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02章看你自己认为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我还没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霍寒强打起精神,顶着一身狼狈的汗渍,污浊躺立在身,也顾不得,望着他,眼神难以置信。

    墨霆谦的眼里更多的是不甘。

    摩挲着她滑润的肌肤,大掌灵活游离,回复她,“你瞒不过我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动作接近令人崩溃的一下,陷入进去。

    “不……”

    眸子顷刻裂开,神经,紧崩成一根接近断裂的弧度,他在故意整她。

    痛入发指。

    墨霆谦将她整个人又反转了过来,动作粗暴直接,正视着,勾勒的弧度,在她上身隐隐打颤,酥麻难耐。

    他全身已是文质彬彬,没有任何不堪,但是与他就此外貌所做出来的恶劣的事情,却有个词最是形象形容,“斯文败类”。

    和颜悦色的眼神之下,笼罩一层层神秘的薄雾面纱。

    霍寒看不穿他想做什么,并且,他现在的态度,实在是叫人捉摸不透。

    “为顾南尘求情,是吧?”

    墨霆谦说,嗓音,玩味绕唇。

    霍寒此时虚弱的一丝力气都没有了,双手撑着桌面,双腿,曲折起来的弧度,令她久久僵滞。

    气若游丝,“谁告诉你的?”

    她痛心那个背地里传送消息的人,小人一个!

    墨霆谦沉默了,脸色的状态,完全恰如暴风雨欲来的狂风大作,虽千般阴沉,不到时候,还是没爆发。

    “看来真是如此。”

    他可笑的道。

    说不上是什么样的心情,可归根结底,那就是糟糕。

    接着,不等霍寒一个清醒,他握着她的双腿,逼近过来,那一刻,霍寒的眼底的恐惧,简直到了史无前例。

    就算是在顾南尘婚礼上,他在卫生间对她的侵犯,那种害怕恐惧,也没此刻来的猛烈。

    “不要!不要了墨霆谦!我错了,我不该瞒着你!”

    她紧紧握着他的手,阻止他下一步的举动。

    张力已令她无力承受那股摧残,若是他再继续,她会受伤的。

    “哦?墨太太有心和我玩花样,身为你的男人,不应该满足这些所谓的情趣?”

    “啊!”

    一声万分痛苦的喘息出鞘,全身一股电流涌过,劫持了她整个心跳。

    “墨太太,可还满意?”

    肆意逗弄着那处脆弱的地带,视线里,暗黑无际之处早已经断壁残垣。

    “墨霆谦!你混蛋!”

    混蛋笑了一声,“是,混蛋想让你看看,这件东西,可还满意。”

    用不得空的手指拿来一份文件,甩在她眼前。

    最初看见的股份买进这几个字,这张纸张的含义,莫过于就是如此。

    霍寒不知该用怎么样的眼神对视他,占据了她全部视线的东西,凝着这种顾名思义的纸张。

    “你趁人之危。”

    他竟然打算在这个时候,将无人看管的顾氏彻底击垮。

    顾南尘还没出现,这不就是明摆着趁火打劫?

    “倒不如说我取之有道。”

    &nbs

    p; 墨霆谦笑的说,然而嘴角,渗出凉凉的笑,薄冷的唇,如同他的视线,几乎都是凌厉的寒光。

    “你敢说你取之有道?墨霆谦,你太过分了!”

    这个时候趁人之危,不就是趁火打劫,顾南尘没有在这儿,顾氏如今空白一片,简直是碾死只蚂蚱般那么简单。

    “为了一个过去的男人,针对我?”

    他捏着肉乎的脸颊,女人的表情被他的手指揉的泛酸,眼角处,青筋跟着她的情绪起伏跳跃。

    “我只是说实话,你怎么能这样做?他不见了,就这么着急要一锅端了他?如果你还是介意我和他之间有过一段过去,那我真是无能为力。”

    “霍寒,你觉得我是你,仁慈到一定境界了?”

    他所要做的,就是搞垮顾氏。

    崛起的对手,在商界来说,就是永恒的敌人。

    没有永远的伙伴,只有永远的利益,所谓的对手,那就更是只能被舍弃的一颗棋子。

    “你什么意思?指我仁慈还是笑我太傻太天真?”

    霍寒才不信他的话,“仁慈”二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像是讽刺,半句真的都没有。

    而他,又是告诉她,收购顾氏,这是迟早的事情。

    所谓的顾氏,现在,真是四面楚歌。

    “看你自己认为。”

    他笑着,说的模棱两可。

    若是帮顾南尘,把便就是讽刺,若是不帮,那就是天真。

    然而这在墨霆谦看来……

    “放开我。”突然,霍寒这么说道,狼狈的撑起身躯,望向墨霆谦,以着视线仅存的最后一丝力气,将他瞪在眼底。

    墨霆谦见她有所动作,却在他面前,本是徒劳无功的,可是,他倒是顺了女人的心意。

    “怎么?要违背我?打算,做对他有益的事情?”

    他说着,可是后牙槽紧咬。

    清晰英俊的脸部轮廓之中,都是薄怒征兆的前兆。

    霍寒捡起地上的浴袍,身子,陡然间踉跄了下,极快,她扶住桌子角,空气中,男人的手些许的僵了僵,而后收回。

    “随便你,这是你的打算,我做不到阻止,又能如何。”

    这下,她自己都撤掉了身上那些本就令她毛骨悚然的布料,裹着浴袍束缚自己。

    “打个电话。”

    她抱着自己,衣领的弧度咧开的极大,鼻子里,莫名其妙有些酸酸的。

    走到开门口,冲着墨霆谦做了个比对,“今天晚上,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而后,是她犹如一阵风离开的身影

    那张被他捏起甩在她脸上的文件,安静的躺在了原地。

    墨霆谦看着,眉尖,举起一股阴沉沉的火,烦躁的揉着眉头,一股生寒的气息,浮动于气息之间。

    霍寒下楼了,甚至都不顾自身的疼痛,冲到一楼去,那儿有个电话,她必须现在告诉顾母,墨霆谦想做什么。

    虽然,的确是她胳膊肘往外拐,但是墨霆谦这种做法,她真的不喜欢。

    为什么要在顾南尘不在这段时间,这分明是强盗的行为。

    霍寒按动了电话,数字,都已经在上面拨动。身后,二楼楼梯口,男人颀长的身影清冽的修长挺拔屹立于那儿,双手插兜,神情冷漠袅袅望着她的动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