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389章姜婉烟又泼脏水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你每天都这么过来的吗?”

    那几个小时,就是人间地狱

    出了会议室,已经是临近中午。

    “差不多。”

    旋转椅上,男人假寐,女人双手揉捏着他的肩膀,力量刚刚好,使他足够舒服。

    “以前在想,凭什么那些大老板能赚那么多钱,几辈子都用不完,现在想想,真是我嫉妒了。”

    她自己嘀咕道,粉拳紧握,顺着他的肩膀,一直默默的鼓捣着。

    “再重点力。”墨霆谦满意的指使。

    霍寒看他一脸享受,那样子真像某盲人某按摩时的……算了,刚刚念在他辛苦了三四个小时的份儿上,帮他释放释放。

    加重了力道,女人便开始一路小心翼翼的捶着。

    “不问问我,为什么要让你陪着?”

    “不想问,问了也没意思。”

    她并不觉得,这个问题有多严重。

    倒是有件事,之后到现在,一直憋在心里头。

    但是墨霆谦并不这么认为,“你问,我告诉你。”

    “……”???

    “你这么无聊?”

    霍寒下意识的摸了摸他的头。

    他伸手,握住了她故意讥诮他的那只手,然后,女人的身子,转瞬间被他强势性的拥入怀中,过程快到来不及反应。

    “问。”

    一个字倾吐出。

    不得已,霍寒只能从了他,“好好好,我问你,我问你,为什么?”

    “因为怕你受伤。”

    在她话落地的那瞬,便就听见了他的回答。

    “我?我能受什么伤,你干嘛担心这个,我不是好好的的么。”

    她捧着墨霆谦的两边脸,无奈一笑,唉,什么时候,这男人这么多愁善感了。

    “霍寒。”叫着她的名字,他握住她的手,吻在唇边,眼眸之中,点点的雾,鹰隼的锐眸,一抹讳莫如深涌过。

    墨霆谦的眼却也有着一股子犀利。

    在这两者之间,霍寒找不出真假,她不知道,他究竟什么意思。

    “没事,我会保护你。”他说。

    似乎有团迷雾聚拢在她眼前。

    “你说实话,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告诉我”

    “没有。”他没有任何犹豫。

    期间,霍寒整个人云里雾里。

    总是把话说一半,也不解释解释,就胡乱搪塞过去。

    墨霆谦什么时候变这样了!

    “不行,你得跟我说实话,我必须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老老实实跟在我身边,别乱跑,就不会有事。”

    这话,说的有多糊弄,就有多糊弄。

    “你说实话,好不好?”

    墨霆谦看着她,好看的眉眼,渐渐的紧皱一团,指尖按压眉头。

    “叫你去,是想二十四小时看见你,至于人身危险,我会有办法护你周全。”

    “谁又要动我?”

    霍寒算是懂了,她到底招谁惹谁了,怎么天天有人要对她穷追猛打 这日子,真是够心惊胆战。

    “姜婉烟流产的事情,怪到你的头上了。”

    &nbs

    p; “什么!”

    霍寒直接坐不住,又是那个女人!

    “这什么时候的事情?”

    见她脾气就上来了,墨霆谦揉了下眉心,他在想,是不是不该告诉她。

    这件事,他背地里处理就好。

    但是他也怕这个笨蛋万一没留意,遭人暗算,后悔都来不及。

    “今早,翟氏那边,让我把你交过去,我猜到了。”

    “这个女人到底想做什么?疯了也要拉我陪葬?孩子又不是我弄掉的,强行往我身上泼脏水?”

    见她这么激动,墨霆谦立刻抱紧她,哄着,“我告诉你的目的不是让你生气,是让你提高警惕,她的心思你知道,不得不防。”

    “可是她凭什么这么怪我?又不是我做的事翟氏现在全家都恨我,是不是?”

    霍寒气的一个头两个大,姜婉烟真是太卑鄙了。

    “我会处理好,这件事谁做的,谁去承担后果。”

    阴寒交迫的眼神当中,一缕杀气浮现。

    “不要,”霍寒立刻阻止了墨霆谦,“你不要掺杂进去,我去说,这件事,你和沈之愈本就气场不合,我不想看见你为我和那个冷血无情的男人……”

    “我还需要你来护着我?嗯?”

    墨霆谦断了她的话,浓重的气压,逼的她说不出余下的话。

    一个男人,的确不能躲在一个女人身后。

    “我不想让你和那个男人交手,我觉得你们曾经一定有过节,现在为了我,又撕破那层平静,不值得。”

    沈之愈那个人叫人琢磨不清,而且,她很不喜欢那个男人。

    这都是他做的,现在把责任弄巧成拙抛到她身上来,凭什么。

    也不知道,当初他做到姜婉烟孩子的事情起,为的是不是就是今天。

    这么一想,简直可怕。

    “都是过去。”无意间,四个字,他说。

    在霍寒气的接近头晕目眩时,这四个字,蓦地令她心弦紧拨,思绪,接近崩直状态。

    照片上的那个问题。

    “你说都是过去?何为过去?过去,就是指你们?”

    “都是过去了,有什么好提的。”

    “噔!”

    心一沉,霍寒感觉,她应该知道了那个密码答案。

    “你别这样,有事就说清楚好不好,别老是一句过去过去,过去我还来不及参与,总感觉你瞒着我事情。”

    “没有,没什么好瞒的。”他说道。

    “真是如此,最好不过。”

    她当然没说她已经见过他手机里的那张照片了,设置的照片,就是过去。

    如此明目张胆的话,他竟然能说出口,究竟为何。

    “墨霆谦,我希望你当真是没骗我,还有,那照片,也最好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

    霍寒心底默默念叨。

    墨霆谦这才不久说出实情,下午,事情就如所预料般进行的那样,翟家的登堂入室,是将这件事,推上另一个高潮的新阶段。

    这事情扩散的很快,姜婉烟的到来谁都没有想到,这番前来,针对性明显,百分之百,都是对准霍寒。

    这女人亲自来了,流产之后,不好好坐月,竟跑到墨氏来。现身时,不少人看见她比见霍寒还尊重,源于过去对她的执念,有些人,以为她是来向霍寒讨债的,都还赞成,有的心里阴暗,祈祷霍寒现在就被拉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