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08章美死你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她可不想涉及进来。

    潜意识里,反正是察觉到了这件事情的目的性是不单纯的,

    像沈之愈这种亦正亦邪的人,说好算好,对于姜婉烟这种烂人,他下手痛快,并且丝毫没顾及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

    身为男人,至少应该也该体恤到女人弱小这件事,但是他没有,毫不优柔寡断。

    说坏,坏就坏在,现在,毫无理由的就将她绑来,并且威胁她不准乱动。

    “真不知道?”

    他的身躯猛然间就向她抵近,一抹轻细的呼吸,从他嘴唇喷射出,砸在她脸上。

    呼吸里,都是他雄性的锐利与清冷的气息。

    下意思的后退,霍寒点头,“嗯……不知道。”

    刚刚硬生生被他那种势不可挡的动作差点吓晕,心盘旋起。

    这边的工作,算是结束了。

    沈之愈没有继续待在“魅”的打算,并且,目光看向了霍寒,嘴角旁,温和的笑意,流露一丝暖意,一度真让霍寒以为自己看见的男人,是一个儒雅的绅士,可偏偏骨子里,是个手上不干净的恶魔。

    “你一个人来这儿,应该是很空闲了。”

    目前为止,还没见人来找她,所以他这么想的。

    “我是和我朋友一起来的。”

    霍寒拒绝说,知道他话里什么意思。

    难不成想带她走?去哪?

    最近烟瘾可能犯了,沈之愈嘴里又咬了根烟,重新点燃,徐徐的烟味,充斥在了霍寒的面前,一缕极轻极细的涩涩,仿佛在她的唇腔弥漫。

    朦胧的烟圈,遮的他看不清她的轮廓,抬起手,男人挥散了云烟,看向她。

    "有没有兴趣,带你去玩玩,也算是……"

    "没兴趣。"

    不等他的话说完,就被她堵的无言以对接下来的发展。

    沈之愈闻言,先是一顿,而后低低的哂笑,“为何,我看墨霆谦能放心你来这儿,应该就是做好准备随时戴高帽的准备。”

    “你胡说什么,嘴里能不能干净点?”

    霍寒怒口顶撞,明白他的意思,胸口,只觉一阵冷火窜生。

    这是在怀疑她的人格有问题?

    这种随意的怀疑,简直就是一把刀,在随意凌迟别人。

    “这么激动?我还以为你是温和的小百合,看来,是带刺的玫瑰。”

    沈之愈的嘴角旁,立马就出现了明显的讽笑,不难看出他刚刚就是故意说的。

    让霍寒明知会骂他,却还要自找。

    “我不是百合,也不是什么带刺的玫瑰,我只是我自己,不要随意给我贴标签。”霍寒解释说,目光中,皆是仇视。

    不情愿的意味如此明显。

    “呵呵,好,好了,我知道,听你的。”

    挑了挑眉,顺其自然,答应的极快。

    霍寒无话可说。

    吐出的烟圈,一圈圈弥漫在了头顶上方,晕暗的灯,照的人眼皮歇息,霍寒挪开了些许位置,双手,放在双腿上,脊背挺的笔直。

    能暴露她每时每刻,都在紧张之中。

    “你的呼吸,是不是都是隔一秒,在内心精准的计算好,不多不少。”

    看着她的样子,沈之愈幽幽说出这句话。

    这其中的取笑意味,甚浓渐涨。

    &nbs

    p;   霍寒早在暗中暗暗握紧拳头,粉拳捏起的力,就是她心里滋生的气。

    气死人。

    “我没那么无聊。”

    她一个冷眼,朝着他的眼睛飞去。

    空气中,无疑是刀光剑影。

    没有声息的硝烟。

    沈之愈迷离幽幽的眸子定位在霍寒的身上,嘴里,翻云吐雾,他深层精致的眸,眉梢格外上挑,是惹人沦陷的凤尾,百般撩人。

    有那么一刻,他望着霍寒的视线,也不知是看着霍寒,还是看着她极致形似某人的轮廓。

    白烟袅袅在他嘴里吐出,他笑了。

    霍寒看见了,噙在他嘴边的那抹笑,充满了玩味,他仿佛是上帝视角的那个操作者,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两个人沉默了许久,中途,他问她要不要喝酒,她拒绝了。

    要不要喝饮料,她也拒绝了。

    要不要吃点点心,她还是拒绝了。

    沈之愈嘴角浓浓的笑意,随着她的动作,渐渐消失,“真是不给面子,故意让我不舒服?”

    霍寒冷着五官,眉眼之间,全部都是寒霜,“你可以这么认为。”

    “呵。”沈之愈当即一声嗤笑。

    肌肉线条凛冽的手腕上的奢侈腕表,指针显示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

    再出腔:“看来墨霆谦,是真的对你很放心。”

    他仿佛没了耐心,腕表转了转,手指,在上面轻轻抚摸了几下,视线停留在那只奢侈却看着已经有些年纪的手表上面。

    “我若是现在出去,你会允许吗?”

    她一直都想问,直到现在,才开口说。

    “就想回去了?”

    “拜托,沈先生,我出来的很久了,我朋友他们会着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把我带来这儿,但是,恕我不能奉陪。”她起身,欲远去,结果,轻而易举的,就看见了他高大的身影,投下一桩阴沉暗影,在这原本还显宽敞的地方却因他一站起顷刻之间显得无比狭窄逼仄,一度让她的呼吸都跟着急喘息了几下,他强势的身

    影压抑,让人下意识畏惧三分。

    沈之愈起码有一米九多。

    从他磁性的嗓音,一股沉沉的音质,便能感觉到贯穿过的喉咙,是个子极高的人才会发出的。

    他压了过来,擒住了霍寒的双手。

    尖细的下巴,被他挑起,与之对视,“我不答应,你又能如何?既然都把你给带来了,你觉得,我还会放你走?”

    霍寒那瞬间赫然的睁开眼,眸子里,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一地。

    “你……”

    唔唔唔……

    ……

    ……

    “你快去看看霍寒来了没,她说上厕所,大的小的一起上也不要半个小时吧。”

    睡在沙发上,唐小柔还是昏昏沉沉的,一张嘴一直嘟囔着。

    连清初撑着额,独自喝了几杯酒,颧骨有些微醺,点点红润,看了手腕上精致崭新的腕表,也觉得时间不对劲,“行,我要是进了女卫生间,看见什么,我可不管。到时候你跟墨霆谦解释解释。”

    他倒乐意。

    “美死你呢,想太多!霍寒肯定是走迷了,要不然就是在哪儿玩儿,她才不会让自己那么狼狈。”两个人打着嘴仗,连清初起身,直到拉开门,嘴里还没停,就看见了门外笔直站立,一直手,刚要拉门的墨霆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