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09章让他闲着很有胃口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墨,墨霆谦。”

    沙发上,唐小柔瞬间醒神过来,虽然有酒意,也抵不过这一句话带给她的冲动。

    墨霆谦都来了,八成就是来找霍寒的。

    男人视线冷淡,双手,插在兜里,笔直修长的腿,显得他清寂淡廖。

    瞳孔,聚焦在了连清初脸上,停留了一秒,接着,看向唐小柔,那眼神很明显,在问,“霍寒呢?”

    “我,我现在就去找她,霍寒说上卫生间去了。”

    极快的,墨霆谦听见她的解释,转身离开。

    此时的卫生间,早就没人。

    “人呢?”

    墨霆谦质问唐小柔,后者在卫生间翻了个底朝天,也没发现霍寒的踪迹。

    搅着手指,脸上尽是慌张。

    唐小柔心里也喊着,见鬼了,人居然不见了!

    墨霆谦视线沉沉,带着强烈的幽怨,黑沉笼罩他整个身躯。

    “别怪她,我当时也在场,她的确是说是来卫生间了,估计是找谁去了,别着急。”

    墨霆谦听着连清初的解释,没有怀疑。

    他只是怀疑霍寒去了哪儿。

    一大晚上不见人影,说尽早回去,就是这样回去?

    现在他来了,人又不见了。

    第六感告诉了他,隐隐有丝不安。

    “去看监控。”撂下一句话,墨霆谦没有多言,迈着大步起身向前。

    “你们也太不负责了吧?我的手机,就被那女人弄坏了,人是你们这儿的,不应该赔给我?”

    路过某个角落时,女人纠缠着经理,说是一定要求个赔偿。

    手机被人摔坏了,倒了八辈子霉了,才会借给别人,结果下场是这样。

    “女士,不是我们不配,是不在我们的负责范围之内,你应该找到那个摔坏你手机的人赔给你。”

    “我怎么知道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我解手后,就只看见我手机躺在地上,人跑了!她说她要打电话给她男人,我真是信了她的邪了才会借给她!”

    路过的墨霆谦脚步一滞,一缕狐疑闪过心头。

    忽然,他的眼神变了变。

    从钱包里,给出了足够的金额,给那女人,“告诉我,她身边是否还有其他人。”

    他接到过一个陌生人的电话,不出意外,一定是这个人的。

    而她所说的,借给那个女人,除了霍寒,还能是谁。

    墨霆谦想到了。看着突来的钱,那女人赶紧收下,念叨着,“是个长头发的女人,长的挺漂亮的,我看啊,就是会勾引男人,一边说打电话给自己男人,可是呢?当时卫生间外面还站着另外一个男人,你说可笑不可笑,可

    怜我手机里还有我儿子周岁的照片,这下全没了!”

    墨霆谦眯了眯眸,然后,头也不回的到了监控室。

    当看见那女人嘴里的描述,与实际情况一模一样时,监控只拍摄到卫生间门口的一角,里面自然是没有监控。

    那时,霍寒脚底打滑,恰巧跌进了沈之愈的怀里,

    沈之愈禁锢霍寒,女人缩在他的胸口,两个人的姿势,不知真实情况的,看着……无比暧昧。

    墨霆谦全部看完了,连沈之愈最后冲进去,将霍寒拉出来,再搂着他的女人的腰的画面,也都深入眼底。

    “不好,他们在五分钟前就已经离开了。”

    调取另外的画面,监控在门口处,视频里,沈之愈横抱着霍寒,身上的外套到已经脱下,女人没有任何知觉,身上是男人在卫生间时那件西服,她任何反应都没有,整个人,就跟睡着了一样。

    墨霆谦的视线变得很黑很沉,若是拧干,能看见漆黑的如墨一般的液体。

    唐小柔哭了,眼底泛红,“呜呜呜,是我不好,我的错,把她带来这儿也不看好她,那个男人是谁啊,为什么要带走霍寒。”

    最后霍寒经历了什么,不得而知,她最后被沈之愈抱在手里时,一点反应都没有,身上,还是沈之愈的衣服,是个人看见,都会察觉到不对劲。

    这是让人担忧的地方。

    连清初拍拍肩膀安慰她,“小嫂子,没事儿,那男人看起来不会伤害霍寒。”

    的确不会伤害,这是肯定的。

    “你怎么知道!万一伤害了呢?”

    “不会的,看起来,他很袒护霍寒,他们之间,是不是认识?”调转视线,连清初看向了一旁的墨霆谦。

    男人眉眼深沉,没有回答连清初,倒是看了一眼唐小柔,“不必担心,她不会有事。”

    这样的话,让唐小柔是减少了几分自责的心理,愧疚也少了些。

    “我先走了。”

    他要带她回家,这女人,一天到晚,不栓身边就净是给他惹事!

    “墨总,要不要我们也……”

    唐小柔好心的凑了上去,不过,这好意,墨霆谦心领了,“不必,回去吧。”

    说完,男人便转身离去。

    引擎发动的声音,划破了整个漆黑皓月。

    戴在耳边的蓝牙,搜索出了秘书的名字,“徐悠,立刻给我调查到沈之愈的住址,快!”

    对方听见他下达紧急命令后,通常这语气,这种时刻,他只能回答一个字,“好。”

    奢侈昂贵的车尾,一百八十度的漂移,调转方向,扬起的灰尘,呛人一脸。

    车后视镜,映照出那张男人的脸,头发被风整齐吹向往后,无关尖锐的五官俊秀挺拔,泛着阴森戾气。

    可即便是调查到了住址又能如何,奸诈如沈之愈,他并没有带霍寒去住处,反之,去了一家高级的五星级酒店。

    此刻女人浑身泛着无力,嘴角,在颤抖流血,她咬出的血。

    她动不了,她真的无力反抗了。

    沈之愈逼着她喝下了药,让人全身上下都没力气的东西。

    任由他人作恶。

    璀璨的琉璃灯下,男人将她的胴体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床再柔软,也不及她身子的三分之一。

    女人海藻般的黑发散落一床,五官无可挑剔的出众,最重要的一点,让他现在很有胃口。他解开了上衣,白色的衬衫下,是一具十分雄性的身体,慢条斯理的摸索扣子,“你不激怒我,我也不会用强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