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396章顾母心知肚明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你啊!我说真是的!”

    出门时,唐小柔一阵“幽幽怨怨”的唠叨没完。

    霍寒整张脸红的快要滴血。

    此时她手里,一个精致完美的纸袋,就这样套在手上。

    是离去时,唐小柔买二送一,其中送的。

    她说了不要,可是那小贱人就是硬塞她手里。

    “就尝试一次嘛,促进促进你们俩的关系,我看你们每天都在一起,感情应该比以前好了蛮多吧?”

    唐小柔默默将那些东西放进了霍寒的包包里,微笑着拉上拉链。

    其实体积就是攥在手掌心的一小堆布料,能有多少。

    “我不会穿的,小柔,你拿回去吧,你和容澈好好享受享受,这个东西……”

    霍寒低头想找出来,还给她,唐小柔瞪着她,“你敢!”

    霍寒只觉得这东西在自己身上多待一分钟,那都是羞耻。

    而且,拉链被拉的紧紧的,她根本拿不出来。

    “这东西,墨霆谦他不会喜欢的。”

    霍寒都不敢想,让那死板又严肃的男人看见这个,简直可怕。

    万一,觉得她心思不纯,更是可怕。

    霍寒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个十分传统的女人。

    不禁思想,行为也是同样。

    所以当初,在发生应该那件事后,为何她一直那么耿耿于怀,直到墨霆谦出来解释,告诉他真相,她才释怀。

    对于这些,她实在是无法放开了对待,简直是难以想象那些羞耻的画面一旦开始……

    不!

    画面在脑海中自动禁止,霍寒使劲摇头。

    “啊!”

    走着走着时,两个身影蓦地碰撞在了一起。

    “妈,您没事吧?”

    正是殷芷落和顾母。

    不同的是,殷芷落的装束,很隐蔽,还戴着口罩。

    “没事。”

    顾母一声清冷的回应,语气略微寒冷。

    “伯母。”

    霍寒这才看清,这个刚刚不小心撞到的人,就是顾南尘的母亲。

    和自己的儿媳妇出来逛街。

    “霍寒。”顾母惊讶了,眼神之中,立刻,窜出什么,并且很快,就走上前来,“你知不知道南尘的下落?他去哪里了?你快告诉我。”

    “伯母,伯母,您等等,您说什么,我不知道。”

    霍寒面对还未过三秒顾母的这般殷切的询问,不禁心上一悬,急忙搀扶住她。

    倒是自己手中的落空,殷芷落看在眼里,恨在心里!

    “我知道,你一定知道南尘在哪儿,对不对?他是不是恨我,恨我让他结婚?”

    顾母说着眼泪就要掉下。

    这一切发展的太快,只是不小心碰了下,结果,就已经发展到央求哭泣的阶段。

    霍寒一个头两个大,只立刻扶着,生怕顾母不小心,就栽倒下去。

    “霍寒,我来。”

    唐小柔上前,也帮她搀扶,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悬殊的。

    “好。”

    朝她一个点头示意,两个人,顺势把顾母扶好。

    一旁的殷芷落,摘掉口罩,脸色沉沉看

    着这幕。

    在商场一家随意的茶餐厅,四个人相对而坐。

    顾母将这几日里,顾南尘失去联系的事情,一字一句告诉给霍寒,眼底,只有她一人的存在。

    “霍寒,你让他回来吧,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啊!”

    顾母雍容华贵的脸上,也出现了不少皱纹,这俨然是被逼到一个绝点。

    霍寒头疼扶着额头,内心深处,若是她知道,她也不会出来瞎晃悠,可是她真的不知道,更不知道,顾南尘到底是去做什么。

    “很抱歉伯母,我真的不知,这几日,我都没出去过,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还是您告诉的我这些。”

    霍寒无奈的样子,登时激起顾母更深的痛念,捶胸顿足的后悔。

    “妈,您先冷静冷静,我来说。”

    殷芷落将顾母好言好语安慰,一只手,抚摸着她后背,旅顺妇人的气。

    这雍容华贵的女人脸上,较之过去,皱纹渐渐多起来,也就是这段时间才有的。

    “霍寒,我知道先前我们是有不愉快的地方,今天,我全数向你道歉,全部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我请你高抬贵手,把过去的怨恨放下,告诉我和妈,南尘现在在哪。”

    此话,霍寒听见,眉头微微皱了半许。

    “都是我的错”难道她也有错?这是圣母心上身,将所有的罪,都揽到自己身上?

    可霍寒也觉得可笑,她做错过什么?这殷芷落过去向来爱争个赢家,现在说所有错都是自己,委屈了自己不成?

    那些她尖牙利嘴的过去,竟也是她的一部分错了?

    “你说什么,我不懂。”

    霍寒摇着头,无言以对道。

    殷芷落抿了下唇,视线,一丝幽冷寒意划过。

    “我求你,告诉我和妈,南尘到底在哪?好吗?”

    “我不是说了我不知道吗?殷芷落,不是我不帮你,是我说的都是实话。”

    殷芷落不信!

    “你骗我呢?我知道南尘是不喜欢我,我最后后面也是咬牙嫁给了他,我知道他心里一直都是有你,婚礼那天,你走后,他就跟着离去了,为何?不就是随着你的脚步离开?”

    “我再说最后一遍,我不知道顾南尘在哪。”

    霍寒的语气强硬了许多,但是殷芷落紧追不放,执着不休,“你这几天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藏着掖着?他若是不去找你,还会去哪里,我能知道的,就是他没出h市,但是他就是不现身,又有谁能找到。”

    最终,还是顾母出言制止,冷声命令殷芷落:“别说了。”

    那一抹烦躁与厌恶的视线,深深划过女人的脸庞。

    顾母心知肚明。

    顾南尘不见人影的第二天,她就去了墨家。

    当时清晨,她特意是一大早去的,可是,见面的人,只有墨霆谦一人。

    墨霆谦命令制止了她与霍寒的见面,并且,话说的丝毫不留情。

    都已经各自结婚有家室,就不应该牵牵扯扯,不明不白,从此霍寒不会再见姓顾的任何人,姓顾的,也不要找来她这儿。

    否则,别怪他出手亲自清理这一切。

    并且明确表示霍寒不不知道顾南尘的事情,也严禁警告过她,不准让霍寒知道,否则,别让他让顾氏这时候,毁于一旦。

    不得已,现在南尘不在公司,外人侵入,那是轻而易举,她只能被劝退。

    这是今天凑巧碰上,所以她才会意外惊讶询问霍寒。结果,终究不过如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