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397章他本来就很介意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但是,霍寒是唯一的希望,她绝对不能放过。

    “霍寒,伯母知道,伯母知道你的确不知这件事,我明白。”

    顾母的语气放缓,对霍寒十分宽松。

    霍寒感觉到了,这种温和的从容,已经许久没再出现过,现在,算是自动那天婚礼,见面以来,久违的和蔼。

    “伯母,我真的不知这件事,因为之前有另外一件事一直缠身,我也没关注过其他,所以我……”

    手指抹了把眼泪,顾南尘的母亲倒是笑了下,宽容大度,“嗯,这件事,我知你并不知情,不是你的错,芷落,向霍寒道歉。”

    要说前面,话说的平静淡淡,可最后一句话,却是让殷芷落顿时心有不甘。

    胸腔之中,一抹极度的不甘浮上心头。

    “妈,为何?我刚刚只不过是追问了几句。”

    “快些。”声音透着无法抗拒的威严,殷芷落咬牙切齿。

    霍寒看向殷芷落,在等待,她究竟会说什么。

    女人犹豫了好一阵,终于,“抱歉,是我不分青红皂白,就胁迫你,我,”

    犹豫了一下,“我错了。”

    这声“我错了”,霍寒能看见,她说的是有多不甘心。

    道歉肯定不是殷芷落所想的。

    但既然话还是从她嘴里说出,现在顾母在这儿,这个面子,她不能不给。

    “无妨,反正也习惯了。”

    闻言,殷芷落的眼睛顷刻尖利,顾母出声,断言这一切,“没事了,没事了。”

    霍寒心中冷笑。

    殷芷落自道歉过后,一句话再没说,板着脸,目光一撇,因为她对面坐的便是霍寒。

    顾母在旁,抚起霍寒的手,“我是真的没办法了,霍寒,你就行行好,帮我劝劝,要是发现了南尘,一定要他回来,好不好?”

    霍寒看着自己的手被顾母紧紧握着,一种难以言说的重量,在她的肩膀,这是一种寄托,将她作为了唯一依靠的人。

    但是她何德何能,去做到她说的那些。

    “我……”嘴角有丝干涸,她想喝杯茶,手还未伸过去,顾母已经快她一步,微笑着将茶递给了她,那一瞬间,霍寒的心,复杂感慨万千。

    “谢谢。”

    喝过茶之后,她道,“若是南尘,告诉了我,我一定会通知你们,伯母放心,我绝对不会有任何隐瞒。”

    毕竟隐瞒了,对她来说,也没什么好处。

    顾母的眼角渐渐眯起,眼珠沾在她的睫毛上,华贵大度的雍容尊容,又出现了。

    冲着霍寒笑:“再好不过,我现在就指望着你啊。”

    顾母长吁短叹的话一出,身旁殷芷落的脸色,更是僵到无法动弹,起先是愤懑,现在一个眼神,都是克制与隐忍。

    “”一定要帮我好好找到他,对了,伯母有一事相求。”

    霍寒没拒绝:“您说,何事?”

    犹豫了片刻,顾母在心中左右为难,她想到了,若是说出来,会让霍寒回去难做人

    ,并且,也极其有可能连她这个最后能帮到她的,机会也消失,但是,凭她一己之力,肯定是找不到南尘的。

    犹豫再三,她还是说了,“如果可以,能不能求求墨霆谦,让他,也帮忙找一下南尘,毕竟他的人脉更广,机会,也会更大。”“妈,您说什么呢?是一直不说话,是觉得我错了,该闭嘴,但是你这话说的连我都听不下去了,墨霆谦可能会帮咱们找人嘛?他是霍寒的丈夫,南尘和霍寒之前的旧账,听说他知道就极其不顺意,你让她

    让墨霆谦出手,我看是绝对不可能!”

    这是一方面,而另外一方面,也是殷芷落暗地里的不甘心。

    顾母如今对霍寒又是一副脸孔,变脸比变天还快,想结婚时对霍寒那么不在乎,奚落嘲讽,现在,就不对着她这个名正言顺的儿媳妇笑,一个劲儿对着自己儿子过去的女朋友出卖尊严。她知道顾母心底是不乐意的,如今就是寄希望于霍寒一人身上,也就是把尊严也豁出去了,心高气傲本就是顾母的脾性,而且,低人一等这四个字,顾母向来最忌讳,如今为了能快些找到顾南尘,变的这

    么不在乎,真是有种让她都瞧不起的感觉。

    尊严在一个人的面前,遇见自己最在乎的事情,只会不堪一击。

    “那你呢?你告诉我,该拿什么办法,尽快找到南尘!”

    顾母的声音骤然间冷了许多,冰冷的温度,丝毫没有一点将殷芷落的话放在严重。

    后者被怼的无言以对,是,她没用,既找到不人,也安慰不了人,还在这儿差点把人得罪了。

    一时间,殷芷落什么话都没再说。

    顾母冷冷的瞥了她几眼,眸底深处,一抹不屑趟过。

    霍寒看见了殷芷落如今的处境,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唤一句同情。

    这条路是她选的,适不适合,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反正她这个外人看着,是觉得不怎么好。

    “答应伯母,好不好?”

    顾母重新继续刚刚的话,没有得到霍寒的同意,是不可能轻易放弃。

    霍寒觉得,如果是她,当然可以,这不是问题,但是墨霆谦那儿……

    真不好说。

    他本来就很介意。

    先前就介意她去参加顾南尘的婚礼,要是告诉他说,让他帮你找人,这分明就……

    鸡蛋碰石头,不自量力。

    “答应伯母,好吗?”

    再一次的恳求,眼神里,那种温柔的不可描绘的情绪,直击霍寒心脏。

    “伯母,我真的……”

    她一直未答应的样子,顾母看在了眼里。须臾,握住霍寒的手,“这样吧,等你回去了,跟他说了,再给我一个答复,好吗?霍寒,儿时我可是待你不薄,简直是拿儿媳妇儿的礼数来待你,如今你骂我有难,你虽嫁做他人,但我知道,你这孩子心

    地善良,会念着我的好,就帮帮伯母这次,好不好?”

    霍寒是真的没了辙。

    “好,好吧,我看墨霆谦的意思,若是不可,伯母,勿要怪我不念旧情。”心终于落地了,顾母的嘴角笑的合不拢,抱着霍寒一个劲儿感激,“行,伯母不会怪你,尽力,一定要尽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