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392章大家一起意思意思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怎么可能?这录音笔就是……”

    姜婉烟说着停下了,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也无法再挽回,深呼了一口气,像是做了重大的决定,道,“不可能,这录音笔就是他给我的,怎么会做这么残忍的事情!”

    墨霆谦看见了她的反应,似乎预料之中,脸上毫无波澜,转身,看向霍寒,“为什么不说这个名字?”

    说了,还会有那么多的废话?

    “我不想,让我们卷入进去。”

    听见她的解释,他无话可说。

    “是,一句话都说不过别人,你也真没用。”

    这回,轮到霍寒无话可说。

    至于周围看戏的人,顷刻之间,少了一半以上。

    墨霆谦的出现,导致于姜婉烟身边的人急剧的减少,先前一大堆,这会儿,只剩下一两个。

    姜婉烟还跪在地上不起,嘴里,一直说着“沈之愈,不可能……”

    不相信这会是沈之愈干的。

    “扶她起来。”

    墨霆谦命令还剩下的几个人,搀扶起姜婉烟。

    “霆谦,这不可能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的幸福,我的家庭,全部被他毁了,这样他能得到什么好处!”

    “不关我们的事。送她出去。”

    墨霆谦哪里容她废话多说,派人直接推走。

    “不,你向我解释解释,这究竟怎么一回事,沈之愈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是他妹妹,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就因为霍寒吗?”

    墨霆谦抱着霍寒的动作一滞,脑袋,机械的转动,凝视了一眼姜婉烟。

    后者抓住机会,立刻说,“沈之愈说了,他说他喜欢霍寒,会把她抢到手的,霍寒的容貌,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他说了,会不惜一切得到她!”

    墨霆如墨如渊的眼神,翻涌了一遍。

    霍寒也听见了,直蹙眉,这话直白的简直让她想吐。

    “别多想,这怎么可能。”

    男人僵硬的身体,让她想安抚几句。

    后者深深的看着她,嘴角,重重的咬着下嘴角,接着在她额头落下一个深深的吻,捧着她的脑袋,抵在唇角边:“嗯。”

    霍寒发现,姜婉烟说了那些话后,墨霆谦手指的力,异常的紧,紧到她窒息,手指都被攥疼。

    “徐悠。”

    徐悠就在身旁。

    “是,总裁,有什么吩咐。”

    “开除。”

    倒吸一口凉气,徐悠连忙答应,“是。”

    ………

    此时此刻在某个摩天大厦里。

    “这个愚蠢的女人,果然是去了。”

    “沈总,一切按你的计划行事,这时候,姜婉烟,应该是知道了孩子的真相,她会不会掉头赶来这儿?”

    “来又如何,一个女人你都对付不了?”

    “这倒不是,毕竟,她是您的妹妹,我这不是还得看您意见行事。”

    “不必,只要那个人不是霍寒,随便你们。”

    他的嘴角,轻松随意的过于冷情残酷,就像,侩子手,毫无感情可言。

    嘴角旁的冷血,淡淡道,“用她一个孩子,祭奠我死去的那么多手下的命,便宜她了,”

    上次,在水泥厂那边,那些人全部被警察抓走了,因为墨霆谦的强大压力,警局全部判处了死刑。

    现在

    ,早毙命乱葬岗了。

    沈之愈一直记在心里。

    他喝了口酒,视线微醺,脸颊上,一丝红晕泛滥,看着慵懒性感,好四昏昏欲醉之人,但他头脑清醒的很。

    “我是不是该打个电话过去,这个惊喜,满意不满意呢。”

    他原本还想等来霍寒主动的电话,现在想想,不必了。

    那女人,不会主动。

    思来想去,手指,从身上摸出了电话,霍寒的手机号码,早存在了上面。

    两秒后,电话接通了。

    “喂?”

    那端,看着电话里陌生的号码,女人很狐疑。

    “是我。”嘴角勾起,声音愉悦。

    墨霆谦在一样,看着霍寒接到电话的神色,陡然一转,猜到了。

    “你,你还敢打电话来?”

    “怎么不敢,我杀人还是放火了?哦,这话……”他自嘲的勾起嘴角,“哦,是算杀人了吧。”

    “你太放肆了!”

    霍寒听着他轻浮的言语,丝毫的不在意,即刻一顿骂骂咧咧。

    他不知道这已经越过道德的尺度了么!

    “这是给你的惊喜,知不知道?”

    “你杀死你妹妹肚子里的孩子,说是给我惊喜?这是惊喜?”

    “你心疼她了?不是水火不相容吗,感情,还是我做错了?呵呵。”

    两声暗含深意的浅笑,腔调阴阳怪气。

    这样毫无底线的言论,和霍寒心里的正义,完全背道而驰。

    她无法容忍,“我们是水火不相容,但是你不觉你太过分了?还有,为什么要把责任推到我身上?今天她跑到这里来质问我,说我是杀死她孩子的凶手,可笑!”

    “你不主动联系我,这算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惩戒。”

    沈之愈淡笑,眯眸喝下去一口红酒。

    霍寒顿觉浑身都是惊悚的。

    “变态!”

    她对沈之愈这种男人,绝不姑息,简直就是禽兽。

    “给我。”

    墨霆谦的声音从电话传入到了沈之愈这边,“两个人在一起?”

    “你以为,他是我男人,我们自然在一起了,以后别再骚扰我!”

    霍寒呛了句回去,这边,狭长的眉眼,桃花眸的眼角,滋生片片生冷。

    接着电话,霍寒给了墨霆谦。

    “我何时骚扰你了,想跟你做个朋友,何必这么小气。”

    “是我。”

    沉闷的声音穿透过来,气息,不禁自动降低三分。

    沈之愈听着声音,立刻挑了下眉,意外到,“这就躲开了我,话都还没说完。”

    “停止你的所做所为,我再三警告你,别觉得自己配得上她。”

    “你说我配不上一个结了婚的女人?”

    “那你对一个结了婚的女人感兴趣?”

    “……”

    “是,你老婆挺有意思的。”

    他的话轻浮之至,挑衅到了骨子里。

    墨霆谦沉默了一会儿,唇舌,沿着腮帮抵了一阵,不疾不徐道:“是有意思,比你想象中的,还更有意思的多,离她远点,这是我对你最后的警告。”沈之愈就像是故意和他作对,笑的邪佞“这么有意思,不如,大家一起意思意思,如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