不好吗,我将全世界最好的全部都给你,供养你,满足你,竟然还想去死?我允许你这么做了吗!”

    &nb

    sp;  胸腔之内的呼吸,渐渐减少了许多,霍寒脸色通红,长着嘴,努力汲取能有效的氧气。双臂,接近反抗在逃避他的动作,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她的呼吸,也一点一点稀薄……

    “放手……放手啊……”

    霍寒很难过,有那么一秒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快从身体内抽离,魂魄出窍,他的力道,是那么的无法抗拒。

    就在都以为自己要死在这儿了,意识,大脑缺氧,全部都是离世的征兆,门骤然被踹开。

    冷风呼啸,来的真好,来的真是时候。

    那具寻找她的身影,修长笔挺,身上漆黑的衬衫仿佛盘踞了黑夜下最戾气阴霾,散发出浓浓凝重的氛围。

    没有给人反应的机会,掐着霍寒脖子的场景,被赶来的男人一拳揍开,两人分离。

    女人顷刻全身瘫痪下,感觉到每呼吸一下,心脏就跟被撕裂成了一条一条丝带的形状,鲜血淋漓。

    如凌迟痉挛的痛。

    “墨霆谦你听我……”

    “不用解释,我信。”

    男人点住她欲开启的唇,她身上一丝不挂,仅仅只有一条被子裹身,而且,床上到处都是血。

    如果没有想到那是大姨妈,是个人,都会往那个方向去想。

    霍寒的视线恍惚了许久,有很多话说,可是现在,她只想好好呼吸。

    “好,我也信你。”

    她先养足些体力,一切,等会再和他说。

    墨霆谦将霍寒放在床头,视线,望向不远处刚刚吃了自己一拳的沈之愈。

    此时的那个男人,嘴角渗血,舌尖抵过刚被打的腮帮,伸出舔去那些血迹,一丝不苟的的黑发,有一缕落在眉尖,锋利的五官,在他轻佻冷笑的模样下,看起来有种妖冶的危险。

    看着墨霆谦与霍寒,他忽然笑出声。

    在身形上,两个男人不分伯仲,同样高的骇人。

    墨霆谦即将一拳再过去,这次,沈之愈有备无患,顶住飞来的拳头,吐了一口血水出来,雪白的齿,露出时,都是流淌的鲜血晕染而过。

    阴森的雾眉,扬起,“不会有第二次。”

    其实这第二拳,墨霆谦也并没有再继续下去的意思,是个人,都不会再来这第二拳。

    他只不过是告诉他,纵然第二拳,只要有机会,他都不会放过他。

    已经挑战到他的底线了。

    事先就警告过他不要把主意打在霍寒身上,反其道逆行之,这个疯子,如果他刚刚再晚些,霍寒的下场或许已是无尽深渊。

    那一拳,墨霆谦出手很重,沈之愈的侧脸见红的异常之快,摩擦的淅沥血丝在他腮帮位置明显刺眼。

    他笑,男人过分英俊的脸,并没有因为那一下有任何影响,依旧出挑,揶揄中,犀利的戏谑,对墨霆谦说,“我寂寞了,和你老婆睡一觉不很正常。”

    “疯子。”墨霆谦扔下两个字。

    沈之愈笑了声,继续,“这么匆忙赶来,是打算也想一起?”顷刻,墨霆谦如匕首的视线剜着他,苛刻深沉的死海寂眸,无波澜,但暗潮汹涌,削薄的唇,吐出的气,都是冷冷的,“我丑话说前头,h市是我的地盘,不滚就等着被我亲手驱逐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