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400章尺寸买小了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与此同时,墨霆谦视线如凉似水睨着她,清泉汇集一骤的眸子,深眸黝黑。嘴角,似笑非笑的睥睨霍寒悠悠然说出那句话。

    仿佛,那是一句能让他能笑上一整个晚上的话。

    倒也是,他笑了,轻笑的声音,极是好听,“看来今晚,墨太太是要让我好好擦亮眼睛。”

    他所说之句,无非是故意逗弄迎合着她,慢慢试探她究竟想耍什么花样。

    平日里,可是从来不屑出现在这间房,今天,倒是老老实实在了。

    还特意给他倒上一杯温牛奶,墨霆谦当真是觉得,这女人,越来越心上烙印。

    有趣。

    视线顺着她身上浴袍之处,腰间的设计很巧妙,沿着边沿,雪白的俩条圆规腿纤直,里面斑驳隐露的衣着布料,随着她无意间的动作,一闪一闪,喉咙浅浅地滚了两圈。

    霍寒双手交错,食指对着,她却是在想,该怎么好好让他接受她的“邀约”?

    “穿这么多不热?”

    他好整以暇看着她,眼中针对意见明显。

    裹着淡笑的唇音,似乎将主动权,已经拿在手上。

    “不热,怎么会热,不是有空调嘛。”

    霍寒讪笑解释,掌心,全是汗。

    “穿裙子就好,何必披上这厚重的浴袍,脱了。”

    最后二字,霍寒惊讶,“什么脱了,我,我里面都没穿。”

    她裹紧身上的衣服,内心开始后悔,不行,绝对不能穿这个被他发现,事情的收尾简直会不敢想象。

    “我,我好像是有点热了,要不然,我回房去换掉。”

    应该是突然之间的清醒,犹如豁然开朗,霍寒拢紧衣服后,果断故意扯下在他眼前晃荡的双腿,她简直是在玩火儿!

    “慢着,就在我面前。”

    转身之际,越过她的肩侧,一声施施然的话语赫然惊现。

    霍寒呆了,眼前,他,“反正都看过,不用害羞。”

    “不行,”女人仍拒绝。

    不是态度强硬,是装傻求饶。

    她自知鸡蛋还故意往他这块石头上硬碰硬,最后被石头羞辱,难逃一劫,可是她现在知错,后悔了!

    “我若还不能明白夫人的意思,岂不是辜负了你的一番好意……”

    他早已经手指探进她的衣衫,手指,无师自通寻找到想抵达的地方,接着,笑了。

    羞的没脸见人了!

    霍寒双手掩面,心生囧态,她真是没用,连这个,都会在他眼前被窥穿。

    感受到他的恶劣,霍寒彻底怂了,“墨霆谦,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要勾引你。”

    她自己说出最后一句话,都觉得羞人。

    “香。”

    接近暧昧的声音陡然在她胸口出袭来。

    裹住她的臀部曲线,拢近身前,男人此时正将她依偎,鼻尖中,都是她沁雅怡然的沐浴乳香。

    霍寒感觉到了热量,他抱着她,呼吸都快要停滞了。

    “喝吗?”

    墨霆谦看了霍寒一眼,指着牛奶,“我只喝了一口,我不爱喝脱脂的。”

    &nbs

    p;   “你不是就是爱喝脱脂的吗?”霍寒狐疑的反问,她特意问过佣人,才端来,就是怕他不爱喝,不接受她的好意,她怎么下手。

    “噢?”

    挑了下眉,男人又笑了,好像,刚刚那话他自己想来都可笑,又更像,是印证了某些心底的猜疑,惊讶了他的不确定。

    手指轻捻着一缕黑发,在她身上作祟,嗓音清楚,像极了月光之下,那一簇极致的雅韵,“昨天晚上爱喝,今晚可就不一样,昨天是昨天,毕竟,今晚,是今晚。”

    霍寒:“……”

    她今日当真是体验到了什么叫活学活用,墨霆谦这男人可算是演技派的佼佼者。

    她推测到了,他恐怕也是知道她这种无事献殷勤的动作,目的不纯。

    “我就知道,我今天来这儿,会让你觉得突兀。”

    “是挺突兀,看着穿着多,实际上……嗯?”

    睡袍之下,那只手指已经挑起淅淅沥沥的肩带,墨霆谦只以为那是她新买的内衣,尺寸绝对买小了。

    “唉,看来我想错了,根本不是那么简单,还以为你懂呢。”

    她说着眼神觉得周围挺无聊的,要出去的样子。

    然而就在那瞬,墨霆谦一点一点深沉的眉缓缓眯起,接着,她身上浴袍的弧度,越发的敞开,当当标志的美人,身材自是没话说,自从在他身边之后,一些恰当的地方,也愈发的曼妙。

    是,霍寒先是愕然裂开眼眸的惊呼,那是属于本能的反应,接着,努力维持自己这幅愕然的样子,捂着身,故作羞恼的瞪着他,“你还我衣服!”

    墨霆谦的眼神在剥皮掉她时已经彻底深沉,如万丈的枯井森若幽寒,其中,一丝即泯未灭的光,才能让人看清他此时的情绪:

    “spicy underware?”

    此时,女人已经满脸通红,心,噗通噗通跳动的节奏,快将心脏连根拔起。

    “这是……spicy underware?”

    他再问了遍,这次,话里有愕然,与诸多其他不确定因素。

    “不是,这不是和平时我穿的贴身衣物一模一样么。”

    霍寒忍着内心的良知say no,明明事实就是,还是睁眼说瞎话。

    雪白的肌肤上,黑色的蕾丝,简直令人迷离恍惚。

    “墨……”

    霍寒是坐在他腿上的,他当时抱着她就随意姿势。

    这个时候,空气里,若是有烟花,都能炸成千姿百态。

    “这就是你今晚要跟我送牛奶的目的?”

    霍寒僵红着脸,又急又羞,一抹压力冲撞着她。

    “不是,你慢慢听我解释,你先去洗澡好不好?”

    她就要起身,腿早已经僵的不能动弹,还没等墨霆谦抓着她回来,女人自己跌回原地。

    “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墨霆谦……”

    霍寒落回他怀中,身上的那股冷香,唰都一瞬间冲进他的鼻腔,刺激遍布全身。

    男人的手中,抓着她的浴袍,不仅仅是单纯的动作,手指青筋凸起的弧线,可以说,这浴袍,暂时是另当别用。

    “洗的这么香,不睡觉,给我送我只爱喝的脱脂牛奶,还穿的……你还有胆子说不是故意的?嗯?”在她脖子处轻轻一吹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