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382章我觉得,再不要见面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我还需要跟你打太极?”姜婉烟倒是冷言回呛了霍寒一句,嘴角微启——

    “吱——”

    顿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霍寒回头看了一眼,外头的光线逆着进来,照的人格外刺眼。

    那席颀长的身影,光线一条一条地从他的背影散发,折射进屋内,视线中,空白一下子被他填充。

    “你怎么也来了?”

    霍寒眨巴眨巴眼睛,确定自己看见的人就是墨霆谦。

    男人的表情静如一波无涟漪的湖水,褶皱都没有,微张开嘴解释:“我不是说过我来找你。”

    他径直进了来,跨过门槛,进来时,需要微微低头,因为身影太高,若是不注意,极有可能碰到上面的门框。

    低眸那一瞬间,阴鸷寒冷的眼,森然若冰,凝了一瞬下姜婉烟那个方向。

    姜婉烟也是看见了他来,立刻闭嘴。

    “你来的倒是‘刚刚好’啊!”霍寒揶揄的笑,她明着见姜婉烟缓缓停住了嘴,仿佛刚刚,出现了什么压制性她的东西,明明他没来时,姜就要说出来了。

    真是巧合啊。

    “这么说,我来错了?”墨霆谦说。

    “我可没这么说。”霍寒心里翻了个大白眼,脸上微笑着否认。

    他倒没再继续,视线,落在了病床,那个刚刚流产的女人身上。

    姜婉烟也看着他,嘴角,僵到不能再僵扯起一抹弧度,沙哑出声:“霆,霆谦。”

    慌乱中,姜婉烟叫着他的名字,带着心脏被他进来时,那抹眼神畏惧的惊慌。

    “嗯。”

    墨霆谦应了声,之后再无回应。

    霍寒在一旁静悄悄的看着姜婉烟脸上的那抹病态,和刚刚在她面前时,那张牙舞爪,变化之快,啧,简直令人咋舌。

    “高手”果然是高手。

    “你到底流过几次产?”

    须臾,墨霆谦忽然出声,着实令人意外。

    这问题,问的也真是令人意外。

    只见姜婉烟在听见这个问题后,脸色,陡然苍白,苍白到,无力承受这问题的答案。

    为何墨霆谦会这么问呢?

    就在他刚刚来时,当时医生正好要进来,手里拿着病号单,或许那医生也是看错了墨霆谦与翟天麟两个人,以为是同一个人,差不多的身高,都人高马大的,于是就将病号单的一些信息,直接告诉了他。

    他自然清楚姜婉烟流产的事情,便没有阻拦医生,直接听了进去。

    结果,震惊愕然。

    “别问了,这个时候你问我这个问题,不是拿着刀往我心窝子上捅吗?我求你别问了!”

    姜婉烟捂着耳朵,什么都听不进去,一直装疯抗拒。

    最后,墨霆谦也没再问,“随你。”

    霍寒轻轻的脚步踮来,抓了下他的手,“为什么这么问?”

    要是不知道是他听见了医生的话,那么直接这么问,是挺伤人的。

    虽然姜婉烟是个恶毒的女人,但是归根结底,她现在流产了,孩子没了,可怜是可怜。

    “待会儿告诉你。”

    “哦。”

    霍寒点了下脑袋。

    话题又不经意间,重新回到了沈之愈身上。

     

    “他来这儿,你知道什么原因?”

    墨霆谦问姜婉烟。

    “起初是因为手底下那几个人死了,找我出气,现在,打算在h市玩玩。”

    “玩?”

    这个字令墨霆谦的神色一凝,黑黑的脸色,沉沦漫无边际。

    姜婉烟随后看向了霍寒,似乎有意,在向他指明什么,“他说h市挺好的,他有的是时间,至于玩到什么时候,不清楚。”

    谁能准确断定,依沈之愈的个性,知道他下一步会做出什么。

    墨霆谦和霍寒一样,眼神,看着姜婉烟的肚子,欲言又止。

    他也猜到了,姜婉烟目前还不知她肚子里的孩子,流产导致,就是那个人所作所为。

    “你现在,打算下一步如何?”

    姜婉烟看向了问她话的男人,眼神里全是茫然。

    是啊,她接下来该怎么办?

    怀孕时把工作辞了,现在……翟家不可能还让她继续住着。

    “有本事你帮人家呀,问有个屁用!”

    霍寒两手环胸,幽幽顽笑语调出腔。

    颔首冲着墨霆谦挑了下眉,不遮掩自己对她的讥诮。

    “别闹,我这是正经话。”

    “正经话是讲给正经人听的,你和她说这些,是不是又是要呜呜……”

    慈心大发你妹的墨霆谦!王八蛋!

    墨霆谦捂住了霍寒的嘴,极其用力,逼得女人一句话都说不上。

    “你别捂着她,等会儿她会难受了。”

    姜婉烟看见,一副好心劝说的样子。

    “没事。”

    往怀里一带,嘴捂紧,霍寒哪还能说话了。

    姜婉烟捂着嘴笑了笑,也是笑容讽刺,“接下来的事情,我自有办法,总不会饿死就是,要是,要是还有拜托你的地方,到时候,还希望……”“找沈之愈,他是你的大哥,我相信,再如何,都不会不管你的死活。”他堵住了她未说完的话,更是直接,将两个人的关系,完全推开,“凡事都要适可而止,你做过的事情,我全都看在眼里,不能当做没

    发生,至于我和你,我觉得,再不要见面。”

    将这些话说出后,怀里的女人停止了挣扎,也不吵不闹,安静的像只萌滞的布偶猫,那双眼睛,宛如一个虔诚的信徒,昂头看着眼前的男人。

    呆滞如姜婉烟,上一秒,还在高兴的时刻,看着墨霆谦捂着霍寒的嘴巴不说话,是以为袒护自己。

    可是现在,刚刚听见的那些话,是……

    决裂吗?

    “不,霆谦,霆谦你听我解释,那些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姜婉烟要从床上下来,刚刚做完手术,还极度的虚弱。

    墨霆谦握起霍寒的手,十指进扣,脚步一走,听见身后传来噗通一下。

    人从床上掉下来了。

    女人哭的梨花带雨,好不忧伤。

    他的脚步一窒,折返,霍寒瞬间呆在原地,眉头紧蹙:“你这是……”

    姜婉烟看着他回来,眼角又重见希望,疯狂解释:“那件事是我一时冲动,我当时并无恶意你……”

    “我身边的人,以后都不要再靠近,尤其是你面前的这个,听见了?”说完这句话后,重新回握起霍寒的手,甩门离开。
小说推荐